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臘經濟學

2015/2/1 — 10:42

1月25日,希臘人參加了一次三周前尚不知曉的大選。引發此次大選的是希臘憲法中的一個條款,根據該條款,由於保守黨總理薩馬拉斯(Antonis Samaras)提名的總統候選人(象徵性職位)未能在議會通過,迫使其宣佈提前舉行大選。此次提前大選將會產生實質性成果。四年多來,希臘人一直在國際貸款機構和歐盟(EU)的緊縮政策下生活。緊縮導致稅率提高、就業機會減少、工資下降、商品和服務價格上漲,許多人希望新政府減緩一些民眾的壓力。雅典心理學家、翻譯家瑞格珀羅(Myrto Rigopoulou)說:「此時此刻,政府正毀掉這個國家。」雅典民意測驗專家和政治分析家卡拉克里歐米(Maria Karaklioumi)表示,由於擔心社會穩定,人們都不再規劃未來。「他們不去想兩三年後會怎麼樣,而是單單為每一天的生存奮鬥。」

希臘採取的緊縮措施包括公共部門裁員,教育和醫療保健支出減少,以及私有化造成的失業。這些措施源自希臘與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ECB)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所簽署的貸款協議。自2010年以來,希臘獲得了約2400億歐元(約合2830億美元)貸款。緊縮措施在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領導的社會主義政府任內開始推行。帕潘德里歐在2011年11月下台,薩馬拉斯所屬中右翼新民主黨(New Democracy)領導的執政聯盟繼續實施了這些措施。

希臘國家統計局的數字顯示,在危機開始之際,希臘私人部門的就業人數為374萬(包括自雇人士和受薪員工);截至2013年年底,該數字已經下降至278萬。由於希臘的貸款條款要求政府裁員,公共部門就業人數也有所萎縮:從2008年的86.9萬下降至2013年的72.3萬(該國人口總數約為1100萬)。

廣告

希臘中產階級表示,緊縮政策已經讓他們淪為窮人。卡拉克里歐米表示:「高稅收和失業是大多數選民口中的主要問題,」她說,「以退休人員為例,他們現在承擔的稅率比危機前更高,而養老福利也被削減了約30%至50%。」2011年年底,希臘人首次開始繳納住宅稅和商業物業稅。管理顧問、雅典證交所前顧問普若考帕基斯(George Prokopakis)說:「物業稅的真正問題在於它突然出現,從零開始,越來越高。」

柯洛納基是雅典的一個高檔社區,現在已是人去樓空。這裡的公寓曾是雅典最搶手的樓盤,如今空置率極高。理療師科伊恩(Errikos Koen)說:「這些樓盤就企業和商店而言轉手非常快。」他表示,希臘第二大城市塞薩洛尼基市中心的米特羅波奧斯大街就是個例子。科伊恩在這裡長大,過去11年裡一直在米特羅波奧斯大街上做生意。「商品質量和服務水平都在下降。」

廣告

卡拉克里歐米說,調查顯示,選民們將目前的情況完全歸咎於希臘的政治系統。在她的調查中,選民對薩馬拉斯政府的不滿和不信任持續發酵。大多數希臘人似乎打算支持反對派候選人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40歲的齊普拉斯是左翼聯盟黨(Syriza Party)領導人,該黨在民意調查中已領先達10個月時間。左翼聯盟黨的競選主張是:緩解經濟壓力;希臘人有權為自己的未來做最好的選擇。反對黨的一些成員說,這一主張意味著,齊普拉斯將把希臘與歐元區和歐盟割裂開來。在競選集會和黨內會議上,齊普拉斯以強硬態度反對緊縮政策,稱它破壞了希臘的文明,違背了人性。他希望可就紓困條款進行重新談判,並計劃要求歐盟減免債務,但他放棄支持退出歐元區的主張。

薩馬拉斯的黨派正欲煽動民眾的恐懼:齊普拉斯的反緊縮立場可能導致希臘退出歐元區,從而引發希臘國內金融震盪。普若考帕基斯和卡拉克里歐米對齊普拉斯的主張持警惕態度,並對政府的執政能力提出懷疑。希臘人已經習慣民粹主義領導人,幾十年來這些領導人也以特殊的利益作為回報。「一切都動蕩不安,」卡拉克里歐米說,「選舉期非常短,所有人都要在短期內表態。」

有一段時間,希臘政府似乎已實現其財政緊縮目標。「甚至超出預期,提早實現了一些目標。」西奧哈里斯(Harry Theoharis)說。他在2013年1月至2014年5月期間擔任希臘政府收入秘書長(貸款協議要求設立的一個職務)。「我們在走下坡路,政府執政不力又導致國內經濟出現問題。」根據政府公告,負責稅收征繳改革的西奧哈里斯因個人原因辭職。「政府的工作重點在發生轉變,這種轉變導致我無法發揮所長,」他說。

希臘財政部部長哈多維利斯(Gikas Hardouvelis)告訴彭博電視(Bloomberg TV)記者,儘管近期稅收征繳放緩,但2014年的預算有一個較大的緩衝空間。「無論我們錯過什麼,最終目標都不會受到影響。」

普若考帕基斯說,「他們寄望於某人的魔杖將神奇地讓形勢轉回到2008年。」正是在那一年,希臘陷入了7年的經濟衰退。他說,希臘人不準備做出必要的犧牲,因為政府未能以一種可以接受的方式將這種要求傳達給公眾。「地方政府都需要補貼,基礎設施需要建設,」普若考帕基斯說,「這些都需要錢。」

 

Dimitra Kessenides;

譯/永年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