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

2016/8/11 — 9:21

澳洲泳手賀頓與家人合照(賀頓 facebook)

澳洲泳手賀頓與家人合照(賀頓 facebook)

澳洲泳手賀頓在奧運男子400米自由式泳賽擊敗中國的孫楊,其後稱孫楊為「禁藥騙子」。中國泳隊要求道歉。中國網民不停謾罵。而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就炮轟澳洲「曾是英國越洋的監獄」、說那處的傳媒資訊「不正常、有點變態」、在西方內「低人一等」。

但令我最深刻的,是《環時》形容澳洲為「文明的邊緣地帶」。作為曾在這地帶生活15年、而到現在還有親友在那處的「澳洲西人」(這是某本土派博客拿來揶揄我的形容詞,但我又覺得幾「正」),容許我與大家分享一下對這地帶的認識吧。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有不完美之處。她曾經對原居民實行文化滅族政策,近年亦有少數人對伊斯蘭教徒、難民等不公。不過,她亦是有錯會認、或至少會被揭發的地方。政府曾就過往或現在對原居民的種種不公嚴正道歉。她的公共團體、公民社會會把一切對難民與少數族裔的虐待、歧視公諸於世。

廣告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有民主、自由,各級議會的代表都是全面民選的。人民批評甚至反對政權(有個別人士更曾主張所屬地區脫離這地帶)是不會被懲罰的。就算是持普遍被社會討厭的政見的人都有權發言、組黨、參選。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有一流的法律制度。她訓練出來的律師極受國際律師行的歡迎。她的法院、法官受到尊重,有些法官更是香港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而其法院的判詞更在普通法地區經常被引用。

廣告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有多元文化的社會。縱使有少數市民帶有種族或宗教歧視的看法,主流社會其實十分歡迎這地帶近幾十年成為了一個種族、宗教、性取向多元的社會。這地帶不會強迫少數群組要怎樣「愛國」、怎樣生活的。

我認識的「文明的邊緣地帶」有注重環保、生活環境。她的城市多年來在世界最佳居住城市排行榜中名列前茅。她的空氣、食物都被視為十分安全。很多中國人都喜歡移民去這地帶及把其食物大量買回中國。

如果上述的地方是「文明的邊緣地帶」,我想知道的是,一個「富強」但又只懂發惡不認錯,沒有民主自由,沒有健全法律制度,沒有尊重少數族裔,沒有注重環保、生活環境或食物安全的國度又是甚麼?是「文明的懸崖」?還是「文明的黑洞」?

後記一,既然澳洲這樣好,為何我要在香港?起初主要是為了賺錢,但到現在就主要是為了一份「同熱愛這片土地,大家刻骨銘記」的感情吧。

後記二,劉兆佳近日說香港人揶揄中國運動員是反中國。他錯了。無論是對泳手傅園慧的追捧或對維權律師的敬重,香港人仍是會擁戴與他們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的千千萬萬個中國人。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其他人士或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