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抗.對話

2018/1/24 — 21:49

除了極右思維,美國大選後,當地極左思維同樣令傳統左右兩翼更兩極化、雙方難以溝通。

為甚麼這樣說?近日英國媒體 Channel 4 訪問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臨床心理學家 Jordan B. Peterson。 Jordan Peterson 去年曾力撐 Google 工程師 James Damore ,並因而引起社會極大爭議。事件更令極右想拉攏他加入陣營,而極左則將他抹黑為 Alt-Right 之流。不過,他已多次重申自己不是種族主義者,而是古典自由派。

今次訪問相當受大眾關注,主要原因是左右兩翼終有機會對談,交流表述意見。然而,面談卻完全展露西方左翼潛在問題——節目主持 Cathy Newman 似乎早已有自己一套想法,完全不想聽清楚 Peterson 的回應,甚至嘗試扭曲對方說法。相反, Peterson 則堅持以證據、道理表述意見:

廣告

Newman: … 百分之九的薪酬差距,這是男女性時薪中位數的差距。是確實存在的。
Peterson:對。但這是由多個原因引起的。其中兩個是性別,但不是唯一的原因。如果你是一位稱職的社會科學家,你永遠不會只做單變量分析 (univariate analysis)。你指女性整體而言比男性薪酬低。Okay。那就將此分拆為年齡、職業、與趣和性別分析。
Newman:但你的意思是,基本上,女性登不登到上領導地位並不重要,因為這正是令薪酬差異傾側的原因,是不是?你的意思是這只是生活中的現實,女性不必要去爭取最高層位。
Peterson:不是,我不是說這不重要。我是說這是出於多個原因。
Newman:對,但為甚麼女性要忍受這些原因? 
Peterson:我不是說她們要忍受!我的意思是男女薪酬有差異只基於性別的說法是錯的。而且的確為錯誤。 完全沒有懸念。現時(就薪酬差距)已有多變量分析 (multivariate analysis) ⋯⋯

Peterson 更從質問中再次令主持人察覺自己。當時, Newman 問及 Peterson 是不是「有跨性別恐懼」。事件源於 2016 年, Peterson 拒絕將跨性別人士稱為 ze 或者 zir,並指沒有人有權決定他人用字。事件引來不少人批評。而 Newman 亦在節目中質疑 Peterson ,問他是否認為他的言論自由是否可以超越跨性別人士不被得罪的權力?

廣告

他簡單回應:「要思考,就要冒著得罪他人的風險講說話。」他更笑言:「你 (Newman) 似乎都肯冒著得罪我的風險追求真相。那你又憑甚麼這樣做?這對我而言也是不太舒服。」語畢,Newman 完全無言以對。只能回應:「You got me there。」觀眾未必同意 Peterson 的說法,一樣可提出證據反對他的講法。但無可否認 Peterson 在訪問中,示範了如何以客觀證據、冷靜態度講述自己看法。

今次訪問問題不止是 Newman 的態度,還有美國極左陣營對「思考自由」帶來的潛在威脅。主流大眾和媒體忽視反對意見;明星、名人,甚或學者在公眾場合人人都要持「正確意見」,意見稍有不同就會被眾人唾棄。當有人嘗試提出證據,例如 James Damore 提出兩性有差異,似乎主流聲音都不會認真對待他們的說法 (當然,亦有科學博客認真分析他的講法當中正確和錯誤之處),反而會即時指控對方有歧視之嫌。

此氛圍令學者要追尋真相變得更困難,而美國社會中左右兩翼亦難以取得共識。 Peterson 以往亦曾提出,如果極左繼續以立法或強迫方法,在學院、媒體、日常生活中有意無意地抑制其他意見,其不容挑戰的威權形象或會令思想遭箝制,手法極權主義類同。近年美國亦有聲音指出,若左翼繼續讓極左思想侵蝕,恐怕會繼續令左右思想變得兩極,且會疏遠中間溫和派別,甚至失去原有左翼支持者——最終就只有投機分子從中得益。

衡量一個人的終極標準不是看他舒適、安心之時,而是看他在面對挑戰和爭議時,所站立的位置。——馬丁路德金。

Jordan Peterson 的言論或者會令不少左翼認為「政治不正確」,但要記住,他的理念是希望力阻極端思想收窄言論自由、保護每個人去追尋真相的權利。或者以英國記者 Melanie Phillips 對他的評價作結:「新一代言論自由捍衛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