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尼泊爾地震陰影裡的藏人難民

2015/5/27 — 18:30

圖片轉自Facebook。

圖片轉自Facebook。

尼泊爾發生強震,生命與古蹟遭災,讓我感受到的傷悲多過震驚。 我想說的是,我在十多年前就用過「走後門」才可能奏效的辦法,仍然不得護照,由尼泊爾中轉去印度朝拜尊者的願望落空。 之後許多時光,常靠一本《孤獨星球》的台灣譯本《尼泊爾》來排解念想。 之後希望愈發渺茫,曾經去過的族人,三年前都被中國政府沒收了護照,以至於再去擁有多處佛教聖地的鄰國朝聖,成了白日夢。 

BBC在4月27日報導說,在尼泊爾的藏人難民中,大多數是得不到身份的「非法居留者」,悄無聲息地生活在首都加德滿都郊區及靠近西藏邊境的山村中,這些地方均位於災區,有的全村被夷平。 報導說,由於尼泊爾政府擔心觸怒中國政府而不願公開藏人難民人數,此次強震最大受害族群之一的藏人恐被「隱形」,死亡人數可能永遠成謎。 

國際人權觀察組織去年4月發布報告 《在中國的陰影下:尼泊爾虐待西藏難民》,指出對於許多逃離中國政府鎮壓的藏人來說,尼泊爾一直是重要的避風港和中轉站。 近年來,中國政府愈發向尼泊爾政府施壓,令其嚴格管制兩萬多藏人難民。 尼泊爾警方所採取的手段包括任意拘留、過度使用武力、強制監視,以及強行攔截和遣返偷越國境的藏人難民。 

廣告

與此同時,比如年初,一位在中國體制內就職的藏人用網名「維基讓贊」透露:「中國駐尼泊爾大使館的統戰經費劇增,除了年底的宴請和專門從藏區請來的演出團演出外,秘密發給的紅包內容遠遠超出以往任何時候,元旦前夕發給'愛國'藏胞的紅包裡包有10萬尼幣。」 

同情藏人境遇的中國作家周成林在去年遊歷印度與尼泊爾的遊記中寫道:「整整兩天,從早到夜,尼泊爾警察都在Bodhnath的佛塔周圍戒備。可憐的西藏人,可敬的西藏人,繼續繞著佛塔轉圈,手握佛珠,默默念誦,跪拜,祈禱,轉經,就像什麼也沒發生,就像不知道,除了同情和幾聲微弱的抗議,這個世界(尤其'國際社會')對他們的苦難早已漠然。」

廣告

不過我那已經兩年未回拉薩的表姑,儘管年老體弱,身邊沒有至親,仍願住在加德滿都,以履行佛事度日。其實根本原因是她擔心回到拉薩後護照被沒收,再也無法出境朝聖,只得羈留異鄉不歸。 好在強震中她安然無恙,但也一定飽受驚嚇。 相比而言,是不是這種驚嚇更無法忍受? ——她曾在我做西藏文革調查時心有餘悸地說:「只有到了尼泊爾,心裡反倒一點也不害怕,晚上睡得也很踏實。可是只要回到樟木,一看見五星紅旗心裡就害怕……」。 

想當年,正是她在加德滿都找了一位擁有尼泊爾身份的藏人做我的假親戚,寫信邀我出境「探親」。 這幾乎是境內藏人可能得到護照的唯一辦法,在藏人社會內部流行。 但我的運氣不好,迄今與護照無緣。 也許,因此躲過了尼泊爾這次強震也難說。 

圖片轉自Facebook。

圖片轉自Facebook。

具有恐怖力量的地震似乎已平息。 在社交網絡Facebook和微博、微信上,許多境內外藏人都在流傳穿絳紅色袈裟的藏人僧侶們的救災圖片,他們為災民輸血,在廢墟上救出倖存者,給災民送食物。 他們是尼泊爾藏人難民中最為活躍的群體之一。 但在震前,因參加抗議中國政府的活動,他們經常被尼泊爾警察追打得頭破血流。 經歷了這場劫難,感動於藏人僧侶的無私救助,尼泊爾警察緊緊擁抱他們,並肩坐著,就像是兄弟。 

許多崇高的佛法上師,如尊者達賴喇嘛、嘉瓦噶瑪巴、薩迦法王,對遭災者都有致函或開示,表達慰問和祈禱,並捐款救援。 宗薩欽哲仁波切則對我們警示:「願災難提醒我們,生命是多麼脆弱,而身為人類,我們多麼容易受到影響。願建築物外觀的裂痕與缺口讓我們看到自己虔誠心上的裂痕與缺口,以及我們慈悲修持的薄弱之處。讓它使我們追求智悲之道的決心更為堅強。」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