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小難民上學去:我們是生活在全世界最快樂國家中的難民兒童

2016/9/13 — 17:17

內向的Magomed在上課時總是在旁默默觀察。 (圖片來源:2016 Sonntag Pictures)

內向的Magomed在上課時總是在旁默默觀察。 (圖片來源:2016 Sonntag Pictures)

大家還記得那靜靜伏在沙灘上的三歲敘利亞男童艾蘭嗎?身穿紅色上衣的艾蘭在偷渡往希臘途中遇上海難,與哥哥和母親一起命喪怒濤,小小的身軀被海浪衝上土耳其海灘,艾蘭活像沉睡一般面朝下躺在沙上,只是已經毫無生命跡象。

在香港,戰爭距離我們很遠;我們大概能想到戰爭的慘況;但當一家人踏上逃亡的征途,其實還要繼續面對不少危險,事實上也有無數像艾蘭的孩子死於驚險的旅途上;有些能抵達目的地「執返條命」,但開展新生活,又談何容易?由丹麥導演Andreas Koefoed執導的《小小難民上學去》,記錄了五個在丹麥生活的難民兒童每天的掙扎、面對新生活的勇氣、與父母密不可分的連繫,透過影像一探這班小小難民第二人生的開端。

在丹麥靈厄的一所紅十字會學校,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帶著各自的人生故事聚集於此,學習丹麥語的同時,期待著能獲得丹麥居留權。他們要學習新語言、適應新環境,每天要迎接新挑戰,更要努力擺脫舊有的創傷。Magomed的父親在車臣被捕,審訊期間遭到虐待,成為通緝犯,這事件的陰霾揮之不去,父親甚至面臨被遣返的命運;

廣告

同樣來自車臣的女孩Heda則期待著公立學校的新生活;逃離了敘利亞戰火的Sehmuz卻對新環境感到忐忑不安;來自阿富汗的Ali漂泊於歐洲各國,最後定居於丹麥,卻還未擺脫到父親在家鄉遭追殺的惡夢;波斯尼亞男孩Amel則想念著故鄉的同伴。

在紅十字會學校的最後一天,Magomed跟老師道別。(圖片來源:2016 Sonntag Pictures)

在紅十字會學校的最後一天,Magomed跟老師道別。(圖片來源:2016 Sonntag Pictures)

廣告

導演沒有刻意渲染悲慘氛圍,反倒平實地透過生活片段帶出難民兒童面對的困難,其中一幕Ali於心理輔導的面談中平淡地描述父親(以至自己)的惡夢,即使父親透過打他來發洩情緒,他也沒有嚎淘大哭、沒有驚慌尖叫。

沒有嘩眾取寵的場面,但卻仔細地記錄這群孩子的日常生活,慢慢把他們的心理創傷顯露出來:沉默的Magomed原先在網上看足球賽,在忍不住好奇搜尋了「車臣」後,熒幕顯示出來的搜尋結果卻是一堆頹坦敗瓦的相片;小朋友所熟悉的,和平日常的城市景象不復存在,過往愉快的回憶彷似一場夢,面對家鄉現在如此的慘況,Magomed卻仍沉默不語。兒童遠比我們所想的敏銳,面對現實亦顯得更無助。

紅十字會學校導師們帶領著孩子們前進,當中導師Dorte對學生的關懷、了解、支持,讓觀眾重新發現這班「難民兒童」與一般孩子無異,他們同樣需要教育、幫助和鼓勵。他們在渴望著吸收新知識的同時,會因與朋友吵架而難過,亦會暗地裡為家人擔憂。難民的標籤往往令人忽略他們作為適學兒童應享有平等教育權利的事實,以及社會需要保護、培育他們的責任。認真聆聽孩子微小而真誠的聲音,能讓我們重新思考在這場人道災難中我們應擔當的角色。

 

《小小難民上學去》是第六屆人權紀錄片電影節免費社區放映作品之一,現已接受網上留位:http://www.ticketflap.com/at-home-in-the-world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第六屆人權紀錄片電影節》官方網頁:http://hrfilm.amnesty.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