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七) 幸運白老鼠

2016/11/11 — 3:00

試藥診所的花園,環境還是不錯吧!

試藥診所的花園,環境還是不錯吧!

前言:假期已完,重返德國,希望能夠重拾之前的更新速度...

實驗開始了!先說一說這個實驗大概想要測試什麽:

實驗在診所的"Probandenzimmer",即受試者房間進行。不同研究有不同的設置,我所需要做的,乃是按照他們提供的餐單進食,膳食內不含任何維生素C(所以都沒有很多新鮮的蔬菜,或者是德國人都喜歡吃的沙律),然後實驗分成兩組進行,一組會服用維他命C片,然後服用阿斯匹靈,另一組則衹會服用阿斯匹靈。服用藥物之後,護士會定期抽血液樣本,最後樣本會送到實驗室處,分析阿斯匹靈的水平。

廣告

每一餐也是吃類似的東西,反正就是沒有生果蔬菜。

每一餐也是吃類似的東西,反正就是沒有生果蔬菜。

廣告

說穿了,其實做這個所謂的實驗,就是被囚禁十日,然後偶爾被抽抽血,一點都不緊張刺激,反而沉悶非常。

現在回想在德國學習德文的經歷,實在多姿多彩,雖然過程令人感到疲憊,甚至有時候會心灰意冷。但是在做侍應的時候,會學到『餐廳德語』,而且在人家點菜的壓力下,會費盡心神仔細聆聽;而在做試藥的時候,會學到『醫學德語』,為了保護自己的實驗機會,不被取消,每次跟護士們溝通的時候,都會打醒十二分精神,確保自己的德語水平聽起來好像十分好,免得他們又會像做心電圖的時候一樣,質疑我的德語水平。

如果她們認爲你未能理解她們的德文,隨時可以終止你的試藥資格,因爲他們怕你不明白他們的條款或者是在身體有問題的時候也不能夠提出問題,出事的話,診所需要負責。所以我不止需要時刻考量該說什麽,也要預計如果真的遇上不明白她們指令的時候,我又應該怎麽應對…時刻身處這種壓力,德文未必會有直接的進步,但是把自己投入有壓力的語境,去訓練全力專注於語言的這種能力,對往後考試,面試,打工的關鍵時刻,起到極重要的幫助。所以要學好德文,未必要身處德國,但如果身處德國的話,要學起上來也自然事半功倍。

最大的不便是在做實驗期間不能離開診所半步。因為診所需要一個嚴格的監控系統,否則你離開了診所,吃了什麽不該吃的,或者是做了其他活動,影響了實驗結果,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不過當時一早知道會被困十日,自然有所準備,就是把學校的教材帶進去,也帶了一些消磨時間的東西;累了不想讀書,也可以跟其他人打桌球,吹水。記得那個時候遇上另一個年紀跟我相若的人,他是一個從德國北面來的學生,跟我分享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可惜聯絡方法已經失去了,否則我肯定會跟他交個朋友。而另外有一個俄羅斯來的人,他當時正在讀大學,修讀經濟學,可是數學不是很好,他還特地跑過來問我,我那時候德文水平一般,又沒有用過英文讀數學,解釋的時候,德英夾雜,自己聽了也覺得難受,神奇的是他竟然明白我的解釋,感嘆數學真是一種世界語言。還有一個參加者,看起來四五十歲,衣著有點老土,但也十分光鮮,他跟我說,他已經做了超過四十個實驗…每個實驗都有三個月的“過冷河”時期,如果他真的有遵守這個規則的話,他是連續做了超過十年的實驗,真神人也!

如果他有卡片的話,上面的銜頭應該是『專業試藥人員』...綜觀去做醫藥研究的人,很多都是走投無路的失業人士或者是年輕人。他們很多時候都沒有其他賺錢的途徑,而做醫藥實驗,的確是比較輕鬆,而且也是賺錢比較多的方法之一。


十日漫長的等待,等的就是這一塊牌:Heute Auszahlung。(今日磅水)

十日漫長的等待,等的就是這一塊牌:Heute Auszahlung。(今日磅水)

還記得有一晚,大家在吃晚飯,看電視的時候,無故相視而望,一起哄堂大笑起來。有什麽好笑?原來電視上正正在賣這種維他命配阿斯匹靈的廣告,還要用一隻調皮的企鵝來做代言人…

這個就是診所的飯堂,老實説,沒有那幾朵假花的話,跟監獄真的很相似...

這些有趣的時刻,令我覺得做所謂的醫學實驗,稱不上痛苦或者是刺激,只不過是有一點像感受了生活在監獄的感覺。還能打電話,上網,跟外界也沒有完全失去聯絡,衹是人身自由會被限制。每天都能夠做喜歡的事情,我覺得時間一點都不難過,所以十日也就飛逝而去。

這個就是診所的飯堂,老實説,沒有那幾朵假花的話,跟監獄真的很相似...

做醫學實驗,始終不是賺錢的正途,我祇做過一次實驗,算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經歷。幸好第一年之後,有機會打正常的工,不必再走旁門左道。不過這個打工的故事,還可以留待往後再慢慢講,因爲在德國半工讀,是一個值得仔細分享的話題。回想起來,其實我在德國頭幾年的生活雖然有些曲折,但是幸運之神也有一路眷顧,在幾個艱難的時間,總是能夠撐得過去。很多同班同學,或者是其他外國人,融入德國生活的經歷,就沒有那麽幸運了,很多還是失敗告終…

如果談到失敗的話,第一年的德國生活,對很多外國朋友來説真是陰影重重,第一年跟我一起入學的同學,接近五十人,同届能夠畢業的,不夠十個。同一年入學的同窗,有幾個本身已經讀過一個本科學位的,智力驚人,能夠準時畢業,很多德國人都做不到。而其他資質平庸的朋友,要再戰鬥多一年到兩年不等。我不算聰明,不能準時畢業,但最後的兩個學期我費盡了勁,超額修分,希望可以儘快了斷,結果不算好也絕不算壞,祇遲半年畢業(畢竟這是表面是一個本科學位,但是真實卻是黑暗版本的工程加德文雙學位課程)。到畢業之時,竟然祇得我孤身一人,我連畢業典禮都懶得出席。

德文,兩個字,唔知係橫定係竪,讀唔掂嘅,執包袱走人;讀完可以企得返喺度,嗰個先可以繼續返學,係咪咁話?(電影《一代宗師》截圖)

德文,兩個字,唔知係橫定係竪,讀唔掂嘅,執包袱走人;讀完可以企得返喺度,嗰個先可以繼續返學,係咪咁話?(電影《一代宗師》截圖)

失敗的原因大概有三個,一是專業能力差,比如說不喜歡讀數學(老實說我也不喜歡,不過還是要强迫自己讀完啦);二是財力無以爲繼,雖然說在德國讀書不用交學費(近來有所變動,外國學生可能將要交),但是衣食住行還是一個十分大的開支。以前如果有積儲,不過沒有打工的話,任你如何死慳死抵,也很快會坐吃山空;三就是德文水平追不上所需的要求。以前學校是要求第一年讀完之後,便要考過TestDaF,方可繼續學業,但後來發現學生根本應付不到這個壓力,便把期限放寬到畢業前,但是學校自己第一年也有必修德文課程連考試,不及格的話,也不允許你讀下去,要你返回第一年的原點(當然你要去旁聽,學校也不會阻攔你,不過之後的專科試是一科都不許考)。

上面提及的“五個衹能活一個”,大部分都是在第一年,甚至第一個學期之後便要返鄉下。眼看戰友第一年就已經死傷枕藉,“德文”可説是滿手血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