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恐襲後

2015/11/17 — 13:03

上週末,巴黎發生多宗恐怖襲擊。11月16日晚上,不少香港市民,到金鐘添馬公園出席悼念會,與歐洲人民同步為逾百位死難者默哀一分鐘。

上週末,巴黎發生多宗恐怖襲擊。11月16日晚上,不少香港市民,到金鐘添馬公園出席悼念會,與歐洲人民同步為逾百位死難者默哀一分鐘。

巴黎上周發生恐怖襲擊,死了過百人。面書上的朋友都紛紛換上披上法國國旗的頭像。現在面書很方便,只需要按一個鍵,便可以換上藍白紅顏色。

於是有人問:為什麼人們關心巴黎恐怖襲擊,遠多於中東每日在發生的戰爭?

答案是:香港人與巴黎的情感連結較深。巴黎是歐洲的文化心臟,而香港人又喜歡到歐洲旅行,所以自然關心當地情況。不過,更重要的是:西方媒體大篇幅報導,例如報導事發地點的背景、緊貼死亡人數消息,震撼人們的感官,使人不得不關心這事。反觀中東,即使當地的人民每天活在戰火中,但媒體不會每天報導。

廣告

同一件事,在巴黎發生,稱「恐怖襲擊」;發生在世界邊緣,稱「戰爭」或「動亂」。香港的媒體的「外電」,都是直接翻譯外國通訊社的,通訊社寫什麼,他們就寫什麼。我們面書上表達的「團結」,是給西方媒體引導的「團結」。

當然,我們仍然要為巴黎的死難者哀悼,但請也請認真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否則只會變成盲目的意識形態。

廣告

執筆之時,香港特首梁振英剛在法國駐港澳總領事館以英文在弔唁冊上留言稱:「香港毫不猶豫地成為法國人後盾」。

同日,法國國防部卻已展開報復行動,向「伊斯蘭國」在敍利亞的「首都」拉卡發動猛烈空襲。這兩單新聞放在一起,使我失笑:「香港政府能如何成為法國人後盾?派香港警隊幫忙嗎?」這牽涉我們給不了的社會的資源,是無法實踐的。梁振英所說的話,只是偽善者之極致。我們無法幫助世上所有蒙難的人,只能默默關心及送上祝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