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公關災難看言論自由

2016/2/2 — 13:45

剛過去的週末,一宗「公關災難」吸引了不少網民的眼球。(Shaun Ho facebook截圖)

剛過去的週末,一宗「公關災難」吸引了不少網民的眼球。(Shaun Ho facebook截圖)

剛過去的週末,一宗「公關災難」吸引了不少網民的眼球 – 事緣某大品牌相機公司在社交媒體舉辦一個攝影比賽,但其中一幅得獎作品則備受非議:畫面攝得在一條逃生梯的盡頭,剛好有一架飛機飛過 – 攝者稱這是驚鴻一督,可遇不可求;但有細心的網友就指出,圍著飛機的,明顯有個白框 – 亦即,有以photoshop加工之嫌。事件引發網民熱議,網民更用上該逃生梯作背景,配上不同的改圖 – 喇嘛玩過山車有之,天線得得B有之,玩一字馬的麻甩佬有之…總之你想得出都有;改完圖還不忘恥笑一番,留言如同暴發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百花齊放的可愛

在不少人看來,網民的批評和這些惡攪,是一種「麻煩的異見」 - 不過轉念一想,除了一些漫罵者外.,有些肯花時間去批評的人,都是出自真心 – 正如當天筆者看涉事照片的留言,從留言看出,不少留言者皆是對攝影具熱誠的人。而難得,相機公司在星期六(香港時間)下午發出聲明,承認不足,稱讚留言網民的創意,而其facebook管理書逐一幽默回應網民的創意改圖,實行與民同樂;而網民也不斷發揮其小宇宙,繼續改圖留言;改者高興,看者開心,一個快樂的週末就此過去。

廣告

就是容許這些創意和「異見」,百花方得以齊放,創意方能繼續滾動。反觀有些政府,動輒將一些書列作禁書,動輒將一些字詞列作敏感詞,然後,透過不同的手段製造白色恐怖,希望這些「異見」絕跡。其實在言論自由的空間中,應該無書該禁,無詞該敏感,創意才得意發揮;事事設限,動輒過敏,創意的土壤如何培養?

香港,言論自由?

廣告

但這卻正是香港面對的困境;香港的言論自由雖然受到基本法二十六條以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所保障,然而卻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些詞語成了「敏感詞」,有些議題也愈變敏感 – 例如「平反六四」;早前有報導指有商場舉行活動,有市民希望於燈飾寫上「平反六四」卻被拒:「工作人員一睇到就話唔可以寫呢個,話太政治敏感,仲即時刪除咗。」(2)

言論自由的空間得來不易,綜觀世界多國和地區包括南韓、台灣,都是經過人民多年抗爭才得來的成果,而有不少國家,連人民以嬉笑怒罵的方式發聲都不允許 – 就算在不少人眼中看似發展得相當「成功」的新加坡,其政府似乎也沒有有容乃大的氣量,去年判處在網上發表諷刺李光耀的影片和改圖的少年Amo Yee入獄四週;與新加坡相類的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認為「笑」是對抗政府最佳的武器,而繪出大量諷刺政府不公義的漫畫,深受民眾歡迎;然而他卻因此多次遭到馬來亞政府以《煽動罪(Sedition Act)》起訴;去年更因幾幅支持反對黨領袖安華的漫畫而再次被起訴,更有可能被判處長達43年的有期徒刑。

反觀香港,我們的言論自由受法例保障,我們明明可以享有容讓百花齊放的空間 – 這本該是我們比新加坡優勝之處。所以若真有無形之手在阻撓市民行使言論自由,也得要向其說不;香港,該當百花齊放,才是真正的國際大都會!

 

參考資料:

(1) 蘋果日報:太古城中心天燈活動 疑政治審查禁寫「平反六四」

(2) Metro (Uk) Nikon awards prize to photoshopped image, internet responds accordingly

(3)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以笑抗爭,卻被以笑入罪 – 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4) 國際特赦組織:Malaysia: Drop charges against cartoonist for twee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