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或許有一份「煩膠」,值得我們引以為傲

2016/11/5 — 22:15

【文:畢】

正當就游、梁二人宣誓的司法覆核在香港鬧得滿城風雨時,英國法院也在今早就脫歐作出重要裁決。自公投後,脫歐的決定一直遭人詬病。不少人借此上綱上線,指出民主制度的弊病,印證集權的需要。先不論民主制度的弊病從來也沒有印證集權,這次法院的裁決恐怕又會招徠對民主制度“出爾反爾”的指責。

略看一下判辭,是次判決圍繞的一大問題就是行政機關是否有有權力透過歐盟條約第50條,啟動脫歐程序、推翻國會於1972年將歐盟法納入英國的決定。

廣告

"The sole question in this case is whether, as a matter of the constitutional law of the United Kingdom, the Crown is entitled to use its prerogative powers to give notice under Article 50 for the United Kingdom to cease to be a member of the European Union. (Introduction (a) 4)"

不難看出,這又是英國歷史上的老問題 — 皇室/行政機關權力與國會主權的分界。自實行君主立憲以來,皇室與國會一直就雙方所擁有的權力相互角力。在皇室干政的陰影下,英國賦予了她的國會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自主權。只要過半數同意,國會可修改任何法律甚至憲制性文件。背後的邏輯就是要每一屆國會不受前人所作的決定影響,可以自主的行使權力。是次判決裁定脫歐程序需由國會授權,理由基本為行政機關無權推翻國會所作之決定。

廣告

"We consider that it is clear that Parliament intended to legislate by that Act (ECA) so as to introduce EU law into domestic law in such a way that this could not be undone by exercise of Crown prerogative power (para 94)"

公投結果對裁決的影響不大,連代表政府一方的律師,也沒有引用公投結果作理據。因為根據法例(The Referendum Act 2015), 公投從來只具參考的價值,而這或許也是公投兩派一直沒讓公眾知道的事實。

驟眼看來,一人一票公投所得出的結果比國會的決定更具認受性,惱人的法律條文卻阻礙了集體意志的表達。民主制度中,因權力相互制衡而產生的“出爾反爾”似乎也受到不少攻擊。但正如法官在判辭中所言,法律的條文是是次裁決的唯一考慮,脫歐的優劣和民眾的意願,一概不在考慮之列。

“It deserves emphasis at the outset that the court in these proceedings is only dealing with a pure question of law. Nothing we say has any bearing on the question  of the merits or demerits of a withdrawal…nor does it have any bearing on government policy, because government policy is not law. (introduction (b) 5)”

因此,問題看來是集體意志最直接的反映是否也應受到法律條文上的限制。我相信很多人對此也是肯定的。條文保障了市民透過選票表達意見的機會,也同時確立了國會的獨立性。既然大家認同並且選擇在這個框架底下行使權利,也應受到這個框架的限制。這份很多人眼中看來的「煩膠」,卻是英國政治中引以為傲的嚴謹、和權力相互制衡的表現。

時空回到當下香港,在廣闊政治光譜、由親中到獨立的主張中,各派似乎也需要回應程序上的問題和正當性。只有嚴謹的推論能在香港前途問題的討論中站得住腳。這份嚴謹不單局限在制度底下,就是該何時超越制度和程序去抗爭,也需如此嚴謹、甚至更嚴謹的推論。單看成果的抗爭看似很吸引,但離棄了該有的正當性,我們看似失去了跟極權對抗的憑據。所以,或許有一份「煩膠」,真的值得我們引以為傲。

 

(作者簡介:英國愛丁堡留學生,蘇格蘭學生聯會代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