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不通」的協定

2018/9/22 — 16:59

【文:SU】

早前《環球時報》披露內地政府將承認梵蒂岡的主教任命權,教廷則認可中方自行委任的多名「自祝自聖」主教。近日西方媒體<美國>雜誌(America Magazine)進一步報導消息人士透露的更多協議細節,現嘗試以此為骨幹寫下點點文字。

1. 談中梵主教任命協議前,首先須了解內地政府對宗教的若干觀點,現引兩段重要講話的摘要、大意入題。

「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引導信教群眾熱愛祖國,熱愛人民…服從服務於國家最高利益和中華民族整體利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摘自2016年4月會議講話,見延伸閱讀的BBC報導)

廣告

「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優良傳統』,主要有﹕愛國與愛教高度統一,政主教輔、教不干政治意涵.」,「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 (摘自2018年2月講話,見延伸閱讀的中央通訊社報導)

由此可見,「國策」著重的是借宗教引導民眾擁護黨的領導,以鞏固、不動搖執政地位為目標;矛盾的是,作為信徒的效法對象,耶穌不僅教人兄友弟恭,衪關懷弱勢,守護公義,甚至乎挺身而出指斥權貴的種種不是 — 這極可能與宗教政策裡的政治目的相違。

2. 根據<美國>雜誌引述的消息來源,所謂「內地政府承認教廷的主教任命權」,當中大有文章,具體安排是「先由官方(宗教局)挑選主教候選人,再交由民間有關群體投票選出最終人選,最後交由教廷決定任命與否」。

廣告

對中方而言,此安排有以下好處:

a.中方可先篩選主教人選,確保所有經民間投票選出、由教廷任命的國內主教均滿足第1點提及的政治要求,為「擁護黨」而非為耶穌而來。

b.由於最終交給教廷考慮的主教人選經過民眾投票,有助自圓其說稱政府屬意的「人選」也獲大部份內地信徒支持,從而給予教廷任命壓力,「勿違人心所向」。

3. 無疑若梵方不滿意中方提交的人選,可行使否決權,要求重新提案,惟以下兩點值得留意:

a.可供教廷審批的主教候選人必須先經內地政府篩選,亦即無法跳出中方「篩選框架」外自行挑選。承第2a點,中方可採取主動確保所有主教人選均「效忠執政團體(不以耶穌)為先」,教廷僅能被動地選擇接受與否,喪失主動權。

b.根據協議,中方不能強迫教廷任命任何人選,教廷絕對有自由否決不合意的人,並且要求中方另行提案。看似留給教廷一定程度的自主空間與討價還價之力,惟關鍵在於:

「否決人選再提交,再『否決人選再提交』…如此循環下去,教廷可接受主教這個職位空置多久?」

從中方角度看,主教懸空對其管治沒有影響,沒必要為了盡快讓教廷選出合適主教而放棄第1及2a點所言的政治原則,即使教廷否決了,北京可繼續提供另一批「性質一致」的候選人,直至教廷「自願同意」;反之,主教要職長期沒人擔任,則幾可肯定影響教務運作,僵持下去的話,時間與客觀環境優勢皆盡在中方,並非教廷。消息人士透露教廷表示「目前協議雖非理想,卻是唯一方案」,那麼前述的主教從缺困局發生時,是否又要因為「委任『擁護黨而非為耶穌而來』的主教並不理想,惟這是現行唯一選擇」,「唯有」迫於無奈認可本違教義、非以主的全盤教導為先的人?此做法的可怕之處在於即使該人選思想偏離耶穌教誨,一旦教廷接受(哪迫是形勢所迫)便沒可能一邊委任,一邊指出「其實這位主教僅是眾多不合格人選的最好一個,他仍是不合格的」。換句話說,以達成政治目標為要務的「非常主教」竟獲得教廷任命,可在得到教宗認受的情況下對信眾進行他的政治任務與思想工作。

4. 基本上「主教的預先篩選權」已可充份確保教廷委任的主教以政府的「旨意」為行事依歸,然而「協議」之外,內地執政團體尚有「法律」這條終極防線 — 「宣教不是也要遵守當地法規嗎?」。萬一日後真的有通過篩選的主教「變節」,「危害國家安全」、「顛覆政權」、「勾結外國勢力」、「教堂建築違規」等多種名義亦可大派用場,捕之、除之而後快。「協議」內外,中方皆處於「穩賺不蝕」的不敗境地。

5. 滿腦子疑問下,暫看不透什麼有力的理由值得教宗簽下把教廷置於被動劣勢的任命協定,僅列出數點刺激思考作結。

a.如果深信「任何事都總有得失」,首要釐清的概念是判斷與作出決定前,不應僅停留於「得」「失」的「有與沒有」層面,而是「得」與「失」的比重。以較貼近日常生活的抽煙為例,若要談「得」方面,很多煙民也指煙草具「提神作用」,惟衡量對健康的危害,便不適宜因「提神」這「得著」抽煙。

b.執政團體按文首第1點的國策挑選候選人,縱然教廷的主教任命權獲得承認,也局限於一種失去主動、被完美地架空的「表面權力」,甚至乎淪為讓政權屬意人選獲得認受的「過渡工具」。因此,教廷宜向信徒明確解釋該協議帶來什麼實際得益及如何保障那些得益不會隨時被另一方肆意奪去,以釋眾慮。

c.<美國>雜誌引述消息指「教廷形容這是開啟對話的一道門」,也有宗教人士指這是「教廷踏出的第一步」。作為談判與簽訂協議的一般簡單論述,欲分享的是「不要為了有一個開始」而「開始」,亦「不要為了踏出第一步」而「踏出第一步」,不然表面贏得漂亮讚賞,實際上落得一場空,啞子吃黃蓮。同時,有些時候策略上談判高手會把原可一步到位的行動分成「一萬個小步」,從中拖延搾盡好處。在無意放棄核心政策的前題下,「一萬步」後又會是不讓對手得到「實質寸進」的另一組「一萬步」,最終「漠視現實,空有良好意願」的「樂觀老好人」僅能無休止圍著心中的願景團團轉。手段高明的專家能在每次談判中給與對手一種「一小步一小步向前走」的錯覺,惟暗地裡早已把對手的「前進路線」鎖定在「永不會讓你達成目標」之方針內,單單在偏遠外圍不著邊際地繞圈而已。

d. 最後一提,教廷表明現行協議屬初步性質,日後含修改空間,這可能是梵蒂岡僅存的一項「可用」(未必一定「有力」)後著 — 也許,必要時更須有一拍兩散、取消協議的決心與勇氣。人切勿低估人性的軟弱,否定自己與毅然「壯士斷臂」殊不容易,檢視之日到來時(何時?),「儘管沒多大實際效能的小修小補不理想,但這是唯一選擇」、「小修小補總好過不修不補」、「退出協議等同推翻教廷所作的決定,打擊威信」等等,這些「大方得體」的「大智慧」絕對有可能出現,這也是令錯誤延續下去的「巨大誘惑」— 無形中繼續把自己與對方「綑在一起」,進而說服自己「不得不」默許對方之不當行為,更甚者最終一起「塗脂抺粉」。另一方面,倘若教廷與他人簽訂了「自身吃大虧、對方穩賺」的協議,雖云他日可協商修改,然而屆時要求對方把牢牢握著的已得好處從手指縫中流出恐怕難度極高。

(作者自我介紹:一個普通寫BLOG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