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慈善?還是一盤生意?

2015/6/24 — 10:00

柬埔寨孤兒院數目驚人,但原來不少孩子至少有一位父母在生,其實並未遭到遺棄,亦不會被領養。

柬埔寨孤兒院數目驚人,但原來不少孩子至少有一位父母在生,其實並未遭到遺棄,亦不會被領養。

【文:沙落;圖:香港電台】

以往郵箱不時收到印着第三世界小孩照片的傳單,消瘦虛弱的樣子令人心生憐憫;深宵晚間新聞後,穿著非政府組織(NGO)制服的明星,出現在簡陋的農村,抱着天真的農村孩童,作出捐助呼籲⋯⋯近年,這些組織的籌款方式由被動變主動,街頭上總會看到幾個人穿著印有機構名字 T-shirt,手捧膠 file,看到你一個眼神,便會主動出擊:「小姐,阻你5分鐘,幫吓患重病的小朋友吖!」有時招數更是層出不窮,例如他們會拿着一張白紙,請你畫一個笑容,送給災區的小朋友,實際上是令你停下腳步,聽他講解。「中伏」經驗太多,現在只好低頭疾走。這些方法,與其說是呼籲捐款,不如說是推銷。

柬埔寨孤兒向記者透露於孤兒院內被虐打的情形。

柬埔寨孤兒向記者透露於孤兒院內被虐打的情形。

廣告

籌款工作外判私營機構

廣告

除了香港,這些「推銷員」也在世界各地出現,他們並非非政府組織的義工,而是聘請自私營機構的職員,這些機構承辦各個跨國非政府組織的籌款工作,訓練出經驗有素的街頭人員,專職游說途人捐錢。賺錢,是他們的主要目標。以法國為例,一個非政府組織的營運成本,平均為七萬歐元,而籌得的善款,竟達到營運成本四倍,可見利潤非常可觀。世界醫生組織(Medecins du monde)總監坦承他們也有聘請私營機構籌款,認為這些機構的籌款專長,可以幫助他們獲得充足資金維持營運。可是這也意味着,捐款並非全數資助受助者,部分落入了這類私營籌款機構。香港幾年前也有相關報導,發現為幾間大型非牟利機構籌款的職業籌款公司「食水深」,瓜分捐款高達五成以上。

法國的慈善機構每年籌得接近30億歐元善款,過去10年,捐款數字更不斷攀升。這些捐款有多少是真正幫助有需要的人?

海地當地難民被安置於臨時房屋,房屋大多簡陋失修,生活環境惡劣。

海地當地難民被安置於臨時房屋,房屋大多簡陋失修,生活環境惡劣。

天災成為賺錢良機

每逢大型天災,捐款數字更驚人,世界各地的民眾透過非政府組織投入捐款,這突如其來的大批款項,除了用於購買即時救援物資,亦用於籌劃長遠需要,助災區重建。2010年,海地發生七級大地震,造成近30萬人死亡,150萬人痛失家園。超過5000個非政府組織在當地投入緊急救援工作,多達60億美元的善款由世界各地湧至,數目超過海地全國生產總值一半。然而,災後接近3年,臨時帳篷、帆布及金屬板搭建的貧民窟依然遍佈首都太子港,只有三份之一的災民透過人道主義援助得到新的居所,這些居所僅為臨時收容所,只有數年壽命,不能作為長遠的安樂窩,荒謬的是,這些臨時房屋的建築費用竟比興建永久房屋更昂貴。

部分非政府組織於海地興建價格比永久房屋還要高昴的臨時房屋。

部分非政府組織於海地興建價格比永久房屋還要高昴的臨時房屋。

部分主要的國際援助機構,把重建工程交給專門承辦緊急工程的私營公司,這類工程大多能帶來很高的利潤。趁着災難發「死人財」的現象,得到前美國駐太子港大使肯尼.馬田證實,就在海地地震發生後20天,在他傳給白宮的機密訊息中,以「淘金熱」形容當時的情況,指出眾多公司互相競爭,推銷不同的理念和服務,博取海地政府的信任。人道主義工作本來出於對有需要人士的關懷,援助不成,竟然成為賺錢謀私的工具。

海地地震後接近3年,首都太子港的建築大多仍未修葺,一片頹垣敗瓦。

海地地震後接近3年,首都太子港的建築大多仍未修葺,一片頹垣敗瓦。

來自難民的控訴

救援工作淪為斂財工具的醜聞還不止於此,30個曾住在海地難民營的家庭提出控訴,被不合法地逐出難民營,被起訴的是一個有基督教背景的組識「恩典國際」,創辦人約書亞.尚恩為一位出身海地但定居美國的牧師,在海地建有多間教會、學校及孤兒院。在太子港,恩典國際經營當地第二大的難民營,營地被高牆和鐵絲網圍繞,與外界隔絕,門口更有守衛把守,當中17,000名災民住在5000個帳篷之內,雖是難民營,但每個家庭每月均需支付6美元租金,對他們來說已是沉重負擔。有家庭投訴,牧師派人破壞他們的帳篷,毆打災民,更有女災民指控營地工作人員性騷擾及勒索,無法無天。

柬埔寨孤兒院的孤兒即場作畫,成品更會出售予遊客賺取金錢。

柬埔寨孤兒院的孤兒即場作畫,成品更會出售予遊客賺取金錢。

窮國孩子淪為旅遊景點

或許有人認為,與其透過組織捐款,不如直接到貧窮國家或災區親身救援。近年人道主義旅行大行其道,這類旅行社規模之大——如英國公司 Projects Abroad,在全球二十多個國家設有分公司,香港亦有辦事處,可說是一家跨國企業。有外國記者參加柬埔寨的行程,被安排到一間孤兒院服務,但就只是跟小孩玩遊戲和剪指甲。同行義工皆對行程非常失望,他們反映實際在孤兒院工作的時間不多。一個月的行程,收費大約是 1700 歐元,相當於當地全職教師5年薪水,然而當中只有約80歐元是直接捐助孤兒院。

臥底記者到柬埔寨參與人道主義旅遊,於義工宿舍發現很多義工對安排不滿,投訴在孤兒院工作的時間不多。

臥底記者到柬埔寨參與人道主義旅遊,於義工宿舍發現很多義工對安排不滿,投訴在孤兒院工作的時間不多。

過去十年,十多間同類的旅遊公司在吳哥相繼成立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湧至,孤兒院和孤兒的數目激增,甚至有孤兒院刻意建在景點旁,安排小孩在遊客面前表演舞蹈、畫畫以增加籌錢機會。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於 2010 年調查發現,72 %住在孤兒院的孩子,至少有一位父母在生,當中不少是來自郊區貧窮村落的家庭,換句話說,很多孩子並非遭到遺棄,只是為生計自小跟親生父母分離。

海地難民於牆上寫上憤怒字句,表達對非政府組織的不滿。

海地難民於牆上寫上憤怒字句,表達對非政府組織的不滿。

發達國家對窮國伸出緩手,出於關懷出於同情,可是到頭來,哪些人得益?在海地的難民營外,牆上寫着「非政府組織是大賊」等憤怒字句。人道主義旅遊在柬埔寨引起爭議,有組織發起活動,將小朋友放入博物館展覽櫃展示,向世界宣告「小孩子不是旅遊景點」的訊息。每當我們在籌款箱投放金錢,可有想到,活在世界另一端的人民,他們所需要真正援助,其實是什麼?我們的善心,可有令他們的生活更美好?

一連六集的港台電視31外購紀錄節目《金錢國度》將以不同角度探討世界不同國家和社會階層與金錢的關係。本集【慈善商業】將於 6 月 24 日(星期三)晚上 8 時 30 分於港台電視 31 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原文刊載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