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香腸 — 用來說又如何?

2016/6/25 — 3:26

相信大家都有一個“典型”德國人的印象,啤酒和香腸。雖説是典型,卻也沒有錯。德國人的確很愛吃香腸,今次我想講香腸,但不是從吃的角度來説。反正我也並非食家,成千上萬的香腸,要講怎麽吃的話,留待食家去介紹吧。

記得有還在曼海姆讀書的時候,有一次下課,我把公司的電腦袋遺留在課室,走到校門外,才驚覺自己大頭蝦,冷汗直流,公司電腦不見了,可賠不起呀!疾步走了回去,下一堂的老師卻正在講課,我覺得不好意思,大庭廣眾走回去把背包拿回來。所以我問了一個坐在旁邊的德國學生:人太多了,我不好意思打攪其他學生 ,你可以幫我拿一拿我的背包嗎?

他望一望課室,的確很多人,回頭對我說:“你就走過去吧。”然後再說,“這不就是香腸吧。”(Es ist doch wurst.) 第一次聽到的時候,自然聽不懂,我唯有猜吧…既然香腸是德國國食,如果有一件事情,跟香腸可作比較,那麽一定是跟香腸一樣重要吧!我背包放著手提電腦,十分貴重,難道他已經打開了,看得到我的手提電腦?

廣告

往後知道,自己的估計原來也不是沒有根據。巧合地,德文也有另一個説法:Es geht um die Wurst. 直接翻譯的意思是“那是關乎香腸的事情。”起源於以前德國人進行各項比賽,勝出者很多時候都可以得到一串串的香腸作爲冠軍獎品,所以這個説法,的確代表十分重要的事情。比如老闆跟你談一個大項目,囑咐你不可出錯,事成之後,可升職加薪,他最後一定會跟你說一句:Es geht um die Wurst.

這個猜想非常正路,可是跟語境不符…他明明叫我直接走過去就可以了,我當下雖然迷茫,也快快走過去把背包拿起,迅速離開,免得打攪其他上課的人。
帶著疑問的我,後來查清楚了,才知道自己的猜測跟事實完全相反:“對我來説這是香腸。”這句句子不但不代表事情重要,而是代表事情完全不重要,即高登巴打常說的Who Fxxkin Cares的意思。

廣告

在德文世界,跟香腸有關的日常俗語,定語,還有很多。多介紹兩個:有armes Würstchen 和 beleidigte Leberwurst。前者廣東話可以翻譯成“慘慘豬”,後者可以翻譯成“無情白事嬲嬲豬”。直接字面解釋的話,前者是“慘情小香腸”,後者則是“受辱的肝腸”。

Würstchen,其實就是Wurst加-chen詞尾後的“指小”形式(Deminutiv)。比如廣東話也有“仔”一字。跟幼豬就叫豬仔,幼牛就叫牛仔一樣。或者在地鐵偶爾也有聽到人叫伴侶“豬豬”,曡字也自然是指小的一種。假設有一個小朋友雪糕失手掉落地上,雖然沒有哭,但肯定一副苦瓜乾口面。這個時候父母就會跟他說:Du armes Würstchen!

而beleidigte Leberwurst一字,前者beleidigt是形容詞,名詞叫Beleidigung,早陣子鬧得風風雨雨的波默曼下流詩風波,土耳其總理控告他的罪名就叫做Beleidigung,中文正式翻譯是侮辱。而作爲形容詞,則代表某人受到屈辱。而Leberwurst亦可拆成Leber和Wurst兩字,即豬肝腸。
 

豬肝腸,塞在腸衣中,食時刮出。

豬肝腸,塞在腸衣中,食時刮出。

豬肝腸是香腸世界中林林總總的其中一員,做法各地有所不同,大概都是把豬肉跟小量豬肝混合,打成膏狀,唧入腸衣或罐頭之中,有一陣過癮的濃厚血腥味。吃的時候,用刀一刮,搽麵包,配腌青瓜仔,味道一流。

而beleidigte Leberwurst一字,跟豬肝腸其實無關,衹不過代表某人無故黑面。又用細路作例子:小朋友要到超級市場買玩具,父母早就不答應,小朋友卻要扭計,扮傷心,嬲嬲豬。父母此時就會講:Must du immer die beleidigte Leberwurst spielen? “你係咪成日要扮慘情豬肝腸?”


另:私事繁忙,更新較慢,請見諒。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