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另一個角度看越戰,讀陳加昌的《越南,我在現場 — 一個戰地記者的回憶》

2018/4/9 — 9:55

中學時,世史教科書講越戰,只用一兩頁紙輕輕帶過,大意是南越吳廷琰是極權政府。越戰在美國是大事,荷里活主導世界電影市場,相關主題至今仍然不絕,自然產生觀眾求知慾。過往看過的東西方著作,不是大陸的一味歌頌胡志明,就是台灣出版,「論證」他是台灣人的笑話書《胡志明生平考》。由於南越政權在西方名聲不好,而且,上世紀反越戰情緒下,對她也不乏批評。今天介紹的,是新加坡記者陳加昌的回憶錄,他幾乎整個越戰都在越南,與南越政要有深厚交情,而且他是新加坡人,既有東方人視角,又沒有國共包袱,令吾人可以用另一角度看這段歷史,故介紹此書給讀者。

首先,顧書名義寫文章,全書篇幅最多,當然是越南,作者先講日本離開、國軍駐越、法軍重來、奠邊府戰役及往後的日內瓦會議,寫出這些史事時,也因年月過去,不少檔案可閱,道出當年和談各國的考慮因素,特別指出中國為顯得自己「強大」,既不輸人,也不輸陣,故意派超過二百人代表團與會。美國怎樣既不想承認中共合法地位,又不能不讓中國參與。用淺白文筆,道出國際政治外交的複雜性。

今天吾人常說大陸像《1984》,其實單是當年會議,中國二百人代表團,除了上面的表達強大外,就是分成三批人,第一批是代表,第二批負責監視他們,第三批則是監視第二批人。兩重看管,提防叛逃,防自己人的心,像極今天的北韓。

廣告

教科書寫得很簡單,就是美國派兵參戰,陷入泥沼之類。其實美國正式派兵,是在吳廷琰兄弟死後發生。吳廷琰在位時,美國派出的,是軍事顧問團,作戰仍為南越軍人主導。越戰嚴格來說,是越共起義或叛亂,又可以說北越正規軍潛入越南,不宣而戰,定義比想像中複雜很多。

對於吳廷琰,教科書只以極權獨裁政府交代,關於其政績,完全沒有談到。作者道出他由美國送回越南當廢王保大首相,由沒有自己兵力,到清除和好教等武裝部隊,安置北越到來以十萬計逃避共產黨迫害難民,禁鴉片煙與娼妓。這些,教科書連提都沒有提。他固然是獨裁者,但政變被殺後,竟然沒有人拿得出他貪污的證據。一些網路文章只引用吳的「把南越獻給聖母瑪利亞」一句斷章取義,作者則羅列出國會議員、內閣、軍方將領,佛教徒所佔比例皆過半。

廣告

被西方,甚至今天中共媒體,醜詆至不似人形的「第一夫人」陳麗春,也和作者私交甚篤。她對僧侶自焚,固然有所失言,但在東方社會,儒家國度,敢提倡女權,主張男女平等,在當時實非常進步。

至於另一位名副其實的第一夫人,阮高祺將軍的老婆,都只是些情情愛愛八卦,在此不說。

對於越南的複雜政情,僧侶與吳廷琰的角力,軍人對政府的忠誠與背叛,數任軍政府領導人:阮慶、阮文紹、阮高祺、楊文明等的恩怨情仇,此書也描述得很詳盡。特別用阮高祺的口提到越南僧人釋廣智「不是僧人,而是政客」。講出歷次僧人與學生遊行示威,及停不了的軍事政變。絕對可以推翻越戰電影《天與地》帶來的複雜簡單化印象。

越共以中共為師是常識,北越間諜在越戰時,超過一萬人,沒有可能全部詳述。作者集中兩大意想不到者:范春安及范玉草評論。前者為當時西貢知名記者,後者為南越軍官,深得吳廷琰信任。

和國共內戰時國民政府一樣,南越政府和西貢新聞界都萬萬想不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全部在胡志明掌握之下,更想不到自己的好朋友,范春安在西貢淪陷後,出現在越共大會上。不過,作者對范春安,並無絲毫恨意,因為在美國離開時,他幫助過不少記者逃難,提出「美國是我敵人,但你是我朋友」這感動句子。至於范玉草,則只是簡單提到他在南越將領間製造矛盾,在此不贅。

上文提到的釋廣智與范春安,皆反對南越政府,或明或暗。然而,諷刺的是,南越亡國後,迎來的越共統治,都比南越可怕。

其時東南亞政局,也有簡單敍述,特別提到柬埔寨元首西哈努克親王對中國的複雜心情。西哈努克親中,人所共知,但他同時又不希望共產革命進入自己國家。相信他的心情,像極今天的親共華僑。

作者是新加坡人,之前看到楊天帥訪問石永泰,談到與香港同一條誹謗條例,該國法官會判李光耀政敵敗訴,是他們相信威權政治對社會的穩定作用。作者也不例外,認為南越進行政黨化嘗試時,批評政府者是「民主幼稚病」。這些不能不說是受時空影響的局限。

書名是一個戰地記者的回憶,當然談及新聞。上面提到對西方記者的批評,但同時也道出不止今天,上世紀傳播界也受截稿限期影響而失真。亦講到記者有外交官的權利,但沒有他們的顧慮。戰地記者首要條件是不怕死,但「死去的記者不是好記者」,因為死去了,便報導不了真相。讀來很容易令人有衝動加入新聞界。

此書講的,雖然以越南為主,但讀來親切,因為提到香港不下百次。美中不足處,是毫不掩飾對書中人物的感情,雖然論點有證據支撐,但很容易令人誤以為他為朋友開脫。如果對越南歷史沒有基本認識,很容易誤會。

誠意推介此書給讀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