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老麥打工四年學了甚麼

2015/12/7 — 21:25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麥當勞年報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麥當勞年報 )

是咁的,我在麥當勞打了4年工,由18到22歲。多年來時而兼職時而全職,總是找不到另一份「較佳」的工作。我從未升職,無做過經理,亦從來無突出表現。



基本上,我只是一個典型的懶散麥當勞工人。又懶,又蠢,沒有工作動力。

多年來,我從不同人的反應確認我是這個典型。當我告訴朋友們父母我的工作時他們的臉口;還有鄙視的語氣:「你仲喺麥當勞做?」又或是「我就永遠不可以喺果啲地方工作」;朋友們的慫恿「今日唔好返工啦!」(呢份都唔係認真嘅工。)

廣告

這通通都洗了我的腦。我是一個很差勁的工人﹣﹣既遲鈍又笨拙,埋怨自己的景況。漸漸地我認為麥當勞配不起自己。我經常自我辯解,「呢份係最最最衰嘅工!但我需要錢,哈哈哈。」我曾是好學的好學生,享受知性對話。我不應做這無意義的體力勞工。

我沒有進步,更甚是我不想去進步。為何我要努力做好一些不屑一顧的東西?

廣告

但數年後,我的態度開始轉變。

我開始以我的工作自豪。

我問自己,麥當勞跟其他畢業生會做的初級工作有甚麼不同?為何我的工作比其他人不堪?

是否因為我為一間大集團工作?不是,因為如果是這個原因,在星巴克或Target 【連鎖百貨】工作會同樣難堪;

又或是因為公司不道德? H&M與Gap同樣被指用血汗工人;
或者是我做快餐店?但在Chipotle快餐店做又似不及我差;
因為這不夠知性?不是,做零售或接待員又以乎OK。

然後,我明白了。

麥當勞是給那些甚麼也做不來的人做的。我發現大部分初級工作不會騁用像我的同事的人。

在麥當勞,有殘疾的,有癡肥的,都是大眾認為沒有魅力的人,不會講流利英語,青少年,以及不同種族的人。這些人都是店舖的骨幹。這些都是我們值得尊敬的最佳員工。

然後我看看其他店舖如星巴克,大部分時間我會遇上跟我類似的人。白人,二十頭,有少少吸引力,偏瘦,英語是母語。

這就是我跟我周圍的人對我工作的偏見。我的條件符合在一間服裝店找一份「筍工」。來自良好背景的人不應淪落在麥當勞與其他別無他選的人共事。

假如你是一個20出頭的白人女仔,你在麥當勞做就被說是荒唐。但對其他人,例如有殘疾或中年移民婦女而言,就不會這樣說。他們的朋友不會如此不屑問:「你幾時先正正經經搵份工?」因為我們以為這才是他們應得的工作。

麥當勞係令人反胃。但讓我自己,朋友或家人覺得蒙羞的,不是因為我整漢堡包,而是我理應有更好的工,應該與更有知識,更勤勞以及更有才能的人共事。我值得有份「筍工」。我曾因覺得優越而自我膨脹至此。

我意識到這個態度比炸薯條更反胃。因為,我不比任何一個麥當勞工人優秀。

或者我有不同技能。但我肌肉無力,受壓力慌慌張張。我一直做文職比體力工好。但卻不是因為我有更多學識或技能又或是比一個優秀的麥當勞員工有價值。

工人有很多種,我們只是把由弱勢人士做的工作當作無價值,卻不代表這是真理。

我不及我的同事勤勞,他們有時連踏20小時,就是為了確保夜半的客人仍有漢堡包食;

我不及我們變身工程師的經理,他懂得修理所有機器令我們毋須要找維修員;

我更不及可以預測並訂購滿足每周數以千名顧客的那位有條不紊,他們知道如果訂錯,要應付的不單止是發飊的老闆;

排隊等侯的客人隨時會鬧人,會因為不夠茄汁而潑飲品,及用歧視的話侮辱你。我卻沒有足夠的忍耐力去應付。

這全都是技能。

如果你因為自己在零售店售貨或接待處執文件,就認為自己比這些人優越,你大錯特錯。

於我,在麥當勞的時光是珍貴的。係,我不想再舀薯條或整漢堡包,但我學了更重要的東西。我舀走我的傲慢;我反思以他人的工作來把人定形;我不再把對卑劣的大型企業的厭惡投射在他們的前線員工身上;我學會更有同理心。

假若這變成我履歷上一個令人難堪需要掩蓋的污點,實在令人費解。

資料來源:Medium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