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知道我會下地獄,但 ... 」

2016/11/27 — 16:55

卡斯特羅 與 哲古華拉

卡斯特羅 與 哲古華拉

古巴,對於台灣人而言,大概印象停留在「紅色閃電」,或者是雪茄。台灣與古巴的棒球大賽,應該是最引人注目的比賽,因為我們總是以為擊敗古巴就是世界第一。但是,現在只剩下「好想贏韓國」而已。

統治這個國家將近五十年(1959-2008)的領導人卡斯楚(編按:香港有譯卡斯特羅),就在11月25日過世,不過看來我的同溫層裡,主要都在關心金馬獎有沒有人走音的問題,對於卡斯楚的逝世,甚至連簡單的RIP也沒有。但是,卡斯楚的一生,其實就是近代古巴的縮影,而古巴與美國,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台灣與中國的另類版本。

古巴距離美國只有160公里左右,所以在1898年時,被西班牙割讓給美國,雖然他們在1902年獨立,但是實質上就是美國的附庸國,美國有權干涉古巴內政,而且透過大量的投資,掌握古巴的經濟命脈。連美國黑道都進駐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賭博、色情行業通通在美國人的控制之下。直到1959年,卡斯楚推翻獨裁政權以後,美國與古巴才開始有了重大變化。

廣告

因為卡斯楚是共產黨,他對於美國的帝國主義侵略古巴模式,早就非常反感。他掌權以後,立刻著手沒收美國企業在古巴的資產,而且對於美國商品課以極高的關稅。而美國當時由反共總統艾森豪執政,也對古巴實施禁運政策。古巴因此向當時共產主義的老大哥蘇聯靠攏,甚至同意蘇聯在古巴部署核子彈道飛彈,這就是有名的電影「驚爆十三天」劇情背景。在1962年,我們差點無法出生,因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瀕臨邊緣。美國威脅要擊沈蘇聯運送飛彈的艦隊,而蘇聯也威脅要發射核子彈。

卡斯楚有個好朋友,叫做切格瓦拉(編按:香港有譯哲古華拉)。對台灣人而言,這個人,可能比卡斯楚還要有名。在衣服、墊板、文件夾上都會出現他的臉孔,象徵著文青的左派精神。這個人在年輕的時候,曾經一起跟卡斯楚推翻舊政府,也擔任古巴新政府的要職。他是一個真正瞭解拉丁美洲困境的人,而且致力於推翻「所有」不公不義的政權。請注意這兩個字,「所有」。意思是,他希望全世界沒有窮人,不只是古巴,而是要推翻所有的資本主義邪惡體制。因此,切格瓦拉在新政府成立後,雖然31歲就當上中央銀行總裁,但他根本就是想繼續為拉丁美洲的窮人努力,因此跟卡斯楚在革命路線上開始有爭執,卡斯楚只想好好治理古巴,而他則是想要世界大同,到世界各國輸出革命。後來在玻利維亞帶領游擊隊的時候,被政府軍逮捕後處死。此後,他的名字、海報與棒球帽,在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國家中,持續熱賣幾十年。

廣告

卡斯楚跟這個好友的風格完全不同。他留在古巴擔任領導人,一當就是將近五十年,無人能取代他,直到2008年退休,仍然只是交棒給弟弟而已。他成功的維繫了古巴共產黨的政權與政治穩定,古巴的平均生活水準也還是在全世界排名中是前四分之一,而且這是在美國的嚴厲制裁下的結果。他反對個人崇拜,在古巴幾乎都看不到他的銅像,也沒有在鈔票上有任何關於他的圖片,但卻是中美洲最彪悍的獨裁政權領袖。

他終於可以跟他的戰友切格瓦拉相聚,雖然不知道在天堂或地獄。不過,即使不是在天堂,他也曾經說過,「我知道我會下地獄,但我會在那裡看到大資本家、竊賊、劊子手和美國總統。」不知道川普總統抽著古巴雪茄時,會不會想到有一天,他也會在那裡與卡斯楚見面。但是卡斯楚的逝世,對於美國與古巴關係而言,卻是一個世代的結束。

古巴這個跟我們極為類似的國家,對我們帶來了什麼啟示?對於中國,我們又應該往哪裡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