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三國之地防川談到沙頭角禁區開放問題

2019/4/29 — 16:00

位處中、俄,朝鮮三角交匯之處,防川極具戰略意義(作者網誌圖片)

位處中、俄,朝鮮三角交匯之處,防川極具戰略意義(作者網誌圖片)

三月底為了觀察難見的海鳥,去了一趟朝鮮(香港俗稱「北韓」)東北部的羅先地區,途中經過吉林省琿春市,順道沿着圖門江往下游走,去了中國最接近日本海(韓國稱為「東海」)的地點:防川,這裏中國領土成長條帶狀,終端防川離海直線距離約十公里,沿圖門江出海約十多公里,歷史令中國人來到防川便要止步,望海興嘆。

站在防川的觀景台上,望向東南,正前方是號稱「東方第一哨」、白色的中國邊防哨站,左方是俄羅斯,右方是朝鮮,一道鐵路橋跨過圖門江,連接俄國和朝鮮,因為中國領土差點才到海邊,成就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前幾天乘火車經過這裏前住海參崴,會見俄國總統普京。

防川觀景台前的三國形勢

防川觀景台前的三國形勢

廣告

東方第一哨位於軍事禁區之內,離開邊境鐵絲網只是幾步之遙,位置十分敏感,有車路連接到軍營前方的外圍鐵絲網,閘口由軍人駐守,觀景台位於閘門之外。

廣告

A:觀景台ㅤB:軍營ㅤC:東方第一哨

A:觀景台ㅤB:軍營ㅤC:東方第一哨

B:軍營ㅤC:東方第一哨

B:軍營ㅤC:東方第一哨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景區與軍方協調了一個安排,讓遊人乘坐景區車輛,前往該處參觀當年界定中俄邊界的「土」字碑,認識十九世紀中國失去出海口的歷史背景,達到旅遊學習的目的,車輛穿過閘口進入禁區時,軍人查看身份文件,有一定程度的保安,但沒有對遊人造成甚麼障礙。

這個安排令我想到香港的邊境禁區沙頭角的閉塞情況,目前路過沙頭角前往碼頭乘船前往荔枝窩村,由於經過禁區,不論去荔枝窩探親、工作、考察、旅遊,都必須申請「禁區紙」,不知何故,近年發出禁區紙出現愈來愈收緊的趨勢,不接受「旅遊」為申請理由,有原居民村民擔保也沒用,考察也有被拒絕的案例,最令人氣餒的是:去年前往荔枝窩修建村屋的工人的申請等了很久才批出,工程延誤令復村的進度拖慢,也令人擔心將來村民回鄉建設會困難重重。

香港沙頭角的形勢對比防川的敏感三國位置,顯然單純得多,連防川都能夠為了促進旅遊教育而協調得出進入軍事禁區的便民安排,沙頭角也應該能夠找到不破壞保安而又便民和促進偏遠鄉郊發展的方案,讓人們不必申請禁區紙而可經過沙頭角碼頭進出荔枝窩村和周邊的村落。

呼籲香港政府參考防川的例子,早日為進出荔枝窩村的人們提供方便程序,免禁區紙經過沙頭角範圍前往碼頭登船。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