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恐襲後遺症

2015/11/20 — 19:49

法國記者Guillaume Auda在Twitter發佈Bataclan音樂廳附近的照片

法國記者Guillaume Auda在Twitter發佈Bataclan音樂廳附近的照片

昨天手機收到旅行社發來一則訊息:「法航特平機票,歐洲某大城市與香港的來回機票只需五百四十歐元」,法航機票平時都很貴,況且聖誕節期間的票價往年更會倍加,莫非法航為擺脫乘客對巴黎受襲的心理影響,吸引顧客,所以促銷。

女兒在英國正修讀時裝設計,明年三月要到外地交流實習五個月,有兩個地方選擇,米蘭或紐約,心想幸好不是巴黎,否則教我如何放心她在那裡生活,不要說五個月,那怕五個星期都嫌太長,萬一與恐怖份子為鄰,後果真是不敢想像。

廣告

如今在公眾場所偶然有一聲巨響,人們很易驚恐而爭相走避,這不是膽小或神經質問題,而是人在經歷了或看過一次大刧難後,正如巴黎恐襲,人的內心不期然會產生一種恐懼,這種恐懼感啓動了人的避險行為反應,當有特變時會叫人速離險境,這是人的一種自然反應,很正常!

平心而論,巴黎恐襲已揭示恐怖活動的發生與我們距離不會太遠,只要伊斯蘭國蓄意策動破壞,任何城市的購物商場、博物館、地鐵或機場都可能災殃,防不勝防。巴黎不會是恐怖份子唯一的攻擊目標,米蘭和紐約同樣是受襲的高危城市,恐怖組織已令人感到無處不在,人們內心遺下了一道不安的陰影,無奈人總要面對日常生活,唯有祈求上天保佑不要碰上這種慘事。

廣告

除了恐懼,恐襲令很多人對悼念巴黎死難者意見上有很大分歧,有人質疑為何只徧重掉念巴黎恐襲而忽略了其他更嚴重的地區。

以前大陸發生大災難時,例如華東水災或汶川大地震,人們對於振災活動都沒有太大的分歧,做不做無人會怪責你。但今天在臉書上轉不轉換藍白紅三色大頭相成為一種壓力,對苦難的同情也要遭受道德上的讉責,感覺有點奇怪,悼念巴黎死難者的行動屬個人行為,全受內心感動程度所驅使,對其地區發生的事,人不一定會有相同程度的感覺,何必要用一把個人的道德量尺去度你認為他人不對的行為反應,多此一舉,這又是不是一種心理病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