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文學習血淚史(六) 試藥危機與「性交通」的意思

2016/10/2 — 3:32

在Informationveranstaltung資料發佈會派發的文件,劈頭便是『親愛的試驗對象…』

在Informationveranstaltung資料發佈會派發的文件,劈頭便是『親愛的試驗對象…』

你想知道我有沒有試藥?我不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經過上網的一輪資料搜集之後,發覺此類試藥機構的活動,粗略來說可分為幾類:一是藥廠研發新藥,已經通過老鼠,猴子等哺乳類動物等等藥理學測試,進入最後人體試驗後,才可進入市場。當時就有一個實驗,開價六千多歐,依照當時匯率,港幣超過六萬元,可是藥物是用來醫治某類型腦部疾病。

老實説,不要說是六萬,你給我六百萬我也不依,腦給你搞壞了,真是六千萬也無用武之地。而第二種類型是藥廠研發新攝取方法的實驗,研究新的藥物動力學,比如哮喘藥實驗會利用已經在市場出售的哮喘吸劑作測試媒介,但換上新研發的吸入器,再比較兩者在使用效果上之差異。這類型的試藥,介乎於我自己接受程度的灰色地帶中,因爲畢竟藥已經面世,肯定沒有什麽極大的副作用,但正常人走去吸這些藥,吸得多,會不會吸壞人,誰也說不准。

廣告

他們還有最後一種最安全的非藥理性試驗,包括研究基因(取唾液或血液)對行為或行爲傾向的影響,或者是一些有關心理學的實驗,利用問卷查詢受試者的某一身體狀況,再比較一下基因或心理狀態等等。不過參加這些研究,報酬有限,又要經常前往診所,或者是每天要收集唾液樣本,豬頭骨一塊,不值得做。

如果想做試藥者,網上有很多途徑,最大的網站應該是這個proband-sein.de(網站截圖)

如果想做試藥者,網上有很多途徑,最大的網站應該是這個proband-sein.de(網站截圖)

廣告


對不起,例子講解完,還沒有答到問題…不過上一篇講過,人窮,自然要出盡辦法揾真銀。所以最後我決定落場,參加的實驗,是藥廠研發藥物的新配搭,測試亞司匹靈配合維生素C會否令藥物發揮更佳效果。阿斯匹靈我不常吃,但十分清楚阿斯匹靈是不會吃壞人的,而維生素C更是營養品,多吃無妨。第一次去診所,跟他們說我想做實驗,還白癡得用英文來問,不懂德語行不行,自然招來一大碗閉門羹。因爲德語太差的人,不能簽德文寫成的法律文件,所以他們必須拒絕我的申請。過了一段時間,我又跟女朋友練習了『身體狀況德語』,學了幾句相關的德文,便膽粗粗再試一次,選定了這個阿斯匹靈實驗之後,報名,跟診所聯絡,終於成功。

成功報名,又有意參加研究之『白老鼠』們必須出席診所安排的"Informationveranstaltung",即『資料發布會』之類的聚會,還記得那天一大清早懷著緊張和害怕的心情過去(不是害怕實驗本身,是害怕自己德文差而穿煲)。領導研究的醫生派發詳細資料,並簡單講解實驗的流程。文件當中含有實驗時間表,藥物介紹,風險,法律問題等等。資料發布會之後的一日,早上要再去一次,進行Voruntersuchung,即『實驗前身體檢查』,如通過測試,不管身體狀況合適與否,即可獲慰勞50歐元,不會吃虧。測試為簡單的身體檢查,當中包括身高體重,驗血,驗尿,主要是測試你有否進食其他藥物等。

在進行身體檢查的時候,發生了兩個跟德文有關的小趣事,現在想起來都幾搞笑…

這個『實驗前身體檢查』的其中一部分是做心電圖。老實講,我以前沒有做過,但現在想回來,當然做的時候上身要赤裸,以便貼上電極。那時候我半桶水的德文,聽不明一個護士跟我說的德文:她跟我說"Bitte Oberkörper freimachen",我聽不懂freimachen這個字,面露疑惑的表情,她見我的表情,立刻跟另一個同事討論我到底懂不懂德語,似乎是要懷疑我的德語能否勝任,我當下就不知所措,因爲這個做實驗的機會,真的是不能失。

幸好另外一個佛心的護士走過來,用比較慢的速度和另外一個生字"ausziehen"重新再跟我解釋。德文初學者必然都有學ausziehen這個可分割動詞,就是脫去衣服的意思,但原來freimachen,可以拆成frei和machen兩個字,英文直接翻譯成"make it free",這個字也可以是脫去上衣的意思。還好遇上有同情心的護士,否則這個經歷可能就要因爲不明白freimachen這個生字而無疾而終了。

其實英文也有一些字在理解上會有混亂。假設你是機師,控制臺叫你take off,你應該起飛,而不應該脫衣。

其實英文也有一些字在理解上會有混亂。假設你是機師,控制臺叫你take off,你應該起飛,而不應該脫衣。


另一個有趣的經歷是有關面談部分的。除了確實的檢查,醫生還會在最後查詢一些有關生活習慣的問題,包括運動習慣,有否敏感,飲食習慣,病歷...最搞笑是醫生會跟你說實驗期間嚴禁進行性行為,怕藥物影響精子卵子,假如試藥者懷孕的話,可能導致嬰兒出現問題(阿斯匹靈沒有那麽厲害啦,不過就是所有實驗都要有統一的控制項…)。

那個女醫生很好人,知道我德文不好,特地慢一點跟我解釋所有問題,可是她提到『性交』這個字的時候,用了比較專業的叫法sexueller Verkehr,而不是比較普通的説法Sex machen(翻譯做『做愛』差不多)。Verkehr這個字,通常解釋做『交通』…我當時聽了一頭霧水,心想『性』跟『交通』有何關係呀,她可能因爲提及這個有關性的問題,所以也顯得不好意思,以爲我是中國人,比較保守。到我把兩個字連起來『性交通』,才猜到了這個字的意思是『性交』,頓悟之後覺得這個聯想十分趣怪,但又不敢笑,免得女醫生以爲我說『性交』的時候淫笑,被當成癡漢辦就麻煩…

試藥診所,其實不收病人,但是格調跟普通診所一模一樣。

試藥診所,其實不收病人,但是格調跟普通診所一模一樣。

一切檢查完成,最後就是簽名作實,證明你同意進行實驗,並而沒有提供虛假資料,完成後我正式成爲合法的白老鼠!
最後,經過漫長等待,終於到了開始實驗的日子。

 

另:由於小弟十月回港放假,本連載將從今日起暫停連載至十月尾。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