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十) 打工的無「心」之失

2017/1/31 — 2:58

Gießen最美的,原來是火車站…

Gießen最美的,原來是火車站…

德國生活『三大殺手』已經約略介紹過,雖然以前有提及過賺錢這個問題,但是第一年的賺錢方法,都是打三幾次不成功的散工,還有做一次白老鼠而已。真正開始體驗德國打工生活,是第一年過後的第一個暑假,到黑森州Hessen内的“吉森”Gießen的一間工廠打工。

黑森州雖然沒有魯爾區Ruhr的整體經濟實力,但是也屬於工業實力雄厚的地區,有新聞報導指黑森州的經濟規模,比整個丹麥還要大。所以身處吉森之時,不要寄望有什麽好看的,就是工業區一個,遊客也絕少會到這個城市玩,而吉森也跟某些德國的城市有相同的問題:市中心好醜…很多德國的大城市都在二戰時被炸得稀巴爛,戰後的建築就會占據市中心的大部分面積,所以這個城市沒有像其他德國的歷史古城一樣,有一些中古世紀的小巷城堡,取而代之的是四五十年代的老舊水泥建築。

市中心的『景點』,稱爲Elefantenklo,翻譯是『大笨象屎塔』,其實就是市中心橋中的兩個窿…
那是在一間坐落於黑森州吉森的金屬化工工廠,專門負責生產不同的金屬零件和碳刷給汽車生產商,火車生產商或是馬達的生產商。而作爲在生產綫上的工人,我主要負責一些機械式的工作,雖然工作性質比較沉悶,但是工資水平很高。原因是德國的工會制度十分成熟,每一個行業都有自己的工會,集體商討工作條件和制度(近來漢莎的機師也集體罷工,要求加薪)。由於公司也加入金屬製造業的工會,所以最低工資是由工會爭取回來的,比起黑工,甚至是普通的兼職,都高出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不等。能夠在第一年坐吃空山之後及時補給一下,可説是一場及時雨。

市中心的『景點』,稱爲Elefantenklo,翻譯是『大笨象屎塔』,其實就是市中心橋中的兩個窿…

廣告

員工宿舍望過去,就是上班的工廠…

員工宿舍望過去,就是上班的工廠…

廣告

我還記得一開始要去面試的時候,心情十分緊張,因為害怕面試的時候,面試官會會用複雜的德語問我問題,這個情景,跟做醫學實驗的情況很相似:如果因爲德文水平不達標而面試失敗的話,會直接影響我在德國生存的可能性。還好,面試比想像中簡單,而年輕的面試官最後也有表示諒解,說工作的過程,也是一種學習德語的過程,所以無需要害怕在溝通上會有問題。如果有困難的話,就互相理解一下,說慢一點,說簡單一點也,最後也可以達到溝通目的。

雖然工作性質比較單調,但是賺錢爲上,而且我也可以有機會一窺德國人的工作文化。一開始認識其他同事的時候,會首先用德語介紹自己,然後『備案』,表明自己的德文水平還是十分差,如果可以的話,可以用英文跟我溝通。大部分的同事,如果英文水平不低,感覺良好的話,都跟我說英語。如果他們的英語不行,就會跟我說德語。所以也有機會被迫跟其他人用德語溝通。一般來説,上年紀的德國人,很多都都跟我說德文,但其他國家的人,都會跟我說英文。


打工訓練的,不單是語言,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體驗到德國的多元文化。廠中的工人,我認識的,有純正的德國人,也有在德國土生土長,但父母是希臘人的德籍希裔人,也有十分傳統保守的土耳其人,和跟我不斷宣傳回教的也門人。他們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格,令我大開眼界。

雖説吉森是工業區,但是廠房也處於近郊的位置,在宿舍走出去,很快就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

雖説吉森是工業區,但是廠房也處於近郊的位置,在宿舍走出去,很快就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

還有一個有關德文的小插曲:一開始工作,不會第一天就落手落脚幹活,最重要的是熟悉一下工作環境。部門主管就在第一天跟我接頭,約略解釋一下工作的流程,介紹一下公司的結構,廠房的機器等等。他當天的確花了不少心機時間,幫我安排了很多東西,比如說是工作服或者是安全鞋這些重要的安全衣物。對於德國人來説,最重要的資訊,還是咖啡機的位置。所以在安排工作的過程接近尾聲的時候,他就帶我到休息室中,請我喝一杯咖啡。到最後我當然衷心跟他表達感激之情,口快說了一句:『多謝你的幫助』(Vielen Dank für deine Hilfe)…就犯了一個不該犯的錯誤。

德文是有所謂尊稱的,對於香港人來説,尊稱是一個十分陌生的概念。大家都知道,跟別人聊天時,對著朋友可以粗口橫飛,但對遠房親戚的長輩則要畢恭畢敬,説話的方式亦會自然調整。除説話方式外,德文在語言文法上亦有尊卑遠近之分,並用兩個代名詞去區分兩者。情況有如中文用『您』和『你』一樣。英文方面,則無尊稱,對所有人都可以直接用you稱呼。會說普通話的朋友可能會比較清楚:普通話有『有心』跟『無心』的分別,講『您』(nin2)跟『你』(ni2),寫法和發音是有分別的,但由於廣東話兩個字發音一樣,而書寫上用『您』亦不常見,所以大部分香港人都對尊稱無甚概念。可是在德文世界,說錯稱謂的話,是可以令人感到不敬的。

我作爲初學者,練習的對象都是同班同學,說du(德文『你』的非尊稱)說得多了,習慣下來,看見其他人也會順口du出來。我一整天跟主管説話的時候,都留意不要犯錯,一路用Sie(德文『您』的尊稱講法),到最後才臨尾香,用了非尊稱來講話。幸而我說的時候並不太顯眼,因爲我不是直接用"du"這個代名詞,而是用所有格(Possesive)的 "dein"。我相信他留意到我犯錯,望了我一眼,也沒有說什麽,很正常地回答我一句『沒有大不了,幫你是我的責任』,估計他也知道我這個德語菜鳥,非尊稱順口而出,屬於錯誤一個,沒有感到不被尊重吧!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