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臘違約,怪誰?

2015/7/3 — 10:44

【文:破土工作室】

【破土摘要】希臘違約後,西方主流媒體大力渲染希臘的恐慌情緒,人們排隊提現、搶購物資,銀行關門,然而誰該為此負責?在公投之前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大多數人認為責任在「三駕馬車」(指應對歐債危機三方委員會,成員包括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希臘人民和國際​​資本,到底誰欠了誰?

希臘未能在6月30日(北京時間7月1日)最後期限到達之前償還所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16億歐元貸款,出現債務違約。這也使得希臘成為歷史上第一個未能按時向IMF償還債務的發達國家。希臘7月5日將就是否接受債權人要求進行全民公投。希臘銀行已經停止對外營業至公投結束之後,並將實行資本管制,限制提款。

廣告

7月1日,西方主流媒體突然傳聞,希臘總理準備接受所有援助條件。歐元迅速上漲,歐洲股市漲幅擴大。但也有知情人士稱,這些都是傳聞,是西方主流媒體在為債權人造勢,逼希臘妥協。

到底誰欠了誰?

廣告

現在西方主流媒體正在大力渲染希臘的恐慌情緒,銀行關門、人們排隊提現、搶購物資,然而誰該為此負責?在公投之前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大多數人認為責任在「三駕馬車」(指應對歐債危機三方委員會,成員包括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政府與三駕馬車的對峙達到高峰。五年來,代表國際金融資本的貸方,令希臘人民受盡緊縮政策之苦。

緊縮政策如火如荼地搞了五年,成功地把債務佔GDP比從125%提高到了近180%。因為緊縮政策導致內需萎縮,GDP在同期下降了25%。分母小了債務比自然就上去了。根據官方數據,三分之一的希臘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實際數字超過50%)。而且從2010年以來,希臘平均家庭收入已經下降了40%。失業率高達26%,尤其是年輕人失業率飆升至60%。不少希臘人認為,他們已經成為緊縮政策的「試驗品」。都窮成這樣了,國際資本居然還想通過緊縮還債! (其實,歐洲央行已經從希臘債券獲取達到16億歐元的利潤,卻拒絕把它釋放給希臘。)緊縮政策的基礎理論可以說是清晰明了,簡單來講就是,政府財政虧空是因為以前給老百姓發了太多福利,所以現在國家有難,大家應該勒緊褲腰帶共渡難關了。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麼?經濟危機爆發前希臘的福利開支佔GDP的20.6%,遠低於歐盟平均水平(26.9%),跟真正的北歐高福利國家動輒超過30%的佔比更是挨不到一邊兒去。和訊專欄作者高連奎就指出,在2011年以前的任何資料裡都沒有見過將希臘作為高福利國家的說法。希臘的福利開支絕大部分用於最基本的退休金,希臘的失業保險只能覆蓋極少數失業人群,只有長期、不間斷的失業者,才能申請失業救濟金。可以說,希臘完全是「被福利」,所謂的「高福利」不過是債務危機以來為大搞緊縮而創造出來的說法。那麼這麼多的債務到底是誰欠下的呢?事實上,希臘的債務主要是在經濟膨脹期間積累起來的。

在那個年代,歐元區(包括希臘)經濟看起來欣欣向榮,借貸成本也非常低,法國和德國的資本大量借貸給希臘。在這些錢的掩護之下,政府把本該由資本家支付的工資和福利以赤字的形式英勇地承擔了,反正最終還款人還是希臘的老百姓。於是,在那個資本狂歡的年代裡,希臘的借款事實上轉手成了資本家的利潤、政客的高額工資和賄賂款,幾乎立刻就流回到了瑞士、倫敦和巴黎的銀行里。

今年一月,激進左翼聯盟在大選上台,提出抵抗經濟勒索及停止緊縮政策的綱領。但不幸的是,激進左翼聯盟沒有充分動員群眾為社會主義政策而鬥爭,也沒有打破銀行家及大資本家的權力,反而寄希望於與歐盟達成妥協。在六月底,激進左翼聯盟提出一個新的「改革方案」,藉此解封被貸方凍結的財政資金。這方案包括削減經已萎縮的退休金,增加銷售稅以及其他緊縮政策。但在這場馬拉松式的談判裡,歐盟領袖及金融家拒絕這個提案,並要希臘政府削減更多開支。

這令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於7月5日召開公投。齊普拉斯想以公投為砝碼應對三駕馬車的勒索,不過國際資本態度強硬,就是一分錢也不能少,如果想有新的救助協議必須有更為嚴苛的附加條件,希臘政府的「政治立場」需要作出改變。

緊縮就能還錢?

齊普拉斯和三駕馬車在爭論希臘的財政盈餘到底應該有多少。但是算上利息,該國的債務永遠還不清。現時其債務是國民收入(GDP)的175%。然而,歐盟機構內受到迷惑的新自由主義理論家堅持認為,在未來五年內希臘經濟平均年增長率幾乎可達到3.5%,從而使負債比降至120%。現在還有一種難以令人信服的觀點,認為希臘也許能夠重新利用金融市場來籌集資金,即便三駕馬車進一步強加的緊縮會再次破壞希臘經濟。

BBC的羅伯特‧佩斯頓(Robert Peston)估計,即便根據三駕馬車荒唐的增長預測,希臘公共債務也要經歷50年緊縮才能降到「可持續」水平!連IMF也看出來這種預測有多滑稽。據報導,它曾施壓要求取消希臘的部分債務。但這個意見遭到歐元區大國 — 尤其是德國 — 的反對。德國認為免除希臘債務將導致其他債務國,例如葡萄牙、西班牙和愛爾蘭,要求類似的待遇。

在G7峰會上,美國總統奧巴馬要求歐盟與希臘「和解」,儘管雅典當局要做出「一些艱難的政治抉擇」。美國擔心希臘退出歐元區會對虛弱的世界經濟造成負面的連帶影響。白宮方面(以及德國和其他歐盟國家)也擔心俄羅斯會趁機向希臘提供經濟援助,並利用它對北約(NATO)成員國的影響來削弱西方勢力。

退出歐元區?

最近希臘形勢可能會再出現曲折,因為這已成為國際邊緣政策的複雜遊戲,假設公投順利進行,希臘可能會脫離歐元區。希臘政府與希臘左翼勢力正面臨嚴峻的選擇──要麼採取戰鬥性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要麼被關在歐盟/IMF的牢獄,受無盡的削支酷刑。退出歐元區可以結束外部施加的緊縮,重啟希臘貨幣,貨幣貶值降低出口商品價格,並取消一大部分債務,但如果建立在資本主義基礎上的話,這意味著希臘貨幣巨大的貶值,歐盟的貿易限制,惡性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

和俄羅斯、中國、甚至委內瑞拉的勾兌是有可能的,但這些範圍有限,並配有附加條件。俄羅斯和中國已經參與了一些私有化進程,並會要求私有化項目繼續執行。喬格·馬丁認為,脫歐會導致經濟崩潰的擔心變得有道理。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脫歐本身無法解決希臘經濟和社會的任何基本問題。只有採取果斷行動,以使經濟處於國家控制之下,並開始民主控制和規劃,政府才可以避免這種恐懼。

他建議,除了銀行暫停營業和資本管制,政府應宣布直接接管所有銀行,作為保護小儲戶存款的一種方式。但這就意味著銀行破產,政府也破產了。甚至最近一個80億歐元的節約開支和增加稅收的一攬子提議,只會保證1%的基本預算盈餘(債務償還前)。只有通過奪取資本家的財產,經濟關鍵部門採取集體所有製,才能有資金來支付工資和養老金,並保持基本的國家職能運轉。總之,通過決定性的反對資本主義(沒收資本家資產,單方面拋棄債務,擴大社會​​救助的緊急方案等),激進左翼聯盟才能夠鞏固和擴大反抗的情緒,充分發動勞動人民,反對三駕馬車強加於希臘人民的勒索。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