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之二:中大流的第一滴血

2016/9/11 — 19:08

Der Die Das...德文有三個"性"

Der Die Das...德文有三個"性"

前言:第一篇“德文學習血淚史”勾起好多跟德文持續戰鬥中的朋友的興趣,所以有幾位朋友特地問我幾條有關學習德文的問題,比如:從某水平到某水平需時多久?學習德文有什麽心得?有什麽經驗之談?...這些問題我都會在這個連載系列提及,或者是另外開一個番外篇來回答,如果還有其他問題的話,歡迎在此或到石賈墨Facebook留言!

在中大的課程,作爲初學者,學習目的一律都是應付打招呼,自我介紹這些日常可能遇到的情景爲主。首要任務當然包括字母,發音這些極度重要的元素,而有關文法的主題就是系動詞的變格(即sein,英文的be),幾個簡單的動詞的變格,代名詞,詞的性。另外也會談及德國這個國家,有什麽文化特色,有什麽典型(Stereotyp)之類。比如說他們都會談及德國人喜歡吃香腸喝啤酒這些老土到不能再老土的德國人特點。

9Gag有人上網找"The most german picture ever",得出此圖,小弟都十分滿意...
 

我還保留了當時的考卷,原來我的考試成績不錯,差不多有九十分,現在翻看考卷,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不過我現在覺得,原來這份卷難度也不低,最後還有“作文”題,要寫一個互相介紹的對話,驚訝當初原來學得那麽深入…

廣告

考卷其中一頁,要做變格Konjugation...當時sprechen這個動詞的變格做錯了...

當時老師講過,德文的性(Genus)包括陽性,中性,陰性,是一個德文相對英文來説特有的文法(當然其他語言也有性別,比如說法文,雖然沒有中性,但也有陰陽之分)。他説記好詞性,沒有方法,唯一的方法是嘗試記憶,然後你會發現,過不了幾天,你要不忘記了,要不記錯了…不打緊,再記過,然後再錯,再學。如此重複三幾次之後,你就會自然而然記得這個字的性。他當時說這一句話的時候,我不以為然,現在才知道他所言非虛。到現在考得到C2考試,上曬岸,我還是要不斷跟詞性搏鬥,差不多在每段簡單的對話當中,都會懷疑自己將要說的某一個字的正確詞性,是否確實是心中所想的性…所以說德文把我搞成一個典型的男人,滿腦子也是“性”(唔好意思,爛咗少少)… 他之後也有跟我們分享一個小技巧, 可是這個小技巧其實十分膠:他說有人喜歡把德文生字的詞性用螢光筆表示出來。比如說陽性就用紅色,中性就用綠色,陰性就用藍色。這個技巧我一開始有嘗試用,但很快我便放棄了,根本不切實際,先不説你要每年要花在熒光筆上的支出會令你破產,更不切實際的是,你沒有這個心機每幾秒就劃一劃綫。還好他當時也說“有人”認爲這個技巧有幫助…看來他這個德文老師也老早便把這個所謂的技巧拋諸腦後。

自己一開始寫的筆記,還能夠看到所謂熒光筆學習法的痕跡

當我嘗試了這個顔色記憶法而失敗之後,我對於掌握學習德文的小技巧,有更深刻的體會,開始花時間去思考,什麽方法對於學習德文,如說記憶詞性,會有幫助。我很快就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方法。必須要學的是詞尾判斷規則,而其他沒有規則可學的,便要用某些通用的學習技巧,比如名詞視覺化,去幫助記憶。往後我跟其他人分享學習經歷,或者是跟其他人補習德文的時候,也必定會强調尋找自己學習模式的重要性,然後分享自己的方法,供其它人參考,我深信衹要你給初學者一個約略的概觀的話,每個人都很容易尋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技巧。

廣告

還有一個畫面,對我往後學習德文有很大的影響,當時的情況現時還歷歷在目…

好記得當初用für這個介詞(類似英文for)的時候,如果後面的字是陽性的話,冠詞要從der轉成den。這個規則根本就不複雜,我一開始就已經記得很熟,每次說für的時候,後面都記得留意冠詞。不過老師當時不肯解釋,他説:這個叫Akkusativ,初學者不會明白的,你還是省一口氣吧。到底什麽是Akkusativ,爲什麽冠詞需要改變串法等等問題,現在的我認爲,其實都很好解釋,就算是初學者也可以一窺究竟。可惜的是,這些很基本的問題,他都因爲我們是初學者,而不願意多作解釋。

冠詞變化表...身爲初學者,沒有人展示和解釋這個表給你聽的話,當然很難理解

我學習德語的頭一兩年都遇上這個令人懊惱的挫折:沒有人跟我解釋到底這個文法是怎麼去理解的,背後的原因,操作的方法,有什麼例外,統統都不明不白…變相就是摸著石頭過河,並且需要記憶很多很無味乾燥的規則。而我自己由於是讀理科出身的,都喜歡問為什麼。問不到原因的時候,我會很煩躁,而且有時候因爲死記會令人不耐煩,也就根本記不住。無可否認,語言有些時候是不能解釋的,我稱之爲“小明問題”,你問爲什麽德文有比英文多四個字母,不是三個,不是兩個,我不能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就好像問小明爲什麽叫小明一樣,答案永遠祇能是“因爲小明叫做小明”。但是在“小明問題”之外,其實有極大的空間可以去理解德文這個邏輯性如此高的語言。可惜,很多老師都把很多有意思的問題歸類成小明問題…這段時期對於我往後對學習德語的看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初學者一定要問自己的問題:作爲初學者的我,應不應該學習所謂的高階語法呢?這個語法本身有多難,我應否深究下去?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經歷和看法。我自己學德文的時候,會特別留意文法在學習語言的重要性。不過這個題目是後話,容後再談。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