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歐洲電力市場看開放電網的代價

2016/11/29 — 19:19

斯圖加特大學的調查發現,德國燃煤廠排放的微細粒子,數量可高其他歐洲國家五倍。

斯圖加特大學的調查發現,德國燃煤廠排放的微細粒子,數量可高其他歐洲國家五倍。

【文:岑悦君;圖:香港電台】

本港兩電的利潤管制協議將於2018年屆滿,環境局現正和兩電商討新的利潤管制協議。政府去年曾就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諮詢公眾三個月,除了提出將准許回報率由9.99%下調到6%至8%,開放電網也是討論的焦點。本港的電力市場一直由中電和港燈壟斷,近年社會有聲音要求開放電網,將原本由兩電包辦的供電和輸電分開,從而引入兩電以外的電力公司加入供電市場,以停止兩電繼續在無競爭、無市場風險的情況下賺取高回報的「准許利潤」。開放電網理應有助降低電價,為消費者提供更多、更好的能源選擇,然而這套理論是否適用於香港?或許可從歐洲開放電力市場的經歷看出些許端倪。

這家七十年代興建的德國燃煤發電廠,每年排放高達四千萬噸二氧化碳,當中夾雜各種重金屬污染物。

這家七十年代興建的德國燃煤發電廠,每年排放高達四千萬噸二氧化碳,當中夾雜各種重金屬污染物。

廣告

面對高昂的電費,不少基層市民到食物銀行領取食物的同時,也會留在中心取暖,省卻開暖氣的開支。

面對高昂的電費,不少基層市民到食物銀行領取食物的同時,也會留在中心取暖,省卻開暖氣的開支。

廣告

可再生能源生產商加入競爭

1996年,歐洲在的能源市場正式自由化,能源公司陸續由國營轉為私營企業。電價水平從此緊隨市場趨勢,國家控制下的穩定價格不再復見。然而,正當歐盟決定開放電力市場之際,全球暖化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各國不能再像以往般無止境地採用化石燃料發電。1997年,184個國家簽訂《京都議定書》,共同承諾著手減少排放溫室氣體。為求達到目標,各國進行能源轉型,減少使用化石燃料,轉為使用環保的可再生能源,這個背景便成了可再生能源生產商加入自由市場的契機。

德國有煤礦公司為了採煤,不惜遷拆地下有褐煤的村落。

德國有煤礦公司為了採煤,不惜遷拆地下有褐煤的村落。

二十多年前,由戴卓爾夫人領導的英國政府,推動歐洲能源市場自由化。

二十多年前,由戴卓爾夫人領導的英國政府,推動歐洲能源市場自由化。

德國再生能源法案起草人漢斯 - 約瑟.費爾指出,可再生能源法案令數以百萬計市民可以自行發電。

德國再生能源法案起草人漢斯 - 約瑟.費爾指出,可再生能源法案令數以百萬計市民可以自行發電。

計算錯誤    被迫走回頭路

在云云歐洲國家之中,德國最積極推動能源轉型,以為能源從此潔淨又廉價,卻諷刺地成為全歐洲污染水平最高的國家。德國政府在2000年推出名為Energiewende的能源過渡計劃,逐步廢除核能,轉為使用風力、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政策推出不夠十五年,可再生能源佔德國全國能源生產量高達28%。可惜亮麗的成績並不持久,可再生能源的供應並不穩定,加上福島核事故令德國提早完全廢核,結果德國居然以最不環保的方法 ──燃煤,來取代關閉了的核電廠。德國走上燃煤發電的回頭路,空氣污染嚴重,碳排放亦上升,電力公司為了採挖地下煤礦而摧毀大量林木,甚至迫遷居民。 而且為了推動發展可再生能源,政府大力補貼生產商,成本最終以稅收方式轉嫁至國民身上。現時不但有500萬個德國家庭面對電費壓力,全國也因此付出環境及健康代價。

德國急進的廢核政策,導致走上燃煤發電的回頭路。

德國急進的廢核政策,導致走上燃煤發電的回頭路。

德國燃煤發電造成的污染,可導致人類平均壽命大減。圖為Garzweiler露天礦場。

德國燃煤發電造成的污染,可導致人類平均壽命大減。圖為Garzweiler露天礦場。

為了開礦,萊茵河區的森林成為了犧牲品。

為了開礦,萊茵河區的森林成為了犧牲品。

政策立場搖擺    扼殺競爭

可再生能源生產商加入能源市場,引發新舊能源公司之間的戰爭。2005年,西班牙政府鋭意推動能源轉型,目標是2010年西班牙有12%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當時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似是一帆風順,政府為吸引國民加入成為太陽能生產商,承諾以高價向生產商回購環保能源,於是民眾紛紛以資產作抵押,投資太陽能板。豈料政府在2009年宣布調低回購價,而這項政令更是有追溯力,太陽能投資者不但賺少了,還要退回五年來政府「給多了」的差價,40萬投資者一夜破產,剛萌芽的可再生能源業也因此凋零。政府解釋,給予可再生能源投資者的補貼需要由消費者攤分,電費難免上升,在經濟上難以持續。而西班牙政府在同一時期對傳統電力公司的態度則截然不同,不但提供大筆資金以作過渡,而且事後也没有收回餘額,態度的差異令人困惑不已。實際上,西班牙的傳統大型電力公司和政府官員的關係千絲萬縷,每當政府高官離任,没多久便會成為電力公司的高層,予人利益輸送的印象 。

西班牙政府曾大力補貼可再生能源生產商,但數年後出爾反爾,令大批太陽能板投資者破產收場。

西班牙政府曾大力補貼可再生能源生產商,但數年後出爾反爾,令大批太陽能板投資者破產收場。

撇除電力市場新舊勢力的惡鬥,能源市場自由化是否真的有助減輕市民的電費負擔?法國電力集團(EDF)因應歐盟宣布能源市場自由化,轉型成為一家上市公司。從此EDF的營運方針猶如精神分裂,不再只是提供穩定而價格低廉的電力,還要顧及盈利和股東利益。EDF決定讓已經老化的核供電系統再維持運作40年,並且拒絕投資生產可再生能源。面對可再生能源生產商的挑戰,傳統電力公司惟有不斷提高電費以維持盈利。現時歐洲的普遍情況是基層市民為了節省電費開支,情願少用暖氣,去年英國因冷死的「 額外冬季死亡」人數就四萬多人。

西班牙電網公司前總裁豪爾赫.法布拉.胡戴認為,可再生能源並非令電價上升的原因。

西班牙電網公司前總裁豪爾赫.法布拉.胡戴認為,可再生能源並非令電價上升的原因。

綜觀歐洲的能源發展歷程,由使用化石能源到逐漸採用可再生能源發電,這是一個大躍進,也是全球趨勢,但最終能否普及,則要看既得利益者之間的角力及會否以小市民的利益為依歸。

歐盟的氣候行動及能源政策專員諷刺地由曾經擔任兩家西班牙汽油公司主席的卡內特出任。

歐盟的氣候行動及能源政策專員諷刺地由曾經擔任兩家西班牙汽油公司主席的卡內特出任。

--

香港電台台外購節目《金錢國度3》逢星期三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