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尼泊爾幼奴捱餓捱打 日做16小時

2018/3/16 — 12:04

【文:國際培幼會(香港)總幹事 蕭美娟 l 圖:國際培幼會義務攝影師 曾永楷 】

我在農曆新年前到尼泊爾探訪,帶著沉重又喜悅的心情回來。在探訪培幼會項目點之餘,我亦順道探訪了我的助養女童蘇曼。她父親於我出發前一天因哮喘病去世,一家頓失依靠。我像她其他親友一樣,在當地買了些米、豆、油、鹽及糖給她,協助她一家解決燃眉之急;也送給她一個布公仔及外套,希望能給她一點安慰和溫暖。

因為貧窮,尼泊爾女孩被送到大地主或有錢人家當奴隸,以換取一日兩餐的溫飽。培幼會自2006年起救出3,800名奴隸女孩,協助她們重返校園。

因為貧窮,尼泊爾女孩被送到大地主或有錢人家當奴隸,以換取一日兩餐的溫飽。培幼會自2006年起救出3,800名奴隸女孩,協助她們重返校園。

廣告

女孩當奴隸 只為換取兩餐

廣告

由於基礎設施發展不完善、政府未能善用資源等原因,尼泊爾貧窮人口多達四成,導致失學、人口販賣、奴隸制度(Kamalari)等問題產生。許多女童因為家貧,於幼年時被迫成為奴隸,失去童年應有的生活。

尼泊爾的奴隸制度主要涉及少數民族塔魯族或社會階級最低一層賤民家庭,他們要為大地主耕種以換取少量食物或金錢,而往往由於家庭沒有足夠糧食,只好把女兒送到其他大地主或有錢人家當奴隸,以換取女兒一日兩餐的溫飽。

據估計,尼泊爾共有約13,000名奴隸女童,自政府於2000年廢除奴隸制度後,約11,000名已被救出,包括培幼會自2006年起救出的3,800名女孩,但仍有約2,000名女孩未被救出。探訪項目時,我訪問了幾位曾當奴隸的女童。

塔魯族居住在尼泊爾西部較為偏遠的地區,我要從加德滿都機場乘坐內陸機,再坐幾小時車程,才抵達凱拉利縣探訪前奴隸女童米娜。

我與工作人員正在檢查車上乘客的身份證明,以識別是否牽涉人口販賣事件。

我與工作人員正在檢查車上乘客的身份證明,以識別是否牽涉人口販賣事件。

米娜挨餓挨打 日做16小時

米娜七歲時因家境貧困,被逼與父母分開,到一個25人的家庭工作。年幼的她與另外兩個奴隸每天在天還未亮時便要起床做家務,包括煮飯、洗衣、打掃房間、照顧幼童及主人一家的起居飲食,一直到晚上八、九時,做足16個小時。她每天只能吃一、兩餐主人吃剩的飯餸,生病時沒有藥物治療,晚上害怕時没人傾訴,也不能與其他奴隸傾談。女主人曾說: 「你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談天的。」

由於米娜年紀小,工作容易出錯,一錯便被打罵,她身上還有當年被嚴打後留下的疤痕,這是她一世也無法磨滅的傷痕。當說起舊日的苦況,米娜強忍淚水,眼淺的我卻泛了淚光。

她在主人家工作了整整5年,不能回家和讀書,及後培幼會與當地夥伴機構把她拯救出來送回家去 。之後,米娜獲得培幼會資助,可以繼續讀書,現在就讀中六。訪問時,她手裏牢牢拿着一本預備考警察的練習簿,她說要努力温習,希望考進警隊,為家爭光,要令父母為她感到驕傲。她堅定的眼神,讓我感受到她的決心。

工作人員與女孩傾談,了解她去印度的目的,以堵截人口販賣事件。

工作人員與女孩傾談,了解她去印度的目的,以堵截人口販賣事件。

於邊境地區打擊人口販賣

除了探訪奴隸女童,我也走到尼泊爾及印度邊境,了解培幼會打擊人口販賣的工作。因為生活貧窮,許多女孩容易受到人販子欺騙,一心盼望到印度後會擁有更好的生活。但往往事與願違,女孩被販賣到印度後,最終淪為性工作者或無償傭人。

培幼會工作夥伴的三位資深員工每天在邊境檢查250至300架可疑車輛,然後分別向車上乘客查問,以識別那些女乘客,特別是女童,是否被販賣到印度。由2017年10至12月,我們成功截獲57宗女童及婦女疑似被販賣個案,另有483名青年男女受惠於我們的移民諮詢工作。在堵截過程中,有部分疑似個案會送交警方作進一步調查,另外一些會送到培幼會資助的臨時宿舍,以便家人到宿舍把女童接回家。

米娜七歲時成為奴隸,我自幼也擔起家務工作,很能體會她生活上的艱難。

米娜七歲時成為奴隸,我自幼也擔起家務工作,很能體會她生活上的艱難。

悲喜交集 盼大眾支持女孩權利

今次旅程,我為助養女童失去父親而難過; 但亦喜見培幼會的工作得到果效。我們已幫助一些奴隸女童與家人重聚,重拾讀書機會,重獲新生;我也喜見一些女性,特別是女童,因着我們的工作,不致被販賣,成為性工作者或童工。

您也可以出一分力,支持「愛·女孩」基金,每日只需港幣4元,您可以與培幼會一起推動保障女童權益的項目,幫助她們免受被販賣的威脅,能夠上學讀書,實現理想!您亦可以身體力行,參加2018年4月29日的「『愛‧女孩』 起跑!」活動,為女孩起跑!

 

詳情:www.plan.org.hk

*原文刊登於3月15日《都市日報》

照片說明

米娜很堅強,很努力讀書,我希望她實現當警察的夢想。

米娜很堅強,很努力讀書,我希望她實現當警察的夢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