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我而言,韓國看起來是 ……

2015/7/17 — 16:20

作者《心韓》新書發佈講座與簽名會

日期:18/07/2015 (六)

時間:1:30pm - 2:15pm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大會堂前廳

 

天窗攤位講座

第一場:18/7 (6-7pm)

第二場 (與徐緣合作):20/7 (7:30-8:30pm)

2014 年對我而言是奇妙也是值得感恩的一年,先要很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我的第一本關於韓國文化著作 ──《韓瘋:讓世人瘋狂的韓國現象》趕及書展前的最後關頭印刷好並推出,而且於書展期間收到意想不到的大賣效果,確實要多謝每一位支持《韓瘋》的讀者。說真的,在《韓瘋》推出後不到三個月內,我已經預算好於來年的書展前,將會延續《韓瘋》的熱潮,推出另一本分析韓國流行文化的書籍。結果,花了整整大半年的時間,終於製成了《心韓:攻陷人心的韓流真面目》。

記得一年前寫在《韓瘋》的自序中,曾經提過希望透過出版《韓瘋》,讓更多喜歡韓國流行文化的「哈韓一族」,可以學會更客觀與宏觀地了解韓國這一個令他們如癡如醉的國家。同時,也希望《韓瘋》可以令一些對韓國沒有好感的「反韓人士」,亦可以學會以多深入了解這一個縱使你不喜歡,但也不能否認它過去二十多年來在經濟與文化抱有一定成就的國家。迄今為止,我也是維持著這種心態來書寫關於韓國文化的點點滴滴。或許《韓瘋》的側重點多偏向於學術一點,但隨著這種「不哈不反但多點了解韓國」的風氣於香港以致大中華地區愈來愈流行,《心韓》的定位便因此而出現──希望從心去理解與認識「甚麼是韓國」。

廣告

不知道是可幸或是不幸的是,2014 至 2015 年間,韓國政府、社會、娛樂與文化界中,均提供了不少讓外界人士能更深入理解韓國的事件與文化產品。透過這些議題,我們可以把本來包裝得美輪美奐的韓流包裝紙,一張一張地在不同社會角度逐一拆下。當中,不論是發生在珍島海域的「世越號」沉沒事故,釀成三百多條無辜人命被犧牲,或是近日在韓國引來人心惶惶的 MERS 傳染病恐慌,都是在向我們展現出「非韓流」下韓國社會的真面目。

一年前的韓國,我們看到了韓國政府在處理世越號沉沒的國難時,不但未有有效地即時展開拯救行動,而且更在後來的事故調查發現,意外背後牽涉到更根深柢固的韓國政府與財閥的不良勾結問題,已經令一眾遇難者家屬悲上加傷。想不到一年後的悼念活動上,政府更也只懂以賠償來草草了結那件傷盡整個國家上上下下的事故,把本來悲從中來轉化為對政府麻木不仁的不滿。就是一份不憤與為了追求真相與責任,現在伴在首爾光化門的世宗大王與李舜臣銅像旁的,正是家屬一直留守的地方,也是那個「真實」的韓國。

廣告

正想離開光化門之際,站在那條六條行車線的世宗大路兩旁,往天一望時,發現出現在眼前的再不是那些悲傷的圖像,卻是一個接一個安裝在大廈頂上的廣告招牌,它們的名字有「三星」、「朝鮮日報」、「東亞日報」、「KB 銀行」與「LG」。不論風吹雨打,數十年來它們都是屹立不搖地存在。廣告牌也許如舊,但韓國國民如何看待它們,卻已出現變化。

上年因為韓國最大航空公司大韓航空的前副社長趙顯娥的「果仁返航」事件,燃起了韓國社會開始思考像趙顯娥一樣財閥世家出身的第二代家族代表,因為出身關係使他們不需付出便能夠擁有一切錢與權力的不公平問題。從白手興家到今天的「富二代」與「富三代」,韓國的財閥經濟愈來愈像一棵百年老樹一樣,一個國家只容納了數十棵大樹生存,它們的根逐寸逐寸深入泥土裡,每一個人也無可避免地要依靠這些大樹才能生活下去。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大樹因為樹齡大,也出現了崩塌危機。你會選擇從外建築一條鐵枝支撐著大樹,還是狠心地斬斷大樹,重新種樹?韓國人一直在這個路口中猶豫不決。

為了避開那令人感到頭昏眼花的廣告牌,經過地鐵的站入口,穿進了「教保文庫」書店裡去。走進書店後,朝著影音唱片部門的方向行,望見一張已經褪色的劇集《來自星星的你》海報的同時,卻看到劇集《沒關係,是愛情啊》與《Pinocchio》的劇照,想起過去一年的韓劇,不再是說著外星人與地球人如何地過著羅密歐與茱麗葉般的愛情生活,而是探討了韓國社會呈現的嚴重精神病與傳媒被財閥與政治控制的現實問題。雖然收視率始終遠不及呼天搶地的愛情劇,但能夠在傳統保守控制的媒體上製作討論這些題材的劇種,對於韓國來說已是一大突破的事。

離開書店,走在地鐵站的走廊上,迎面而來的都是一個接一個穿上西裝的上班族。我跟著他們的路一直走,走到首爾火車站旁的「Seoul Square」。看到他們每一個的面孔上,都是戴著一副像準備走進刑場受刑的臉容。大廈內,有一個像劇集《未生》的主角張克萊般的新入社員走過,扣在他心口上的職員證,寫著「合約工」三個字。因為《未生》,我們知道了原來當下韓國的職場裡,有三成多人都是過著朝不保夕的合約工生活。在大廈的入口處,看到有一間咖啡店,渴了正想買一杯咖啡之際,聽到那位店長一直在指罵著店員未有在客人離開後整理好座位,想起早前 K-Pop 樂隊 Girl’s day 的歌手惠利為廣告代言人的「Albamon」網站,因為廣告說出了兼職工人對僱主的不滿而引起了社會的極大爭議,才明白原來韓國年輕人對未來失去願景與動力,是有他們的原因。

就是有種心悶悶的感覺,便走過對街的超級市場想買點東西吃,未走進去,便已經看到一個很大很大、寫著「蜂蜜牛油」的韓語廣告出現在眼前。過去一年,「蜂蜜牛油」這四個字於韓國社會成為一個廣告營商的關鍵詞,任何食物只要配上這四個字,都必定能夠招徠大批市民來圍觀和購買。為了追上潮流,拿著兩大包蜂蜜牛油味薯片準備到收銀處付款之際,忽然留意到每一位收銀員工都是中年婦人,那一刻想起電影《逆權師奶》中的情節,知道她們每一個不就是外判的低職級工人,就是每天咬緊牙關期盼在合約期完結後可以轉為正職員工的卑微工人。離開超級市場,回望那個如車水馬龍般的付款處人龍時,不禁問到自己:「為何每一個我遇到的韓國人,都像活得很不快樂?」

記得上年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進行一個關於「開心指數」的調查,發現韓國人對生活的滿足度偏低,當中小朋友對生活感到不快樂的,更是發達國家排名中最低。記得38線彼岸的北韓國民曾經很自豪地說過「我們最幸福」,一條軍事分界線以外的韓國,每個人看起來擁有的物質條件都比北韓豐足,但偏偏每個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趕急的節奏下,過著不知道為了甚麼的日子,總之競爭與力爭上游是他們要從小學懂的社會求生本能。然而,每天於深宵放工與放學回家時,望著掛在牆上的鐘,他們都難免地自問一個問題:「究竟他們趕著的,是為了甚麼?」

或許是出於逃避,在不如意的時候,人總是喜歡回望過去美好風光的日子,藉此來暫時忘記今天的殘酷現實。韓國人近年都很喜歡回望過去,不論是電視劇或是電影,早前連音樂也一樣。一個以懷念昔日九十年代音樂為主題的節目環節《土土歌》,把多位曾經於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歌手與他們的歌曲重新炒熱。九十年代是韓國近代經濟與社會發展的最後黃金時代,韓國於 1996 年加入代表著發達國家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高速發展經濟的成就終於獲得西方列強的肯定,國內的失業率也屢創新低,股票與房地產市場不斷膨脹。望著那些在台上表演的歌手,聽到那些九十年代的歌曲,你便能明白九十年代對韓國人的意義,也更能體會為何對上年離世的歌手申海澈情有獨鍾。

離開韓國,飛機準備飛回香港之際,望著身邊的韓國人都未有因為 MERS 的疫情而感到憂慮,都未有擔心受到感染而自覺地戴上口罩。因為曾經經歷過沙士,坐在飛機的座位上,三個多小時的機程我也未有把口罩除下,也許這就是香港人跟韓國人最大的不同。三萬多呎的高空上,想起 2014 年對我來說最奇妙的事,是能夠把自己感興趣的韓流文化,與學科上的知識結連在一起,在中文大學裡開設了首科關於研究韓流現象的一門通識課課程。還有,因為希望可以更加推動港韓之間的學生交流,獲韓國駐港總領事館的支持下,也於上年跟幾位曾經於韓國留學與工作的好朋友,成立了「港韓學生交流協會」。一切一切都是得來不易的機會,希望這些都是開始,日後香港人可以更多了解韓國,韓國人同時也可以更多認識香港。

過去一年間,因為《韓瘋》的出現,更自覺要再努力地多寫一些透過韓國流行文化、認識韓國社會現況的文章。在這裡,先要多謝兩位在百忙中抽空為《心韓》撰寫推薦序的前輩:蔡東豪與徐緣。其次,必定要繼續感謝韓國駐港總領事館與韓國觀光公社(香港支社)的支持。此外,也要多謝蘋果動新聞給予空間製作《深韓解讀》環節,讓觀眾可以更能透過韓劇與韓國電影加深對韓國的了解。同時,更也要感謝《信報月刊》、《新假期》雜誌、Now 娛樂生活與立場新聞的編輯的支持、包容與忍讓。最後要特別鳴謝出版《韓瘋》與這本《心韓》的出版商天窗出版社這兩年來的支持。希望 2015 年的《心韓》出現後,喜歡韓國的朋友可以用「心」完整地去感受韓國是一個怎樣的國家;不喜歡韓國的朋友,更也可拋開情緒,嘗試用「心」地去理解韓國社會的問題,並反思當中的源由與解決問題的可行辦法。

透過《心韓》,我說出我眼中的韓國了,那麼你眼中的韓國又是怎麼樣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