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德國新天鵝堡看香港建故宮博物館

2017/1/6 — 18:01

左:德國新天鵝堡(資料圖片)

左:德國新天鵝堡(資料圖片)

【文:一讀者】

筆者曾經在德國南部住過半年學習德語,在這個巴伐利亞地區的許多城鎮都會樹立路德维希二世國王的頭像,可見他在當地人民心中的重要性。遊客必到的新天鵝堡正是由他構思和下令建造,當年為了建造他心目中的這個像夢幻城堡耗用了大量金錢、人力和物力,加上其他中由他構思興建的豪麗宮殿,幾乎掏空國庫,在他統治期間巴伐利亞的國力亦每況愈下。結果國王臨死前被軟禁,後來傳說他因精神失常投湖自盡。

今天不少人到新天鵝堡參觀,都會驚嘆路德维希二世當年夢幻又諷狂的構想。但如果當年這個建堡計劃(特別是城堡原意只是國王私用,不對外開放)要經人民諮詢投票,結果可能改寫。

廣告

筆者不是反對民主,只是認為在文化和藝術範疇上,有時確須要超越一般大眾的構想引導發展。

或者有人會質疑興趣建故宮博物館是為了加強國家意識的統戰工具,但背後動機和實際的結果是否就必然等同?

廣告

亦有人會質疑為何不改為興趣建一個以本土文化為主題的博物館,但它為何不能與故宮博物館並存?與其反對,為可不同時爭取博物館內同時亦有一個本地文物的別館?

又或有人會問故宮的文物如何能誘發本土的藝術發展,但可記得印象派的繪畫大師不是因為從日本浮世繪取得創作靈感嗎?許多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和想法不正是激盪暫新創意的最佳途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