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悲苦新世界

2017/2/24 — 11:52

自從英國公投脫歐,美國川普當選總統以來,國際要聞(尤其是有關美國的報導)常常出現的一個形容詞就是「前所未有的」("Unprecedented")。新聞媒體會報導「前所未有的」的大事是理所當然,但當「前所未有的」的大事頻頻出現、甚至差不多無日無之時,世界大概正在步入一個新的時代。

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前所未有的大事,很多都是關於民族主義、民粹抬頭、新聞媒體的獨立性或信譽被衝擊、少數族裔/社群被排擠、或是各國不同的政客的極右言論引發的事件:

 · 「歐洲各國極右政黨紛紛取得前所未有的支持...」
 · 「美國總統川普發出前所未有的行政指令禁制七個回教國家國民入境...」
 · 「極右媒體 Breitbart 創辦人史提夫·班能,繼獲任白宮國家策略顧問後,更前所未有的被容許參與國安委員會的最高層會議...」
 ·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前所未有的大量法外處決毒販...」
 · 「2016年美國反穆斯林仇恨組織數目上升至上一年的三倍...」
 ·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前所未有的在上任不足一個月內就因與俄國關係醜聞而下台...」
 · 「白宮對新聞界作出前所未有的子烏虛有指控...」
 · 「美國主流媒體前所未有的被總統公然指為是人民的公敵...」

廣告

無疑英國脫歐、川普當選這兩件事對極右派及民族主義給予了無上的鼓勵,川普在媒體上成功的譁眾取寵、肆無忌憚地濫用總統特權來倒行逆施各種奇妙的政策,更讓其他極右分子眼界大開,自然紛紛仿效。但與其說川普的上任,帶動了極右派勢力的抬頭,其實應該說脫歐跟川普上位,只是蘊釀多年的極右民族主義浪潮衝力的顯現。

極右勢力重臨

廣告

二次大戰以來世界不斷的自由化、民主化,很容易讓人誤以為這是歷史必然的趨勢,甚至覺得極右獨裁政權只是少數「落後」或「封閉」的國家仍未擺脫的老病。但歷史從來也不是一條直線,而是一個個的循環。

受到全球化的影響,很多發達國家的傳統工業消失或外流,再加上社會的不公平、大財團的壟斷,受影響的國民無法分享到國家表面上的豐裕、富強:「我們沒有工作沒人理,還去接納新移民、難民?!」「有錢派兵打別國的仗卻沒有錢重建我們的社區?!」一屆一屆的政權的改革承諾不兌現,他們自然無法再信任傳統的政客。在憤怒及徹底失望下,任何另類的聲音也比同樣的陳腔濫調好。極右政黨提倡的反移民、排外、超保守的政見,正正對應了國民的憤怒。政界的菁英分子越是批評這些極右政見,民眾反而更覺得它們才是新的希望。似曾相見嗎?這形勢其實跟二次大戰前法西斯主義的崛起的情況非常相似。這些新一代極右民粹政黨,亦善長煽動民眾,利用假新聞製造輿論,濫用網絡媒體來宣傳極端的政見。IS(即所謂的「伊斯蘭國」)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例子。

這股全球右翼浪潮已經有足夠強大的動力,就算川普在不久的將來被彈劾下台,勢頭也不容易減弱,全世界仍會進一步走向極端民族主義化的路途 - 除非某些國家/政權真的能有效地解決貧富懸殊、種族歧視、宗教原教旨主義化... 各種分化社會的危機。可惜受這些問題困擾的,世界十大經濟大國基本上無一倖免。極右民族主義時代的重臨看似勢不可擋。

新世界秩序

對於不少中國國民、甚至香港市民來說,世界性的右翼崛起可能有一點事不關己的感覺。其他國家民主自由度下滑,最多也只是給于點同情,反正自己置身的國家從來就是極權國家:名義上是共產主義,政策卻相當右翼近乎法西斯!(一黨專政、打壓民主及言論自由、同化甚至有計畫地殲滅少數族裔/本土文化、宗教控制...)

但世界各國其實早已同氣連枝,地球也只有這麼大,沒有國家可以獨善其身。各大國極右政權陸續登場,將會為整個世界帶來很多不幸:

· 二戰後幾十年來得來不易的各種社會公義上的進展、民權上的自由度等將會大倒退。
· 少數/弱勢社群被逼害、邊緣化。
· 各種歧視、仇恨言論正常化。
· 極右團體、宗教原教旨主義幫派、反法西斯組織...等各方極端分子互相提升暴力活動,社會動盪,人身安全不保。
· 國際保護主義提升,經濟合作降低。
· 國家之間敵意升級,世界和平受到威脅。
· 氣候、生態、自然環境等問題被漠視,地球大災難。

作為地球村民

雖然作為彈丸之地的個別公民,對世界大時代洪流的影響力可能微不足道,我們仍應該為抗衡極右勢力抬頭略盡綿力:對網上流傳的小道消息保持戒心;不傳播任何「假新聞」或謠言;監察/留意傳媒的報導的中肯度和可靠性;對不同意見的聲音持開放態度;嚴厲批評、檢舉任何歧視、仇恨行為或言論;繼續爭取社會的公平。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 (Ruth Bader Ginsburg) 在 2017/2/23 也對現在的局勢慨嘆:「不是最好的年代... 但『鐘擺』總有回頭的一天。」但願不需要穿過大災難跟更多的戰火才擺回來吧。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