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之一:A1C2馬拉松的開始

2016/9/8 — 18:45

位於Freiburg佛萊堡的歌德學院

位於Freiburg佛萊堡的歌德學院

上兩個星期,我在德國完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里程碑:應考歌德證書C2分級考試,或稱德語大文憑Geothe Zertifikat C2: Großes Deutsches Sprachdiplom。如果幸運之神有一路眷顧,讀寫聽説四份考卷都沒有失手的話(其實考試的時候感覺也穩妥),便可成功過關。這也是我久未更新博客的緣故。
這是登峰極至了。多麽有霸氣!
如果學習德文是一場挑戰體力的馬拉松,這個考試可以算是終點,最起碼對於我這個工程師而言,語言從來都不屬於强項,德文這個副業能夠去到這個高度,實在是超額完成。爲什麽我稱這個考試爲馬拉松終點呢?這個考試,是現有分級制度(歐洲共同語言參考標準CEFR,通常分成六個等級,從A1到C2)最高等級的考試。完成了這個考試,人家會說你的語言水平“近乎”母語人士。想超過這個水平的話, 便要跑去讀大學的日耳曼文學學位,這已經超過一般德國人擁有的語言水平了。
 

這是登峰極至了。多麽有霸氣!

歐洲共同語言參考標準,用來描述語言水平

歐洲共同語言參考標準,用來描述語言水平

廣告

維基百科有歐盟對於這個語言水平的描述,我轉載一下:能夠輕易理解任何吸收到的訊息,並且針對不同書面或口語來源做出大綱、重新架構不同的論點,提出的表達,自然而非常流暢,緊緊地抓住語言最唯妙唯肖的部分,更能在較為複雜的場合上辨別專業上細微的意涵。

廣告

聽起來好像十分架勢堂,這個描述不是給我用來曬命,而是給我寫這篇學習德文過程的文章一定牙力。我自己對於學習德文所持有的觀點,有一定爭議性,不接受我觀點的朋友,起碼要接受我得到的C2證書的事實。當然,人在高處,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雖然這個描述聽起來擲地有聲,可是相對一個母語講者,或者是對語言確實有深入認識的朋友,我的德語水平還是屬於凡凡之輩的水平。

說到底,我不是專家,德文對我來説最終極的身份,也跳不出溝通工具這個框架。我沒有讀過叔本華,沒有讀過康德,沒有讀過席勒,也沒有讀過歌德。很多朋友讀語言專業的,學的語言既廣且深,就是考試當天看見其他考生的語文能力(他們德語不一定比我好,但是能操四五種語言,每種都有近乎C2的水平),就令我膛目結舌。

不過,爛船都有三分釘,我雖然認爲自己德語的綜合水平,不會因爲擁有C2考試證書而有何保證,但我很清楚自己相比大部分德國人,也有一定長處:我對文法的理解,肯定比非德語專業出身的德國人好。這個很容易理解:打個比喻,我叫你解釋廣東話的文法,音調,如果你沒有學過的話,自然也不能解釋。學習外語,其實本身就要對這種語言有超越性的理解。

重回正題, 讓我開始寫一下自己學習德文的生涯吧!

時光回到大約七年前:在二零零九年,我考完了高考,考進了中大讀書,在宿舍認識了一個來自德國的女生…我不是票王鄺神,想寫的是祇學習德文的歷程...不過第一個接觸德文的原因,還是因爲追女仔。追得女仔,自然要面面俱圓。當時我在第二個學期已經跑去找中大的入門課程來讀。老師是一個挺有威嚴的中年人,在基爾(德國最北部的城市之一)讀過書。

Kiel基爾(利申:小弟沒有去過)

Kiel基爾(利申:小弟沒有去過)

畢竟都是六年前的故事,有關老師和學習過程的點滴,我都接近忘記得一乾二淨。祇有幾個畫面和幾句老師講過,後來又得到驗證的説話,留在記憶深處。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