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忘不掉的垃圾山

2017/8/16 — 17:17

「那天我們坐在車上,好臭,真的好臭,臭到不得了。我們已經關上所有窗,仍嗅到臭味。」車淑梅所講的那股強烈臭味,來自孟加拉的垃圾山,「小朋友就在那裡活動,在那裡工作」。

車淑梅是資深助養者,十多年來隨宣明會踏足泰北、斯里蘭卡及蒙古等國家,了解弱勢民眾的真實生活,屢次走進港人難以想像的惡劣環境,目睹兒童在發展中國家如何掙扎求存。

車淑梅曾隨宣明會到訪多個國家,包括2003年到訪泰國北部。那時還是菲林照的年代。

車淑梅曾隨宣明會到訪多個國家,包括2003年到訪泰國北部。那時還是菲林照的年代。

廣告

「我們在香港,很難想像外面的世界是這樣窮,這樣貧瘠。」車淑梅說,「整間屋是沒有家具的,睡覺時將一塊布鋪在地上,地上佈滿小洞,隨時有老鼠竄出來。小朋友會突然間哭起來,因為給老鼠咬。」

廣告

手在流血 孩子面無痛苦

車淑梅其實也嘗過窮苦,四歲時因家貧被迫與家人分開生活。成長路上她靠爭取機會接受教育,改變際遇,投身廣播界。她開始助養孩子後曾到訪孟加拉,抱過一名兩歲大、體重僅如本港初生嬰孩般的八磅重孩子,但她更無法忘記在當地垃圾山的所見所聞。

「我見到一位小朋友,他的手指頭爆裂開了,是在垃圾山拾荒時被東西割至流血。他的臉上,一點也沒有流露痛的感覺。」車淑梅皺著眉頭憶述,「他在地上拿起一張很骯髒、很骯髒的紙,包裹傷口,然後繼續工作。」

車淑梅於2011年隨宣明會到訪孟加拉,並探望當地家庭。

車淑梅於2011年隨宣明會到訪孟加拉,並探望當地家庭。

她拉闊視野後,看見更多兒童在孟加拉垃圾山的真相,「小朋友四處走,四處喝水,地上所有的都是他們喝的水,他們的水杯。」垃圾山流出來的「食水」,你能夠想像它的顏色及味道嗎?

車淑梅在孟加拉的村落探訪時,曾獲女孩獻吻。

車淑梅在孟加拉的村落探訪時,曾獲女孩獻吻。

按聯合國資料,18.5%孟加拉人每日靠不足港幣15元過活,約有160萬名童工,包括15歲車衣女工比蒂。她一天平均工作12小時,至少要在480條牛仔褲上縫袋,工資卻只得約港幣8元。

15歲女孩比蒂每天平均工作12小時,工資卻只得約港幣8元。

15歲女孩比蒂每天平均工作12小時,工資卻只得約港幣8元。

助養孩子  視如家人

長工時、低工資及工作環境惡劣,均影響兒童的身心健康,剝奪他們接受教育的機會。助養是其中一個方法,讓他們能夠有機會上學,生命因此得到改變。有時,助養者與孩子建立的深厚關係更會超乎想像。

車淑梅於2000年與蒙古的助養孩子安拜亞見面時,孩子只有三、四歲,兩人喜上眉梢。

車淑梅於2000年與蒙古的助養孩子安拜亞見面時,孩子只有三、四歲,兩人喜上眉梢。

車淑梅助養的蒙古男孩安拜亞,與車淑梅的親兒子家瑋也建立了非一般的兄弟情。一次,淑梅姐寫信告訴安拜亞:「你的哥哥(家瑋)要出國讀書了」,沒想到一個多月後,竟然收到一個經過郵寄而被壓得扁扁的、有點破舊的毛公仔。原來安拜亞決定將自己的玩具送給哥哥,恭賀他升上大學,當中的無私情誼讓聽者動容。家瑋成家立室後,將玩具公仔帶進新居,並追隨母親成為助養者,給更多孩子帶來希望。如車淑梅所說,這個世界「需要一種可以延續下去的愛」,你願意也踏出這一步嗎?

邀請你成為助養者,讓更多孩子享有一段有選擇的人生。了解更多「我們都是助養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