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翠容:古巴 — 革命的遺產與未來

2016/4/21 — 11:04

【文/張翠容 資深記者】

破土編者按:自去年年底奧巴馬訪問古巴以來,古巴這個社會主義島國再次成為世界的焦點。懷著要創造公平社會這一個革命理想,古巴人過去五十年挺著美國制裁而生存至今。全民教育、發達的醫療體系令人不禁想起中國大地上那場激動人心的社會變革。然而,21世紀國際形勢的巨大變化正考驗著古巴人民。她的社會主義革命遺產將何去何從?她將走向怎樣的古巴特色的社會主義?這些問題令人輾轉反側。

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到處可見的切格瓦拉頭像,似乎在溫馨提示:勿忘革命。年輕人流行講革命,但革命為何物?相信古巴人最明白。

廣告

委內瑞拉是古巴親密盟友古巴:甚麼叫做革命?

從切格瓦拉到卡斯楚,令到這個熱帶社會主義島國充滿革命浪漫,而古巴也一直是旅行家的至愛之地,已故美國作家海明威便在古巴居住了二十年,面對加勒比海的波濤創作出其名著《老人與海》。

廣告

可是,在另方面,正由於古巴的社會主義不見容於西方世界,它同時又一直與美國對著幹,令到它多年以來飽受西方媒體的負面報導:獨裁、極權、貧窮、落後、孤立。

不過,自去年底美國戲劇性宣佈與古巴恢復邦後,古巴竟然成為西方媒體的「寵兒」。他們蜂湧前往該國爭相報導,再加上月前羅馬教廷的教宗方濟各也選擇了古巴,作為與俄羅斯東正教代表舉行千年大和解的會面場地後,一時間,古巴一再成為大家的焦點。跟著美國總統奧巴馬歷史性訪問古巴,令到古巴好不熱鬧。

有人遂引用據稱古巴總統卡斯楚曾這樣說過,當美國出現第一位黑人總統,又當梵蒂岡出現第一位拉美教宗,那麼古巴便有望與之改善關係了!孰真孰假?又或者這番話只是在說笑而已,但世事確實難料,以為不可能的事情也終於發生了!

方濟各除了成功解開了梵蒂岡與古巴的心結外,原來,教宗在美古復交當中也擔當過橋樑的角色,好讓這兩位超過半世紀的敵人,關係得以暖化。美國有望逐步解除對古巴的制裁,古巴年輕人人無不額手稱慶,但另一方面,年長的一輩又恐怕古巴就此被捲入全球資本主義的大浪潮裡去,失去珍貴的社會主義價值。至於遊客,則趁著古巴仍未完全給美國文化改造之前,趕赴島國一窺熱帶社會主義的最後探戈。

香港有電視臺也趕熱鬧,派攝影隊遠赴古巴,製作特輯,其中講及手機在古巴流行起來,首都哈瓦那大部份公園都設有無線上網熱點,每晚吸引大批民眾到來上網,成為低頭族。

我看到此,感到改革正被時間快速推動。回想上次我探訪古巴,乃是零八年之事,相隔八年,當時莫說手機,數碼相機對他們都是新奇玩兒,我把一部舊數碼相機送給友人,他開心不已。至於無線上網,更是聞所未聞,古巴人要忍受極慢的撥號上網方法,並且經常斷線。

雖然如此,中國華威公司早已在古巴部署,靜待一場資訊革命,一定要搶頭彩。美國公司因美政府制裁政策,只能眼巴巴看著這個市場,無法行動。事實上,古巴上網服務如此落後,除政府對資訊的管制外,亦由於美國制裁導致網路技術有限制。零九年古巴緊密盟友委內瑞拉向古巴提供海底光纖技術和人造衛星,這個島國在資訊改革上才出現突破口。

現在,美古已復交,美國企業立刻湧到古巴搶奪市場,古巴到處大興土木。古巴人終有機會擁有手機及無線上網,以示與世界接軌,不過我仍懷念,古巴沒有手機的年代,一到晚上飯後,家家戶戶愛互相探訪傳達訊息,順道噓寒問暖,又不時交換物資,守望相助,十分溫馨。現在,他們寧願跑往公園投入個人網路世界,與世界接軌之餘,卻可能與鄰居脫軌,實在不無諷刺。

當外界向古巴打開資本主義的大門時,究竟古巴的社會主義遺產還剩下多少?

懷著要創造公平社會這一個革命理想,古巴人過去五十年挺著美國制裁而生存至今,這價值信仰令古巴人形成了一種團結倫理。當談及到西方對古巴缺乏民主的批評時,不少古巴人都會這樣辯解說,事實上古巴正在實踐,乃是一種參與式民主。過去古巴致力推動全民教育,提高人民的教育水準,這正好為參與式民主奠下基礎。

如果要數古巴革命帶來的社會建設,其教育發展的確令人刮目相看。在古巴,令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當地龐大的知識群,即使在街頭上,也很容易碰上能滔滔雄辯的人。

一九五九年古巴革命成功,教育即成為卡斯楚政府工作重點之一 ,即使在農村,哪怕只有一個學生,也不能剝削學童受教育的權利。據統計,目前古巴共有九十六間一個學生的學校,身體力行地向世界證明,他們的教育信念,就是一個不能少。

古巴全民教育令文盲降至零

古巴全民教育令文盲降至零

與教育一樣,醫療是古巴五九年革命成功後,也是革命的重要計畫。卡斯楚與他親密戰友切.格瓦拉表示醫療是人權,同樣一個不能少外。一位古巴婦女拉起上衣,告訴我,她剛做了乳癌手術,沒留痕跡,古巴醫術一流。她還說﹕「我們這裡採取的是預防醫療政策,國民都獲免費醫療檢查之外,醫護人員甚至住在社區裡,推動醫療教育,又提供免費定期防疫注射,令古巴人無懼因貧窮而影響健康質素。」現在「古巴醫生」已成為一個品牌,他們更走出古巴,往第三世界服務。

最有趣的是,古巴人窮但健康,因為除全民醫療服務外,還有有機農業。在蘇聯瓦解後,卡斯楚鼓勵城市農耕。農業部為了節省燃油,又鼓勵農民改用牛只耕種,以天然肥料代替高價化肥,結果古巴農業回到過去的「有機種植」時代。

卡斯楚經常一身戎裝,他禁止子女參政,而作為全國景仰的革命家後代,切·格瓦拉的兒女亦出奇地樸素與隨和,遠離貪腐,這就是古巴熱帶社會主義的特色,可是,到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在古巴的步伐似乎已感蹣跚乏力,僵化的官僚現象和差強人意的經濟發展,到了不得不求變的時候。

切格瓦拉(港譯哲古華拉)大兒子Camilo Guevera一派樸實作風

切格瓦拉(港譯哲古華拉)大兒子Camilo Guevera一派樸實作風

繼承卡斯楚任總統的勞爾,他一上任,即展示改革決心。但,古巴的改革不僅是自上而下的。在古巴社會其實已存在著一股強烈的改革訴求,特別是文化人與年輕人。

古巴知名詩人洛佩茲(Cesar Lopez)於零六年曾在一個公開場合,批評政府對文藝政策以及表達自由的限制,還要求政府保證不再重複一九七零年代時打壓文人的政策,當時馬上贏得全場雷鳴般的掌聲,在座的文化部部長普列多(Abel Prieto)不但沒有發怒,反而鼓掌以示欣賞詩人的敢言真誠。原來普列多本身亦是作家,態度開明,他能成為部長,也顯示著古巴求變的一面。

當古巴面對市場的招手,她將如何走具有古巴特色的社會主義?革命不一定浪漫,回到現實層面上,它總是令到我們輾轉反側。

噢,古巴的音樂又在我耳邊響起,竟然夾雜著卡斯楚的話語聲。他早前回應奧巴馬的訪問,認為奧巴馬充滿和解的言辭是「糖衣炮彈」,並指這些言論會讓古巴人民突發心臟病。

薑是愈老愈辣,卡斯楚可謂是當今世上僅存的現代革命家,豐富的經歷令他看到奧巴馬訪問背後的企圖嗎?就是不僅如奧巴馬自己所說這般簡單,要在美洲大陸埋葬冷戰的殘餘。

當然,美國對古巴的封鎖政策在後冷戰時期已不合時宜,同時招來國際話柄,但我看美國向古巴伸出橄欖枝,除可讓美國完全融入拉美地區外,還有另一原因,就是沖著中國和委內瑞拉而來。

自1998年拉美向左轉,反美最落力的委內瑞拉,乃是古巴最親密盟友。可是委內瑞拉在近年全球石油戰下,經濟奄奄一息,反對派乘勢咄咄進逼。雖說委內瑞拉左翼政府政策有缺失,加上強人查韋斯離逝影響到左翼陣的凝聚力,但經濟如此迅速下滑,社會亂作一團,美國在當中不是沒有功勞的。

委內瑞拉是古巴親密盟友

就在去年油價戰處於高峰時期,下滑的油價正衝擊委內瑞拉國庫收入,令社會建設停頓,但美國卻借機對委國推出新一輪制裁,並加大對該國反對派的援助。十多位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連署批評奧巴馬該項政策,指有違人權,而且窒息了對話空間。

趁你病,取你命。此刻奧巴馬欲以與古巴復交,來淡化委國在古巴的角色;更何況委國以廉價石油作為支援古巴的能力,已隨油價下跌而有可能無以為繼,到時美國加大古巴對其的經濟依賴,亦未可逆料。

還有中國,中國與古巴近年愈走愈近,而且其經濟影響還伸延到拉美其他地方。正所謂拉美向左,中國在該地區就形勢大好,這一切看在美國眼中自然不是味兒。美國老遠重返亞洲圍堵中國,卻無法阻止中國在其「後院」壯大。不過當美古巴復交後,則有望美國國會通過解除禁運,到時美國企業可自由投資古巴,在經濟上希望一挫中國在拉美的銳氣,這正是美古復交的玄外之音。

中國在古巴有大量投資

中國在古巴有大量投資

古巴將會怎樣變?大家都非常感興趣在看。另方面,儘管古巴在政策上有失誤,政治上有獨裁色彩,人民對生活有不滿,外界對古巴總是充滿疑惑,但古巴人卻永遠熱情地跳著革命的舞姿,告訴世界,他們是與別不同的。

 

(本文於破土首發,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責任編輯:江下村)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