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卓爾和希爾斯堡冤案

2016/2/1 — 13:53

1989年4月15日發生了希爾斯堡慘劇,事件導致96名球迷死亡。(資料圖片)

1989年4月15日發生了希爾斯堡慘劇,事件導致96名球迷死亡。(資料圖片)

只要是稍有波齡的英超球迷,都應該聽過1989年的希爾斯堡慘劇。1989年4月15日的足總盃半準決賽,利物浦與諾定咸森林在希爾斯堡球場作賽。因為交通擠塞,直到臨開賽時尚有數千名球迷未能入場,警方被迫開啟球場大門,致使這幾千人湧向同一看臺,擁擠造成了嚴重的踩踏傷亡。而醉酒鬧事和看霸王球的利物浦球迷令情況更加混亂。最後共有96人喪生,200多人受傷。事件導致當時的利物浦主帥杜格利殊心力交瘁辭職,換上的卻是領軍九流的桑拿士,而利物浦亦再也不能回復七、八十年代的風光。

這是流行了幾十年的說法,一直以來,希爾斯堡慘劇都被認為是足球流氓(Football Hooligans)的範例。然而,由英國前內政大臣Alan Johnson成立成希爾斯堡獨立調查委員會經過多年追查,最終上星期發表一份關於慘劇的最新報告,指出為慘劇負最大責任的應該是警方而非球迷,還利物浦球迷一個清白。因為警方安排失當導致秩序混亂,才釀成人踩人的慘劇。此外,委員會還揭發了警方當時不少插贓嫁禍的行為。輕者有如嘗試在犧牲者之間找尋高酒精濃度的血液樣本、製造球迷醉酒鬧事的形象;重者有如修改超過100份筆錄,掩蓋警方的過失。報告明言,要是警方不是在救援過程中犯錯連連,有一半犧牲者是可以避免罹難的。

廣告

但讀者或會奇怪,何以英國警方如此猖狂?竟敢公然竄改證供?其實這和八十年代戴卓爾政府當政有莫大關係。「鐵娘子」戴卓爾施政激進,強調自由市場,大力打擊工會。因此當時整個英國社會對立嚴重,不少左翼支持者和工會人士對戴卓爾政府深惡痛絕。而戴卓爾為了鎮壓這批反對者,給予警察空前龐大的權力。前工黨內政大臣Jack Straw形容,當時警察瀰漫著一股免責文化(the culture of impunity)。不受任何外界壓力影響,可以任意妄為,萬大事也有後面的鐵娘子撐腰。

再者,當時利物浦也是戴卓爾政府的眼中釘。利物浦一路以來都是英國造船業中心,工人人數眾多,是當時的工黨大本營,跟當時的保守黨對立已久。利物浦於1981年曾經爆發一場長達九天的暴動,導致460名警察受傷,500多人被捕。戴卓爾甚至削減給利物浦的撥款以作報復。這就難怪當時警察為何斗膽大肆竄改筆錄、抹黑球迷了︰因為他們一方面跟利物浦人素來有「牙齒印」,一方面又有保守黨政府撐腰(再加上戴卓爾本人也對足球流氓欲除之而後快)。

廣告

事實上,希爾斯堡慘劇發生不久之後,泰勒法官(Lord Taylor)就發表報告指出責任在警方而非球迷,而政府內也有人希望還球迷一個公道。但戴卓爾強硬地把這些聲音壓下去,甚至赤裸裸地包庇警方說︰「泰勒法官的報告對警方是毀滅性的批評(devastating criticism),為什麼我們要接受?」最後政府即使接受泰勒報告對球場改建的建議,卻選擇冷處理報告中對警官的指責。最終裁定慘劇純屬意外,無人需要負責。就因為戴卓爾當時一意孤行,之後數十年官僚系統因循守舊、官官相衛,令利物浦球迷含冤超過二十年之久。

政府警察官官相衛,自古皆有。香港朋友他日如果再看到警察說某某示威者激進、某某示威者暴力,也不要盡信其一面之詞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