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的烈火雄心(二)

2017/3/3 — 14:15

作者在二零一六年尾,正式成爲德國西南部城市奧芬堡消防員。

作者在二零一六年尾,正式成爲德國西南部城市奧芬堡消防員。

之前跟其他義工消防員談過,好像從來都沒有人想做義工消防員,而申請會被拒絕的。

毫無懸念,這一封信所給出的答案亦是正面,我在二零一六年尾,正式成爲奧芬堡的消防員。

繼成爲奧芬堡超過幾百個釣魚執照持牌人中,唯一一個香港人之後。我又再成爲奧芬堡消防處近百名消防員中,唯一的香港人(另有一個黑人和亞裔人,不過他們都是德國人)。

廣告

這件外套,除了印上奧芬堡的字樣,更是耐火,耐磨,極度保暖,價值不菲

這件外套,除了印上奧芬堡的字樣,更是耐火,耐磨,極度保暖,價值不菲

廣告

在還沒有接受申請之前,其實已經可以每個星期一到消防局看看他們的例行演習,不過沒有制服和訓練,還是不能落手落脚一起演習。等了幾個禮拜,終於可以領取工作服,比如說防火外頭,頭盔,手套。那麽在演習的時候,起碼可以幫忙,不用站在寒風中吹風睇表演。

每個消防員都會擁有一個Locker,用來擺放衣物和頭盔

每個消防員都會擁有一個Locker,用來擺放衣物和頭盔

第一次演習,是學習有火災的時候,如何鋪水管…意想不到,原來鋪水管,也大有學問。

第二次就是學習如何用液壓工具打開因爲意外而堆叠起來的汽車,把傷者拯救出來。雖然演習可以參與,但在四月開始培訓之前,都不可能參與任何救火活動。如果要駕駛消防車,雲梯等,更加需要參加更深入的課程。

這類液壓工具,可以輸出幾十噸的力量,把被困的傷者從扭曲的車廂中拯救出來

這類液壓工具,可以輸出幾十噸的力量,把被困的傷者從扭曲的車廂中拯救出來

在一月的一個晚上,我如常參加演習,今次的主題是普通救火的場景,假設消防中心内有一建築頂層有火災,有一個傷者(由另一個消防員扮演)在内需要被營救。應對方法是用雲梯救火,同時派一隊煙帽隊(Atemschutzgeräteträger)入火場救人。

我在旁邊食花生之際,突然有幾個全職消防員從指揮中心走出來,立時有一半的消防員,走入大樓。原來有火災警報,演習終止。我都下意識走到一邊,免得阻住地球轉。此時演習指揮官走過來,叫我跟正在出發的指揮官說,我要跟他們出車。我不解,因爲車内座位有限,一個還未接受過訓練的人,坐了上去,其實會令團隊的救災能力受到影響。不過指揮官堅持,所以我沒有想到太多,就坐上車。

如此,我就開展了第一次以奧芬堡消防員身份出車的經歷。

要背上這個黃色氣樽,成爲煙帽隊隊員,還需要另外的訓練

要背上這個黃色氣樽,成爲煙帽隊隊員,還需要另外的訓練

想上雲梯?又需要多一個機械消防員的培訓!

想上雲梯?又需要多一個機械消防員的培訓!

根據指揮中心的資料,發生火警的地方,是奧芬堡市中心邊緣的一個超市倉庫,我自己平日都經常到這間超市購物。不過就沒有留意超市後面占地極大的倉庫,那裏也停泊了非常多的貨櫃車,如果倉庫發生火警,也有可能波及這些貨櫃車,形成火燒連環船之勢。

重量數以噸計的消防車以最高速度出發,你想像一下,如果你在香港搭巴士,但司機用駕駛小巴的速度和方式來控制巴士,效果會是如何。但駕駛員實在沒有其他選擇,警報響起,車頂閃起刺眼的藍光,路上的汽車紛紛減速,開上行人路上,迅速爲消防車打開一條通道,在裏面看,真是充滿霸氣。每過一個急彎,都好像搭了一段過山車一樣。

我十分清楚,沒有通過消防隊隊員(Truppmann)的培訓,是不能夠參與救火工作的。更遑論入火場救人。所以不論火場火勢多麽猛烈,我能夠做的,頂多是幫其他消防員鋪排一下工具,拉一下封鎖綫之類。

大家可能經常見到消防車,但車内的佈局,可能還沒有留意過。消防車内是車頭兩個人坐在駕駛室,一個是機械消防員(Mechanist),一個是指揮官。後面就是其他消防員坐的車廂,裏面分成兩排六個座位,三個三個相視而坐,而爲免在車廂内的光綫影響到駕駛的消防員,後排的燈光是設定成暗綠色的。我對面坐的,都是煙帽隊的隊員,他們上過煙帽隊的培訓,在行車的時候,在座位上就已經要安排好所有設備,好等一到意外地點的時候,就可以攻入火場。我對面的消防員,原來也是第一次上完煙帽隊培訓之後出車,看起來有些緊張,帶起面罩上來也有些笨拙,我幫他拿著頭盔,好讓他空出雙手整理面罩。

三對三,座椅上直接安裝氣樽,一出發之後,就可以在車上準備一切

三對三,座椅上直接安裝氣樽,一出發之後,就可以在車上準備一切

這一幕,真是似曾相識,跟自己看過的戰爭電影中,士兵等待空降的時候,一模一樣。

其他烟帽隊成員,還要在此時分享他們過往救過衝天大火的經歷,談笑之間,真的好像那些身經百戰的士兵,跟人炫耀他殺敵無數一樣。我開始心跳加速,雖然我仍然是不能落場的菜鳥,但是我在編制上已經是消防員…我凝視窗外的風景,看不見有火災,但有很多聽到警報而出來圍觀的群衆,他們看到我,身穿消防員的制服,坐在消防車中,自然會認爲我是消防員。想像一下,我落車之後,人家見我在旁邊食花生,會有什麽感覺。

電影《The Edge of Tomorrow》截圖...這種場景,原來不是戰爭和科幻片的專利

電影《The Edge of Tomorrow》截圖...這種場景,原來不是戰爭和科幻片的專利

很快消防車就已經抵達警報地點…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