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全球大衰退到長期蕭條

2015/7/21 — 12:45

【文:邁克爾.羅伯茨 (John Michael Roberts);譯:宋陽旨】

破土編者按:本文對全球金融崩潰和資本主義經濟大衰退的原因進行了梳理,認為這場危機並非資本主義新發展的產物,即並非金融資本全球化並佔據資本主義經濟主導地位的產物,而是一次仍然符合馬克思理論的盈利能力危機。馬克思的危機理論認為,資本主義危機的 最終原因在於資本主義的生產過程,尤其是其謀求利潤的生產。本文還分析了大衰退對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產生的巨大影響,並對未來全球經濟是否將經歷另 一次衰退作出了設想。本文轉自《國外理論動態》2015年第二期,原載英刊《國際社會主義》2013年秋季號。

現在距離首次出現全球金融崩潰和大衰退的經濟動盪跡象已經有6年了。2007 年9月8日,法國巴黎銀行宣佈將關閉美國的兩個按揭抵押債券基金並將蒙受巨大的損失。不久之後,美國和歐洲的其他銀行宣佈了類似的損失。自2007年10月以來,證券市場開始猛跌。

廣告

之後,全球範圍的銀行紛紛遭受損失,美國和其他發達資本主義經濟體繼而陷入了持續18個月之久的大衰退,從2008年初到2009年中期。

大衰退的原因

廣告

資本主義的這種暴跌被稱為大衰退,因為它的確是「巨大的」。實際的暴跌要大於自1929―1930年 大蕭條以來有記錄的一切,並且它在全球範圍內擴散的範圍比大蕭條要廣泛得多。

世界貿易崩潰了,失業率也急劇增加,不過對資本主義來說最嚴重的是投資的崩潰。

利潤大都迅速下降,尤其對金融部門來說,從20世紀90年代到2007年,發達經濟體的金融部門佔有巨大的利潤份額。2007年超過40%。的美國企業利潤流向金融部門,1980年,這一資料僅為10%。現在,這一份額急劇下降。

金融部門已經陷入了困境,並且困難重重。由於它是資本主義體系如此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尤其是在美國、英國和歐洲,因此,如今它威脅要通過一系列破產和倒閉以擊倒資本主義的生產部門,政府不得不行動起來,辦法是利用政府貨幣資金幫助銀行、抵押放貸者和保險公司擺脫困境。這些資金部分來源於對工資收入者更高的稅收籌集,但主要來源於借款籌集,換句話說,即向國家養老基金和陷入困境的銀行及保險公司出售政府公債。

當然,有些銀行被允許破產(貝爾斯登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公司),但大部分都被挽救了。尤其是美國國際集團(AIG)這一全球性保險公司,它為所有銀行和對沖基金投機者對抵押債券和其他虛擬資本「創新」形式的衍生物的投機所產生的一切損失承保,該公司接受了大量捐贈。這全面體現在該保險公司對高盛等銀行的投 機性投資的損失的賠償上。因此,納稅人最終要完全補償大銀行因其自身的魯莽和 貪婪而導致的損失。

金融部門借款並將其貸給家庭,用於刺激美國和歐洲的資產泡沫。當該泡沫破 裂時,銀行就會深陷困境,而它們的債務將不得不由國家來買單。接下來,銀行可以犧牲納稅人,以對其無價值的資產去杠杆化,而家庭則拖欠其抵押貸款。因此,債務包袱從家庭傳至銀行,又傳至政府。

政府債務迅速上升至二戰以來前所未有的水準,不僅某些國家如此,幾乎各國都是如此。在可預見的未來,債券持有人(銀行等)債務服務費用的增加使得納稅人,尤其是工資收入者,現在面臨巨額的帳單。為了給「經濟救助」提供資金支援,政府預算赤字迅速增加,但是,同樣隨著經濟大幅縮水以及失業率急劇上升,稅收收入迅速減少,而福利支出驟增。

支持資本主義的政府決定降低這些赤字並縮減新債務的規模。因此,大衰退一結束,它們就開始推行我們現在所謂的「緊縮」計畫,旨在大幅削減政府開支,尤其是政府服務、雇員、投資和福利開支,以各種形式提高工資收入者的稅款,同時通過延遲退休年齡、延長服務時間和提高貢獻率來減少國家養老費用。

對凱恩斯主義者來說,無論是「動物精神」學派還是金融不穩定性學派(海曼·明斯基),資本主義的缺陷僅僅在於金融部門。相反,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危機的最終原因在於資本主義的生產過程,尤其是 謀求利潤的生產。利潤率隨著資本主義的 積累而呈下降趨勢,在這一規律的基礎上,馬克思發展了一種危機理論。

簡而言之,這一規律認為,資本主義的發展,與可變資本(在雇傭工人工資 上的投入)相比,不變資本的數量(在設備、工廠和技術上的投入量)趨於上升。 由於用可變資本(工資)購買的勞動力是資本中唯一產生剩餘價值的部分,因而相對于資本家的投資總成本,剩餘價值量下降了,利潤率也因此下降了。正如馬克思 所說,這種趨勢可以被抵消。存在許多抵消因素(迅速上升的剩餘價值率或生產資料的顯著貶值是最重要的兩點),但馬克思指出這種規律「本身」(這種趨勢)將最終壓制住那些抵消因素。經濟體的利潤率終將下跌,生產危機終將發生。

這並不意味著金融部門,尤其是信貸的規模和運行,在資本主義危機中不起任何作用。相反,信貸和虛擬資本(馬克思稱之為對股票、債券和其他形式的金融資產的投機性投資)的增加恰好彌補了實際 資本積累中盈利能力的下行壓力。

從1947年到2011年,美國的盈利能力顯示出一種長期的下降趨勢。從1947 年到1965年,盈利能力很高,雖然50年代有所下降,但整個60年代中期則非常穩 定。之後,美國經濟進入了一個盈利能力的低谷,即一段危機時期,最終在80年代初的深度衰退中跌至最低。在那之後,盈利能力有所上升,雖然未恢復到60年代的水準,但是仍然較高。這就是所謂的新自由主義時代。1997年,盈利能力達到峰值,雖然21世紀早期有另一次由信貸繁榮驅動的盈利能力的爆發,但正是在這種意義上,新自由主義時代在20世紀90年代末走向了終結。

通過測量不同時期利潤率的變化,我們可以總結出美國利潤率的變動。1947 年到2011年,美國利潤率下降了超過 30% 這一下降大部分發生在1965-1982 年,其間利潤率下跌了20%。之後,在1982-1997年期間利潤率復蘇了接近20%。自那以後,利潤率下降了約9%(到目前為止),僅為前一個下降階段的一半。隨著2005年以後盈利能力的下降,實體經濟的利潤率無法維持虛擬資本的巨大擴張。最終,房地產和金融部門(資本主義投資的主要非生產性部分)停止了繁榮發展並徹底逆轉。

實際上利潤率的下降趨勢推動了不動產、信貸和證券市場的投機。如果資本家無法製造足夠的盈利商品,他們就會試圖通過股票交易、購買各種其他金融產品或購買不動產來賺錢。資本家幾乎同時經歷了利潤率的下降,因此他們全都在同一時間開始購買這些證券和資產,從而抬升了它們的價格。

貨幣流入經濟的金融和投機部門實際上是對生產部門利潤率下降的一種「逆向」回應。在貨幣權力機構將基本利率保持在低水準並刺激信貸的幫助下,一段時間內,這些非生產部門可以產生更高的利潤率。當證券和資產價格上升時,每個人都想購買,泡沫因此而擴大。但是,當投資者意識到這些資產並不值他們所付出的價錢時,泡沫早晚都會破裂。加上已有的債務水準,崩潰才會加劇。

基本難題仍然是利潤率的下降,它減少了投資需求。如果基礎經濟是健康的,破裂的信貸泡沫不會引發危機,或者僅僅會引發一場短暫的危機,例如 1987年證券市場的泡沫破裂並未引發隨之而來的生產危機。如果整個經濟是健康的且利潤率較高,那麼源自支付貸款利息的收入將以一種或另一種方式被重新投入生產。

非生產部門利潤人為的和暫時的膨脹有助於維持資本主義經濟,同時能抵禦生 產部門利潤率下降的影響。但是,無法償還自身債務的負債者比例的增加最終導致了倒賬和金融部門危機的爆發。在資本主義社會衰退對於糾正和逆轉下降的利潤率和利潤額是必要的。

一些馬克思主義者認為2007年的信貸恐慌和隨後的大衰退不是一種典型的馬 克思式的盈利能力危機,馬克思也可能認為這場危機的原因是金融性的。但實踐經驗證實這是一次符合馬克思的規律的盈利能力危機。恰好在始于2007年夏的金融危機之前,美國經濟的利潤率開始下降。2005年,按照馬克思主義的方法所計算的利潤率實際上達到了24.8%的峰值,並於2008-2009年下降了3個百分點,跌落至低谷。企業稅前利潤額在2006年第三季度達到16.55億美元的峰值在復蘇之前 的2008年第四季度下降了32%,跌至 11.24億美元的低谷。與此類似,2006年第二季度,美國金融部門的國內利潤達到 4470億美元的峰值,2008年第四季度則下降了73%,跌至1220億美元的低谷。但是,非金融部門的國內利潤也驟然跌落,2006年第三季度達到9880億美元的峰值,之後在2009年第一季度跌落至6290億美元(下降了36%)。無論你想用什麼方式測量,盈利能力或利潤額都恰好是在金融危機開始之前下降的。因此「過度信貸」、證券市場投機以及虛擬資本以各種新穎、奇特的形式的擴散都是對經濟中生產部門盈利能力下降的回應。它延遲了這場無法避免的危機,但最終使得危機更深入、更持久。

有些人認為,這場危機是資本主義新發展——金融資本全球化及其如今佔據了 資本主義經濟的主導地位——的產物。目前,危機可以單獨發生在生產部門中並引發經濟衰退。他們認為馬克思的盈利能力法則不再適合。但是,金融全球化並非新生事物, 1875年,銀行家卡爾·馮·羅斯柴爾德曾將銀行業的崩潰歸因於「整個世界變成了一個城市」。證券市場、信貸與實體經濟的相互依賴不是新生事物。

確實,由於金融和保險的因素,美國國內總收入的份額從 1947年的 2.3% 上升到 2006 年的 7. 9% 。但是, 如果它已經擴散了60年而沒有引起像2008年那樣規模的危機,那我們能說金融部門的增長是大衰退的原因嗎?

大衰退之後,長期蕭條

自 2009 年大衰退的低谷之後,主要資本主義經濟體經歷了與以前的衰退相比最疲軟的復蘇。從 2009 年中期的大衰退低谷恢復到衰退之前的經濟增長率,所花費的時長是戰後其他衰退的3倍,至少在美國是如此。實際上,之前的增長率仍未被修復。

此外,美國經濟承受的 GDP 損失可以通過比較「如果經濟增長率從 2008 年持續至今可能會產生的 GDP 總量」 與「實際發生了什麼」 之間的差異來衡量。在大衰退及隨後乏力復蘇中,美國永久損失的GDP 超過 22% ,比 1980—1982年的二次衰退中的損失還多在大部分案例中,衰退或暴跌最終降低了生產成本,使資本充分貶值,以抬高那些仍然存在的資本主義企業的盈利能力。

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中衰退的「目的」。失業降低了勞動力成本,破產和收購降低了資本的費用。於是,工商企業逐漸開始擴大再生產,並最終開始投入新資本,重新雇傭那些馬克思所謂的失業的「勞動力後備軍」。這促進了對投資性商品的需求,最後,工人們開始購買更多的消費品,復蘇開始實現。

但是,這次事情有所不同。工業、建築業剩餘產能的威脅以及企業、政府和家庭等的負債程度使復蘇遇到了阻礙。工業產能過剩仍然比之前的危機過後要高很多。在 2010 年一次合理的復蘇之後,主要資本主義經濟體的增長率減緩至 2%以下,美國經濟目前年增長為 1. 4% ,歐洲地區為負增長,而英國勉強在 0 以上。甚至所謂新興資本主義經濟體的增長 2012 年也有所減緩。以實際價值計算,世界經濟每年增長僅剛剛超過 3% ,如果考慮到人口增長,那麼全球人均 GDP 的增長低於2%。

最近幾個月,世界證券市場正朝著新高峰發展。這意味著最終主要資本主義經濟體正在開始一段持續創造就業增長的時期嗎? 並非如此。自 2009 年中期大衰退的低谷以來,美國資本主義經濟表現得最好。但是,即使在美國,實際 GDP的增長也欠佳。2013年上半年,實際 GDP 的增長僅超過上一年1.4% ,而失業率仍保持在 7.8% ,正好超過衰退前的水準。最重要的是,在美國達到工作年齡的成年人中,勞動力的比例正在縮水。大衰退期間及之後,「勞動力後備軍」急劇增長,沒有逆轉的跡象。

另一次暴跌?

要「淨化」 資本主義經濟體過多的債務和過多的低效僵屍企業, 有必要來一次新的暴跌。右翼的《城市早報》( City A.M.) 將英國經濟中的難題描述為: 「一大批僵屍公司仍沉溺於近乎零利率, 壓低生產率,並且妨礙了一次熊彼特式的資本和勞動力的創造性破壞和再分配過程。 」 英國的中小企業大部分都已經變成了僵屍企業或類似企業, 只是創造出了能夠維持勞動力和支付債務利息的收入, 但卻不足以去杠杆化或進行投資。小企業的生產率已經驟跌。

因此,與對資本進而對增長帶來的潛在收益相比, 目前低增長的世界部分地反映了仍然較高的債務水準給借貸成本帶來的負擔。衰退使有形的和虛擬的資產貶值的作用尚未顯現。如果利率開始上漲, 可能很容易會引發一次新的衰退,因為支付企業和政府債務的費用將上升至無法支撐的水準。

還需要多少去杠杆化呢? 作為全球GDP的一部分, 全球流動性在始於 20 世紀 90 年代中期的信貸泡沫中突然起飛。信貸危機和大衰退之後, 所有虛擬資本的流動已經趨緩。全球流動性占 GDP 的比重仍保持在11%左右,超過信貸泡沫前的趨勢線。按目前的速率,至少要到2015年才能擺脫剩餘的過量虛擬資本,這可能只能通過生產領域的一次新的全球衰退才能實現。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