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 Pussy Riot ‧ 上】挑戰普京威權 成員遭毒害 「縱然恐懼,我們仍要為俄羅斯奮鬥」

2018/11/1 — 22:53

Pussy Riot 成員 :Nika Nikulshina (左)  Olya Kurachyova (右)

Pussy Riot 成員 :Nika Nikulshina (左) Olya Kurachyova (右)

今年 7 月 15 日,俄羅斯世界盃決賽在首都莫斯科盧日尼基運動場上演,決賽下半場 7 分鐘,克羅地亞落後法國 2 比 1,突然有四人衝進球場,他們打扮成警察模樣,又與球員擊掌,擾攘約半分鐘後被抬離場。

四人向俄羅斯威權說不的一幕,全球數以億計的人直播收看。

他們是Pussy Riot,著名俄羅斯女權龐克(Punk)樂團,一直敢於挑戰批判普京政府威權統治,以行動和音樂抗議社會不公義。闖入球場的三女一男成員,被判囚 16 天,以及被禁足所有體育賽事三年。

廣告

其中兩名參與行動的Pussy Riot成員 Nika Nikulshina 和Olya Kurachyova 因獲邀參加同志平權活動,最近首次到香港。

兩人今天接受《立場》專訪,談起當日示威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當時有人嘗試捉住我,我衝了出去只管拼命跑,麥巴比(Kylian Mbappe,法國國腳)還跟我雙手擊掌!」21歲的Nika說,「普京當然不喜歡我們,能接直當他面這樣做,對我們來說是個重大榮譽。」

廣告

圖片來源:viutv直播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viutv直播片段截圖

「普京面前抗議   是重大榮譽」

當日行動要求俄羅斯釋放所有政治犯、停止非法逮捕集會人士、容許政治自由競爭、停止誣告、冤獄。「我們採取這行動,是因為在俄羅斯人人都怕穿制服的人,制服給了他們的權力做什麼都行。」Nika說。

俄羅斯的異見者不但隨時被大學等工作單位辭退,還可能面對警察打壓、拘捕和囚禁,「在俄羅斯是很嚴重的問題。警察應該保護人民,不過在俄羅斯不是這樣。」Nika說。

Nika記得,當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以及克羅地亞女總統基塔羅維奇(Kolinda Grabar-Kitarovic)等政要均在場觀戰,他們「踩場」基本上是直接剃普京眼眉。這場看似兒戲行動,最終是世界盃決賽周中最獲得國際注目的示威。

Pussy Riot 從來都夠膽挑戰普京底線。2012 年,Pussy Riot三名成員闖進莫斯科一間教堂,演唱反普京歌曲,內容提及祈求聖母馬利亞帶走普京,因而被判入獄,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

然而,敢於挑戰底線的代價,不單是監禁,而是更赤裸的暴力,甚上升至威脅人身安全的地步。

左三:Pyotr Verzilov

左三:Pyotr Verzilov

有份參與世界盃決賽抗議行動的 Pussy Riot 男成員 Pyotr Verzilov ,是Nika的男朋友,在行動疑被下毒,喪失視力,不能說話及步行。Pyotr一度危殆,在深切治療部留醫,Nika 憶述,Pyotr曾出現幻覺,甚至不認得自己,「他(Pyotr)一向是我見過最聰明、最有活力的人,真的非常恐怖。」

Pyotr之後獲德國柏林醫生治療,正在以色列休養,情況已大為好轉。

「他仍有點焦慮和精神上的狀況,有時會變得極度憂傷,看見他的情況,令我十分痛苦。」Nika說,「我相信他終會完全康復,他現在已經好多了,開始重拾了他的工作。」

一如過往俄羅斯異見者離奇死亡的事件,難以百分之百肯定事件是否與俄羅斯當局所為。

但Nika 堅信事件,與Pyotr參與的反對行動有關。Pyotr除了是Pussy Riot成員,同時為俄羅斯人權新聞網站 Mediazona 工作,另有參與調查三名俄羅斯記者在中非遇害事件【註】,其中一名遇害者是他的朋友。

「我相信(下毒事件)和很多事有關,像是 Pussy Riot、Mediazona,和我們的訴訟,」Nika指,「他們(俄羅斯政府)就是這樣毒害他們不喜歡的人。」

男友遭下毒   Nika:日後會雙雙回國奮鬥

目睹戰友生命受威脅,Olga感到恐懼,「我很憤怒,但同時也是害怕的。我們一早知道,我們會因為異見,隨時隨地、無需原因地被囚禁、被拘捕。但直至這次下毒事件,我是真的覺得恐懼。」

對於Nika而言,她卻是憤怒大於一切,「我們現在意識到,政府以前也只是剝奪你的自由,但他們現在連你的存在都不能容忍,想要把你剷除。這已經是另一個層次。」

Nika又指,待 Pyotr情況好轉後,兩人就會啟程回俄羅斯,「我們必定會回到俄羅斯,因為我們想為俄羅斯奮鬥。」

俄羅斯龐大的國家機器固然可怕,依然選擇回國,是因為明知不可為,亦要為不公不義發聲,「即使現在很難去改變,但我們相信要不斷發聲,繼續批評這可怕的制度。」

「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一切都會變好,因為(社會)不應是這樣的。」

「將來會發生什麼事,不是是單靠 Pussy Riot,而是靠每個準備好做些事情、準備戰鬥的人。因為如果大家不站出來,誰又會站出來?」Nika說。

Pussy Riot 成員 :Olya Kurachyova (左)Nika Nikulshina (右)

Pussy Riot 成員 :Olya Kurachyova (左)Nika Nikulshina (右)

【註】今年7月,俄羅斯戰地記者Orkhan Dzhemal、Alexander Rastorguyev 和Kirill Radchenko,在中非共和國調查有關俄羅斯僱傭軍在該國作戰問題時,其車輛遇襲,三人被槍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