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臘是民主社會代表?

2015/7/8 — 14:05

網民來信,說他一些朋友老拿希臘做例子,說民主怎樣怎樣不好,香港有民主都會變希臘。

希臘是不是適宜作為民主國家的典範呢?民主一定令國家債台高築嗎?我們看德國,有這麼多嗎?丹麥有嗎?瑞典有嗎?挪威、芬蘭、加拿大、澳紐......有嗎?政府多少有些欠債,但沒有希臘這麼嚴重。(ps 有幾個歐盟國家的國債對GDP比率比中國還要低)

民眾一定選福利主義的政客嗎?近月英國選舉保守黨才贏了工黨,還有芬蘭和丹麥的選舉,都是選出中間偏右,擺明車馬要減福利的新政府。

廣告

經濟不好,財赤嚴峻,一定是因為人民好食懶飛嗎?那經濟衰足20年,國債對GDP比率高過希臘的日本,一定是全世界最懶。

只談一個國家,有機會構成以偏蓋全,學術界會說是 selection bias。一個原因是真的認識不足,不知其他例子。另一個原因,是故意的,叫結論決定推論。正常的學術研究,理應是先研究例子,再從中推論出一個結論。反過來做,就是你早就認定民主是壞的,於是拼命找民主是壞的例子,找到一個,就不由分說說證明民主是壞的。

廣告

香港人說「你看希臘和西班牙,有民主搞到經濟這麼差」,跟我看西班牙新聞那邊的政客說「你看古巴和委內瑞拉,有共產黨搞到經濟這麼差」,都是某程度上的以偏蓋全。整體而言,學術界尚未有定論說民主或不民主跟經濟增長有必然關係。

問題點除了選不同國家,還有不同的時間點。例如早10年或者20年,有人會說歐洲窮中國富嗎?再不然看下面的圖:早幾十年,其實意大利經濟比英國還要好。拿上一季GDP增長來說,印度是7.5%,中國是7%,民主印度超越共產中國,國際組織也說,未來幾年印度經濟增長很大機會持續高於中國,說不定幾年後我們就不再講中國強國論,而是講印度強國論,特首不是叫年輕人去廣西發展而是去孟買、海德拉巴、班加羅爾。


只拿一個國家作例子,這樣的研究方法也是有的,但要仔細做,看能從中得到甚麼教訓。希臘搞到這麼大問題,原因大致有三方面。
一是大家都講慣的,他們充大頭,本身沒甚麼經濟產業,稅收少卻大派福利,政府又貪腐,人民又逃稅,那當然入不敷出啦。

二是政府隱瞞。上幾屆希臘政府為了加入歐元,將經濟和財政數據「造」得很漂亮,騙外界希臘跟西歐同一 level。

三是歐元的保護傘。希臘使用歐元後,國債息率大降,要還的利息少了,政府當然放心借更多錢。

三樣加起來的結果是,即使希臘財政早就出問題,外界也被蒙在鼓裡,直至金融海嘯殺到才紙包不住火,可是政客和人民和仍然不肯夢醒,改革慢吞吞,終於尾大不掉。如果只有因素一,說不定問題不會變到這麼大,因為如果外界早些知道希臘政府財政這麼差,希臘政府就不敢搞這麼多福利,亦不能搞,因為他根本不會借到錢,其他歐盟國亦無必要救他。

對民主的啟示是甚麼呢?一是制度上的,投票只是民主的第一步,民主還需要完善的法治和監察制度。為什麼政府可以造數造這麼久都沒人發現?造數的官員沒人需要問責?貪腐和逃稅沒法整治?我們很難想像同樣糟糕的事情會發生在英國、德國或北歐。
二是要知道和面對後果。想有高福利,可以借錢或加稅,但借錢不是根本方法,因為別人可以不借。雖然大家直覺會說沒人想加稅,但看看北歐國家,願意交多些稅以換取合理福利的大有人在。希臘搞成這樣,因人民不肯加稅還愛逃稅,然後政府造數加歐元保護傘令他可拖住先,但總要一天要面對實情。須知道國際經濟金融有其規矩,你可以不接受人家借錢給你的條件,但你賴債亦有相應後果。不是你有民主有公投,世界就會以你為中心轉。希臘公投叫德國別再迫人緊縮就叫民主勝利,試試讓德國人也公投看他們同不同意希臘人?

然後有道是物極必反。過高福利會導致經濟停頓,人民沒工做,政府也付不出錢,最後生活反而更差,人民唯有改投一些經濟政策是合常理的政黨。英國人為什麼選保守黨不選工黨就是這樣,早陣子法國提出收75%富人稅也很快放棄掉。以前聽人講過,全球至今都絕少有共產黨透過選舉上台的例子,大眾絕少會想有真正的共產社會。當然,等到出問題了才知要反,可能是太遲,會有痛苦的適應過程,但破產後仍能復甦的例子的確存在。

三,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他面對的情況,不適合的「融合」就是不適合。希臘用了歐元後,政府借貸容易了,人民 feel good 覺得自己跟德國同級數了,但好處享受了一會後,壞處開始浮現。物價上升,競爭力下跌,生意難做,沒有自己的貨幣和貨幣政策,政府改革的招數也少了,還受制於其他歐盟國家。希臘人現在公投說要命運自主,但又要想,可能當年政府不應該不惜造數也要跟風「融合」呢。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