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8/12/18 - 9:50

布拉格之冬

中歐的初冬,溫度跌破冰點,布拉格舊城區如火熱燙,中午時份,遊人擠滿迂迴窄巷、查理大橋上川流不息。噢,還未到聖誕旅遊旺季,更不能想像夏季藍天開闊時這裏是什麼模樣。

誰會不愛布拉格?說布拉格是歐洲最浪漫的首都城市,不過譽,也絕非誇獎。莫爾道河河畔蹓躂,兩岸建築就是每個人想像中的中世紀歐洲小城,光陰流淌,波希米亞風情包裹在時間錦囊,數百年過後,仍然盛放。

看看鄰國波蘭,首都華沙沒什麼吸引力,絕大部分舊建築都是戰後仿古重建。二戰時,波蘭人奮力頑抗,數百萬人犧牲,首都華沙被轟成廢墟。

廣告

布拉格安然渡過二戰,因為捷克人不戰而敗。

1938年的慕尼黑協定,英法向納粹德國低頭,以綏靖換取所謂的和平,承認納粹德國把捷克邊境的德國人聚居地納入國土,當年的英國首相張伯倫在慕尼黑簽完協議回國後,還自吹自擂說他從德國帶來「和平的榮耀」。

捷克斯洛伐克人稱之為「慕尼黑背叛」,沒機會吭一聲,小國的命運就被外國人在談判桌上決定,捷克斯洛伐克傾全國之力建造的防禦工事,全數落入希特拉手中,無險可守。

半年後,納粹德國吞併整個捷克,捷克人仍然沒有反抗意志。

希特拉很聰明,他聲稱要保護資本主義捷克免受東方的蘇維埃共產政權威脅;同時營造恐懼猶太人的妒恨心態,製造敵人以同仇敵愾,再大加工資,令人們感覺生活美好,對希特拉的野心視而不見。

再過不久,希特拉穩住陣腳,露出極權真面目,開始誅殺異己,捷克人想反抗,已經太遲。

這天,看查理大橋兩岸沒受炮火蹂躪的風景、莫爾道河上悠然的天鵝,就想到這些。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高牆與蛋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