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夢想是接受教育

2018/6/19 — 16:25

難民兒童身處異國,不僅要適應新的居住環境,亦往往缺乏接受教育的機會。(香港世界宣明會圖片)

難民兒童身處異國,不僅要適應新的居住環境,亦往往缺乏接受教育的機會。(香港世界宣明會圖片)

「我的夢想是接受教育,但在這裡沒有機會。」十四歲的女孩吉巴拉說,她正身處孟加拉邊境的難民營。

在我們看來,接受教育是兒童應享的基本權利。可是,這也並非必然。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發表的《落後:難民教育陷入危機》報告,難民孩子比同齡的非難民孩子失學的機會高出五倍,吉巴拉正是其中之一。

十四歲的吉巴拉雖然身為難民,卻沒有磨滅她接受教育的夢想。

十四歲的吉巴拉雖然身為難民,卻沒有磨滅她接受教育的夢想。

廣告

吉巴拉以往與家人住在緬甸,因衝突爆發而逃至孟加拉邊境。她說她只是帶著自己的身軀、教導的天賦才能和讀書夢一起上路。在緬甸時,吉巴拉和部分羅興亞兒童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來到難民營後,她仍然被剥奪接受正規教育的權利。吉巴拉被拒諸校門多一天,也代表著延誤了學習進度多一天。事實上,難民兒童的失學情況十分普遍,特別是女童。根據上述報告,全球每十名難民男童得以升讀小學,才有少於八名同齡難民女童擁有相同的機會。

廣告

吉巴拉很開心來到宣明會在難民營開設的「兒童天地」,這兒既安全又能夠與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吉巴拉也在此顯露她的教導天賦,她說:「我教導孩子們朗讀詩歌,也教導她們說 ABC,有時候還會和他們一起唱歌。」吉巴拉續說:「我的夢想是接受教育,但在這裡沒有機會。」

在吉巴拉身處的孟加拉難民營,當中逾六成難民為兒童,超過五分之一的五歲以下兒童患上營養不良。對難民家庭來說,糧食、棲身之所及醫療等方面的需要,顯然比孩子的教育機會更為要緊。

四年沒有上學去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去年發佈的《全球趨勢報告》指出,在 2016 年全球難民人數達 2,250 萬。但是,同年只有 55 萬名難民得以回歸祖國。衝突持續不息,令難民更難以歸家,好像南蘇丹衝突自爆發至今已經四年,敘利亞衝突亦踏入了第八年。難民兒童離開家園愈久,面對的教育危機亦愈大,如果錯失了學習的黃金階段,將難以重拾。缺乏教育機會的兒童長大後,對祖國和收容國亦將構成沉重的經濟壓力,因為他們缺乏學識或特殊技能,將難以自力更生,擺脫貧窮。

哈達因逃避衝突從敘利亞逃至約旦,相隔四年,她才有機會再次踏進校門。

哈達因逃避衝突從敘利亞逃至約旦,相隔四年,她才有機會再次踏進校門。

敘利亞的哈達六歲時,與家人逃難至約旦。現在十一歲的她憶述說:「那時,我在唸幼稚園。在學校裡學習和成長,真是很開心!但是,接著衝突發生,我就逃到這裡了。」在難民營內,哈達沒有機會上學。她說:「當我第一天走進課室時,我很緊張。但是,我慢慢地開始參與討論。」因為這一天畢竟是她自離開敘利亞的校園後,重投學習生活的一天,轉眼間已經四年了。

現時,逾五百六十萬敘利亞人成為難民,逃至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等鄰國暫避,歸家無期,孩子面對的教育問題更令人擔憂。宣明會於去年繼續在黎巴嫩及約旦,為敘利亞兒童提供不同的教育服務,包括支援失學孩子,讓他們學習知識和技能,重返校園;又為難民營中的孩子提供運動、休憩活動和學習機會等。

在黎巴嫩的宣明會兒童教育中心內,難民兒童正在一邊遊戲,一邊學習。

在黎巴嫩的宣明會兒童教育中心內,難民兒童正在一邊遊戲,一邊學習。

聯合國難民署於本年初公佈了《難民問題全球契約》零草案,期望推動國際社會以更公平、更務實的方法應對難民危機;亦希望透過增加資源,幫助難民兒童獲得更好的教育、醫療及發展機會。可是,草案至今仍有待落實。每年的六月二十日是聯合國所定的「世界難民日」,希望喚起公眾關注難民問題,讓我們也由今年開始多關注難民兒童的教育需要。

 

香港世界宣明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