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帝國重返 — 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2016/7/26 — 17:09

我三年前參加了由菲律賓大學國際法研究學系、國際研究與教育機構(IIRE-Manila)、歐亞人民論壇(AEPF)秘書處合辦的《中國崛起對亞太影響研討會》。一位菲律賓學者的話我最深印象。他開玩笑說:「解決南海衝突的最佳方案,是把所有島礁炸掉,反正大部分都是小不點兒的礁石。炸掉了,就不用再爭了。」

島礁非關鍵,九段線才關鍵

廣告

國際仲裁庭的裁決是否完全公允,暫且不表。但裁決的確揭露一個事實,就是絕大部分爭議區,不過是小礁石,許多甚至低潮時就沒入水下。從這些小礁石,當然難以產生《國際海洋公約》所規範的領海與專屬經濟區。事實上,南海衝突的關鍵,不是哪個島嶼的歸屬問題,而是中共的九段線聲稱。中共想把一大片公海和島嶼,都拿過來變成自己內海,未免太貪。按照國際法,一個國家的領海範圍,是由其領土來決定的(所謂陸地支配海域原則)。

由大陸架自然延伸出去的周邊海島,如一國已經先佔且無其他國家爭議,可視為自己領土。但南海無數島礁,都絕非中國大陸架的自然延伸,連中共也不敢這樣說。另一種可以援引的原則,就是當事國對原來的無主地實行先佔並已經長期有效管理。但很明顯,南海無數島礁,只有極少數島礁符合上述原則。所以國際海洋法庭指出,中國無法證明在歷史上對九段線以內海域及島礁擁有過「排他性的控制權」,這是它判決九段線不成立的理由之一。

廣告

至於大陸傳媒拿古地圖曾經標識過南海諸島,來證明南海諸島N年前已經是中國疆域,那不過是糊弄百姓而已。地圖標識不是也不可能是主要根據。中國官方又說,中國人在漢朝已經發現南海諸島礁。但考古學家索爾海姆(Wilhelm Solheim)認為,在更早之前,南海已經被稱為「海上吉普賽人」的南島民族(Nusantao)所發現並利用。[1]

中共在2009年致信聯合國秘書長,第一次表明對九段線以內的「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議的主權,並對相關海域及其海床和底土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但是,之後中國政府發言人卻又同意美國船艦有穿過九段線海域的航行自由。這不是很奇怪嗎?中共這種模糊,其實故意。它一直避免說明,究竟九段線是什麼,是國界線呢,水域線呢,歷史權利線呢。有一篇文章引述印尼一位外交官賈拉爾的話:「九段線」既無定義也無座標,其合法性和準確位置不明確。[2]中共的真正用意,未必敢一口鯨吞南海,而是比較像惡霸講數,美其名則為「戰略模糊」,先不管有理無理,宣布一大片公海皆屬中國,再觀察別人反應,然後揀軟的欺負。但這種態度只會坐實其惡霸形象。

搶來的土地也要繼承?

中共的九段線,是沿襲國民黨政府的十一段線。中共之所以減去兩段,是因為1953年和越共政府友好,就把鄰近越南的海域剔除。這種行為,再次說明中共的南海主權聲稱,其實很隨意。中共隨意,以前的國民黨也隨意。海頓(Bill Hayton)的《南海--21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一書,就指出當時國民黨如何胡搞。基於中華民國第一部憲法所規定的「中華民國的主權領土與舊帝國的領域相同」,所以民國政府在推翻清帝國之後,需要確定清帝國的疆域,遂於1914年發布《乾嘉時期前的中國版圖》。但此圖只把東沙及西沙群島劃入,向南也不超過北緯15度,把北緯3-11度的南沙群島排除在外。要等到20年後,才把南沙群島劃入,原因是因為1933年法國想佔領南沙群島,於是國民黨政府便頒布新地圖,把南沙群島第一次劃入疆域。「先搶過來再說!」

國民黨把南沙群島隨意劃入劃出,如何能令人信服?中共據此而染指南海,更無法取信於人。但中共更可議的是它的一個政治原則:中華民國繼承大清帝國疆域,所以中共也要繼承中華民國疆域。這是民族主義原則,但不是民主原則,更不是社會主義原則。

國民黨擺明是民族主義黨,自己也無法遺忘帝國夢,所以國民黨當然要繼承大清帝國全部疆域,想也沒有想過去問問各少數民族,是否願意留在你的中華民族內;對於過去清朝搶來的土地,也當然想繼承。直到今天,國民黨仍然認為當年不應該讓外蒙古獨立,卻從來沒有想過,是不是應該尊重蒙古人民的民族自決權?不過,當年中國絕大多數民族革命者莫不如此。

當章太炎還在從事「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民族革命的時候,他就認為中國疆域,應包括越南及朝鮮,因為越南及朝鮮「與漢人通」,而西藏,蒙古等,則永不可與漢人平等,因為「吾之視之,必然美國之視黑民若」。[3] 自己當時還被歧視奴役,心中卻已經準備,以後一有機會,照樣奴役比自己「低等」的民族了。這就是民族主義者的嘴臉。

但中共呢,就有點尷尬了。中共的立黨宗旨也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國宗旨也好,本來都不是民族主義,而是…「社會主義」呀,「社會主義政權」…會像民族主義那樣,完全繼承前朝的帝國主義國家疆域嗎?而不問哪些土地是搶過來的,也不去尊重民族自決權?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奧匈帝國與沙俄帝國中的社會主義者之間的辯論,得到啟發。

尊重民族自決權,反對帝國精神

美國威爾遜總統在1918年(大戰結束時)發表14點宣言,其中包括尊重少數民族的自決權。但之前許多年,歐美各國社會民主黨(當時最大的左翼),尤其是多民族的奧匈帝國和沙俄的社會民主黨,已經在辯論民族自決權了。奧匈帝國的社會主義黨,不支持民族自決權,只支持民族自治。但俄國社會民主黨,不管是多數派(布爾什維克),還是少數派(孟什維克),都主張少數民族享有自決權,直至分離權。他們完全了解,如果認真落實民族自決權,意味把沙俄帝國拆骨,因為兩國都搶占過別人土地,也都壓迫少數民族。但他們認為,這是民主主義基本原則,沙俄帝國拆骨,才符合各民族勞動人民利益。所以,1917年十月革命後,新政府並沒有繼承沙俄帝國的疆域,而是發表〈俄羅斯人民權利宣言〉,其中關於民族問題的立場是:

俄羅斯各民族的平等權利和主權﹔

俄羅斯各民族有自決、以至於分離和組織獨立國家的權利﹔

取消所有民族和信仰方面的任何特權和限制﹔

各少數民族和種族在俄國境內有自由發展的權利。

俄國革命政府認真落實這個立場,於是,從前被沙俄吞併的好多國家,例如波蘭、芬蘭、波羅的海三國等等,都先後獨立。烏克蘭一度獨立,之後又加盟蘇聯。俄國早期革命政府那種國際主義立場,當時極大地推動了世界各國的反殖民主義革命,也因此使俄共成為殖民地革命的導師,包括中共。

當然,早在斯大林在二十年代中上台後,蘇俄的政府,已經不是早期那個革命政府了,之前的民族政策,幾乎全部翻轉,許多憲法權利也變成一張紙。有趣的是,斯大林雖然實行反動,但也一直不敢正式否定黨的民族自決權立場,也不敢修改蘇聯憲法中所一直承認的、加盟共和國有退出蘇聯的權利。這一條,以後仍然發生作用。1991-2年間,當蘇聯政治危機全面爆發時,不少加盟共和國就是根據憲法這一條退出蘇聯的。

中共卻不同。中共只在早期(從建黨起一直到抗戰),跟從蘇聯的民族政策,承認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的自決權。之後,它卻完全拋棄。到中共建國後,它不只完全否定民族自決權,而且實際上,連憲法承認的自治,也在實際中剝奪之。在民族政策上,這是中共同蘇共不同的地方 – 不只與早期蘇共不同,就是連斯大林的蘇共也相當不同。

再經過幾十年的腐化和墮落,中共今天更完全蛻變為官僚資產階級政權,它的對外政策,也越來越具有擴張主義的帝國精神。它毫不害羞地要繼承從清帝國到民國的疆域,毫不害羞地自稱社會主義、卻又完全否定民族自決權,這一切,不過是中共徹底墮落的結果。它今天要吞併南海,其來有自。

大事小以仁

菲律賓泛左翼學者華爾登.貝洛(Walden Bello),也是卸任的議員,最近為文,提醒大家,中共對南海的企圖,首先出於防衛心理,是為了抵禦美國的圍堵。這當然有道理。1993年銀河號事件,1999年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2001年中美撞機事件,在在提醒中共,美國繼續圍堵中國。中共把南海劃入,就是為了反圍堵。但我們不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共蛻變為官僚資本主義,就是蛻變為更加野蠻的壟斷資本主義,而壟斷資本主義,從來都孕育擴張主義。中共今天無疑也在爭奪南海石油資源,保衛自己的海上貿易路線、以便保衛自己的世界血汗工廠地位,這統統都是中共染指南海的原因。它無疑已成亞洲新惡霸。

美國和英國都呼籲中國遵守海牙國際仲裁庭的裁決。這其實有點搞笑。英國政府可能忘記了自己去年才被仲裁庭裁定,它在查戈斯群島(Chagos Islands)單方面建立海洋保護區是違反了海洋法,然而英國也置之不理。美國呢,它從未有人根據《國際海洋公約》指控它,因為…它根本沒有簽署《國際海洋公約》!不簽,因為它是超級大國,怎會受條約限制其「海洋航行自由」。

不要說國際仲裁庭,就算是國際法庭,美國也從不看在眼內。1979年,尼加拉瓜發生革命,推翻了親美政府,美國於是一面支持尼加拉瓜右派游擊隊反對新政府,另一面在尼國港口布下海上地雷。尼國革命政府告上國際法庭並勝訴,但美國睬也不睬。[4]

亞洲新霸當然引起頭號霸主美國的忌憚。平情而論,亞洲人民過去的許多不幸,首先來自美霸,不是來自中霸。這也是為什麼菲律賓一些泛左翼人士,會在反對中共在南海立場的同時,也提醒菲律賓政府,不要靠攏美國。華爾登.貝洛也是其中一位。他那篇文章,亦批評卸任總統阿基洛與美國締結防衛條約,是「把菲律賓變成超級大國之間的鬥爭,其中一方的爪子」。[5]但他也強調,即使菲律賓在不合格的政府領導下,一時做了美國的爪子,這也不該成為中共染指南海的理由。貝洛批評中國政府在反美國圍堵中選錯了戰略,竟然選擇了同美國一樣的單邊主義,單方面在南海做島和實行軍事化。我認為這個分析很對。

而且,當中共批評上任菲律賓政府倒向美國的時候,它自己故意忽略一點,就是大國與小國的區別。小國倒向某大國,其實反映了小國在夾縫中的悲哀。中國乃龐然大物,東南亞焉能不怕?如果中共真正想「和平崛起」,如果它還有點民主精神,就應該奉行「大事小以仁,小事大以智」 中的第一句話。如果中共想與美國抗衡,就應該更加以仁待其他小國,爭取他們的民心。這比較耀武揚威好。中共反其道而行之,客觀上迫使東南亞各國歸邊美國,其實愚蠢不堪。

南海爭端,雖然不至於立即引致戰爭,卻至少預告了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香港也難以置身事外。亞洲各國人民要起來發聲,阻止自己政府採取錯誤政策。而港人也應該阻止中國政府把南海軍事化,並要求中國政府廢除其輿論一言堂的政策,廢除其鼓動民族主義情緒的做法,改為容許和鼓勵言論自由,讓南海爭端的各種意見和主張,都自由發表。這樣才能防止戰爭販子煽動民族仇恨。

 

 

[1]《南海--21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作者海頓(Bill Hayton),第一章。

[2]郁志榮: 《詮釋中國南海斷續國界線刻不容緩》

[3]《黃帝神話與晚清的國族建構》沈松僑/台灣社會研究,26頁,1997年12月。

[4]Of Course China, Like All Great Powers, Will Ignore an International Legal Verdict

[5] A Flawed Strategy and How to Rectify it: Aquino, Duterte, and the West Philippine Se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