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破田弘茂的如意算盤 — 海基會董事長應由國家養,不應由財團養!

2016/11/11 — 13:32

為新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

為新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

「兩岸交流不應該由買辦壟斷利益」這大概是民進黨和習近平甚至馬英九總統三者間唯一的兩岸政策共識了。 

為了「兩岸交流不應該由買辦壟斷利益」,習近平因此整肅了國台辦人事,並強調對台政策將更注重三中一青;馬總統因此上台後長年和連戰交惡,最後還摘掉了江丙坤海基會董事長位置;民進黨則因此長年批判連家兩岸的政商關係和江丙坤接任海基會董事長兼任相關企業職務以及林中森當海基會前董事長兼任企業獨董。 

在物色海基會董事長人選時,蔡總統強調要找台灣社會可信賴,而且是感到敬重的人,應該就是建立在這一個反兩岸買辦的基礎上。背景是這樣,所以田弘茂出線時,風傳媒便以<海基會任命田弘茂 告別「買辦政治」>做標題報導:「蔡總統曾徵詢幾名人選,但不包括先前傳出的財經界,主要是希望不要再像過去一樣,兩岸交流由買辦壟斷利益,只有少數人能從兩岸交流中獲利。」 

廣告

不料現在田弘茂卻被發現他兼任一家積極要擴大中國業務的公司,康舒的獨董。 

這很怪,更怪的是,海基會澄清說,他當公司獨董新政府知情,這難道說新政府對買辦的定義和民進黨立委不同,民進黨立委過去批評江丙坤、林中森是買辦的作法新政府並不認同?被揭發後田弘茂終於辭了公司獨董。被揭發才辭,這符合蔡總統「社會可信賴,而且是感到敬重的人」的標準嗎? 

廣告

被揭發才辭,這令人想起另一件事。那就是「田弘茂是李登輝總統派到北京的密使」的說法,從1990年代直到今年政學界都一直公開流傳並都相信,他剛被任命為海基會董事長時,媒體全是這樣介紹他。他這流傳了20多年的「美譽」,無法想像從來沒有記者問過他,但是從來沒有聽過他否認,一直到記者訪問到李總統核心幕僚說不是這麼一回事後,他才「承認」不是密使。 

這類做法和「社會可信賴,感到敬重」的標準,實在大有距離。他問題真還多的是,例如,他一直強調的是1990年代他是李登輝總統在憲政改革上核心的幕僚,實際上他1999年的確倡議總統李登輝「理論上」可以競選連任,結果被總統府嚴厲撇清關係。 

最近媒體披露李遠哲在回憶錄中提到,當年威脅李遠哲如果為陳水扁助選家人會有生命安全問題的人就是田弘茂,消息令人駭異,更令人駭異的是他對這個報導的態度居然不是否認而是「不予置評」。 

由於他的問題太多了,於是立法院要求他到委員會接受質詢。他的態度是他沒有領海基會薪水所以除非審查海基會預算,他不必到立法院接受質詢。 

這時大家才明白一開始他就強調不領薪水原來有這一個防火牆的功能:既然領了積極開拓中國市場的公司獨董的優厚待遇,當然不必在乎海基會的待遇,而沒有海基會的薪水又可以使他不受國會監督。 

如今他終於辭了獨董,但是這就達到利益衝突迴避的效果了嗎?如果要利益迴避他除了辭獨董之外,他可以繼續當國策院的董事長嗎?國策院不是在中國生意關係比康舒更大得多的財團支持的智庫嗎? 

財團出資成立智庫,這是非常值得稱讚的一件事,但是一個人兼任財團出資的智庫董事長又兼海基會董事長無論如何是不應該的。因為海基會名義上是民間基金會,但是實質上根本是行使公權力的國家機關。 

海基會的設置,學的是美國在台協會。在台協會本質上是大使館,大使館換上在台協會的民間機關的招牌和台灣交往,是因為要符合斷交後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所以台美不能有官方關係」的立場;同樣的,台灣以「民間機關」海基會和中國往來也是為了符合不承認北京政府的合法性的立場。換句話說,都是在不承認交手政府的合法性時,以民間為名,官方為實而設置的。可見他根本是民間公司其名國家公權機關之實,為扣緊國家公權機關之實,海基會成立的基金會七成是國家出的,公務員轉移到海基會上班雖然必須向原機關辦離職手續,但是為了符合行使公權力的實質要求,兩機關的年資仍然連續不必中斷,也就是他仍然是國家公務員之實,既然是這樣,領導公務員行使國家公權力的海基會董事長毫無不隨時要到立法院備詢接受監督的立場。 

分析到這裡我們有理由要田弘茂解釋清楚,他不領薪水為的是不是完全逃避國會監督。 

另外,民間智庫成員身份和海基會董事長角色也往往衝突。他當董事長的國策研究院最近舉辦了「探討亞太安全形勢變化與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政策研究」座談會,他在會上說,現在是兩岸交流機制暫時停擺的「冷和」狀態,用台語來說是「要死不活」,未來幾個月兩岸關係會持續走下坡。 

這個說法就智庫學者的身分以自己確信客觀立場發表無可厚非,但是就國家公權機關的負責人這種話只宜在內部評估的時候講,公開向外表示完全不恰當。田弘茂強調他這些話是以國策基金會董事長身分講的,不代表海基會的政治立場,這解釋完全不通。我們政府機關中博士專家也一大堆,如果像他一樣隨時隨地「以學者身分而不是以政府官員身分」說話,那不是天下大亂,他的作法和國安局長在立法院令社會嘩然,公開表示他對川普和柯林頓負面的評價有什麼不同? 

無論如何,當學者、當財團出資的機關負責人和當行使國家公權力的海基會董事長,三者角色明顯衝突,他必須選擇,不可以三種的好處都不放棄。這是一個起碼的分際,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卻只要不被點出來就毫不在乎,他起碼的規矩都不願意守,距離總統所說的社會信賴敬重的標準也未免太遠了。 

可嘆的是新政府明知道他財團的背景,兼公司獨董的事還挺他當海基會董事長,國會對他質疑,要他到國會備詢他拒絕還替他找理由,這樣的新政府實在令人想不透是怎麼回事。 

如今,田弘茂在國策會董事長和海基會董事長兩者間,在財團兼智庫負責人兼學者和國家公權機關負責人之間必須做一個選擇;如果政府對這個一再出紕漏的田弘茂真的還是非用不可的話,那麼便只有叫他辭財團智庫董事長位置並發海基會董事長的薪水給他,這條路走。 

無論如何,海基會董事長應該由國家來養,不應該由財團去養!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