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板門店通往平壤的路

2018/4/30 — 13:30

一件在南韓 DMZ 買的 T-Shirt,另一件 T-Shirt 則是在北韓平壤購買。兩件紀念品,標誌著兩國間的距離,原來是「這麼近那麼遠」。

回想起當年,我先從南方乘車由首爾經坡州到達板門店,望向北面的板門閣;後來,再轉一個大圈,從中國乘飛機經平壤,再乘多個小時的巴士,才能抵達那條分界線的北端,望向南方的自由之家。4 月 27 日全球目光再次注視著這條兩韓分界,看著金正恩與文在寅談笑風生地一起從南方一步跨向北方,其後再從北方一步跨回南方,歷史就在那兩步間徹底改變,而原來需要兜一整個大圈才能跨越的距離,那天都變成不再重要了。

曾經記得聽過有韓國朋友提起,為什麼在兩韓軍事分界線上,南韓一方面向著北韓的軍人,他們都有如電影《JSA 安全地帶》中飾演守衛著板門店軍人的李炳憲一樣,都是需要戴著太陽眼鏡?防太陽光當然是部份原因,但原來更深層的考慮,是因為避免南方軍人與北方軍人眼睜睜地對視彼此,而感到不便。因此,板門店過去數十年間,一直瀰漫着嚴肅的氣氛,而奉命在那裡執勤的南韓軍人,數十年來都不敢與隔對的北方軍人有任何眼神接觸。

廣告

但原來輕鬆洋溢的板門店,都不只僅是曇花一現在 4 月 27 日而已。曾經被稱作「板積橋」、「板門橋」與「板門平」的板門店,取名為「店」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它曾幾何時是位處於朝鮮半島內,一處提供客棧服務,給客人輕鬆一下的地方。十七世紀曾經來到朝鮮半島生活了 13 年的荷蘭人罕德列哈默(Hendrick Hamel),他在自傳《哈默漂流記》中曾經記下在通往漢陽(即今天「首爾」)的路途上,都有很多如休息站一樣的地方,供路客暫時休息。

到了朝鮮時代,板門店便成了從南方的漢陽通往北方義州的中轉站。當時,由漢陽通向開城與平壤,及後再抵達目的地義州的這條公路,全長約爲 400 多公里。路途遙遠,不少旅客都會選擇在板門店,或在開城這些地方,稍事休息才繼續上路。而朝鮮英祖時期一名叫宋相琦的官員,曾擔任使臣團一員,訪問過清朝。在他撰寫的《玉吾齋集》內,也有提起過在板門店看著夕陽睡意襲來的情境,證明當年的板門店,是一個叫路客放下心情輕鬆休息的地方。

廣告

後來,1592 年爆發的壬辰倭亂。為著避難,宣祖離開漢陽前往義州暫避,當時曾經記載過宣祖曾經在板門店一帶吃完午飯,才繼續趕路向北方逃難。今年的北韓領袖金正恩卻不同,他是在板門店與文在寅舉行首腦峰會,吃過午飯與並直至吃過晚飯後才回到北方,與當年的宣祖落荒而逃相形見拙。

現在的板門店已成為了兩韓兩地的邊界線,與當年作為連接南北公路的休憩站,大為不同。未知何年何月,板門店才能回到最初,變回兩韓交接原有的輕鬆場所?



---
參考:https://bit.ly/2I30RO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