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泰國妓女看《雛妓》:只有我們能救自己

2015/3/18 — 17:35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takeaway)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takeaway)

【文:Emily C】

關心阿Sa能否以《雛妓》摘下影后的同時,介紹返,真正的故事主人翁。「美國看似在打擊人口販賣上不遺餘力,事實上,他們並沒有提供任何人道的方法去解決勞工剝削,不但是性工作行業,其他行業亦然。」一群泰國性工作者在電郵回覆我說。美國國務院《2014年人口販運報告》中指出,泰國鄰近國家數以萬計的移民,被逼或騙到賣淫行業,受到剝削。色情行業等於逼良為倡。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性工作者做的research

廣告

不要以為性工作者等同弱勢和無知,三十年前,她們籌了一百萬泰銖(約20多萬港元)成立Empower Foundation(直譯充權基金),為同行提供教育,輔導,運動和藝術活動,現於泰國有五萬名會員,都是性工作者。她們更花了一年時間做研究《Hit & Run: Sex Worker’s Research on Anti trafficking in Thailand》,跨越十三個省,訪問性工作者、警方、人口販子,官員和非牟利機構,戳破性工作者必須從人口販賣中解放出來的謊言。

「史無前例地,反人口販賣對泰國女性的壓逼,比人口販子剝削更嚴重。」這是研究最大的發現,警方反人口販賣小隊也承認,「年幼女孩被鎖在妓寨的印象,已經十分落伍。」筆者訪問的泰國性工作者表示,當局有《娼妓法》,《壓止人口販賣條例》,《娛樂場所法》及《外勞法》等刑事法例來打擊她們,她們常被錯誤營救和拘留。但,如果她們真心想從事性工作呢?研究中節錄了警員的回應:

廣告

問:如果一個女人心甘情願在酒吧工作,但被搜救出來,帶到皮革工廠中無償勞動,這算是人口販賣嗎?
警:那不算!那是一個好機會。
問:你不會幫她嗎?
警:不會。如果她想在酒吧工作,自己逃離工廠,由家鄉從頭來過(做色情事業)吧。

泰國究竟有多少性工作者?

《雛妓》說全泰國有超過二百八十萬個性工作者,八十萬未成年雛妓,受訪性工作者卻告訴我,泰國政府數據顯示,全國有30萬性工作者,數目與全國警員差不多。「200多萬人,或者有一天吧,那時我們該有能力改變很多事了!」性工作者的收入50%會交給僱主,25%還債,剩下25%才是自己的。房屋,家人支出,醫療,交通,賄賂警察,她們總是債台高築;如果是外勞,更雪上加霜,她們在本地沒有戶口,只能向大耳窿借錢。

Empower Foundation名下有一間公平酒吧Can Do Bar,2006年在清邁開業,用性工作者做老闆。「我們學會調酒,學懂經營小生意,知道甚麼是勞工法例;同時我們也知道警察的貪腐。」Can Do Bar的員工跟我說,因為不用被老闆抽佣,陪酒賺小費,不用喝得爛醉如泥。她們更會到清邁其他夜店賺外快。賺錢,就是她們的驕傲。「如果決策者可以採納我們的business model,或者才是減少剝削和改善生活的良方。」

雛妓的問題怎解決?

泰國法例規定年滿十八歲才能在娛樂場所工作,未滿十八歲者會被視為剝削,但剝削根本是無處不在。「這個國家的兒童,在很多情況下被剝削:家中,學校,廟宇或學校。世界是不公平的,有些年輕人要提早踏出社會,賺錢養家。學校不是他們的選擇。社會在這些情況,給了年青人甚麼?為甚麼他們除了工作別無他選?怎麼認為性行業可解決這個龐大的問題?年青人要被重視,意見要被聽到,權利要受到保護。」

後記:是恥辱 還是人權?

看《雛妓》,記者病發作,發了個電郵給泰國青邁一間酒吧Can Do Bar,它是由性工作者集資開的,跟外國同行,包括香港紫藤有聯繫。負責人看了電郵,爽快地邀請當地不同國籍,包括泰國,緬甸和老撾的性工作者,解答我的問題,還一起看《雛妓》trailer!

娼妓在泰國屬違法行為,但行業又與官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實際上是縱容賣淫。筆者無意在此討論應否合法化,或者否定泰國確實存在逼良為娼的人口販賣活動,本文只想填充戲劇或紀錄片的事實空隙,擴闊大眾對性工作者的認識。當阿Sa的繼父,任達華,成熟的阿Sa,擔當救贖者的角色,其實誰又想被救贖?

「我們聽不懂你們的語言,不能說電影的好壞。只是感到奇怪,有點被冒犯的感覺。為甚麼他們拍攝我們的國家和工作地點,但卻沒有跟我們談談?甚至跟我們核對一下數據?電影想帶出的,究竟是恥辱還是人權?可能性工作者對電影工作者來說,是沒價值的。剝削我們的人,有些被抓,有些卻拿到電影獎項,博士學位,研究資金。」

研究報告全文:

《Hit & Run: Sex Worker’s Research on Anti trafficking in Thailand》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