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冒死拍下刺殺俄大使槍手容貎 美聯社攝記:就算被殺 我也是個記者

2016/12/20 — 17:12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Andrey Karlov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訪問一間攝影美術館時,遭土耳其休班防暴警察Mevlut Mert槍擊身亡,槍手的容貌和舉動,被美聯社攝影記者Burhan Ozbilici清晰地拍下。Ozbilici事後在美聯社撰文講述事發經過和感受,自言當時在想:「就算我受傷,或者被殺,我也是個記者」。

他說,會去這個展覽,只因美術館處途經他由辦公室回家的路上,展覽的主題為「從加里寧格勒到堪察加半島,從旅行者的眼中看」,Karlov演說期間,Ozbilici走近準備拍幾張Karlov的資料照片,認為談及土耳其與俄羅斯關係的報道可能會用得着。

他形容Karlov以柔和的聲線發表演說,冷靜且謙虛。突然,幾下轟然的槍聲後,Karlov就遭到站在其身後的西裝槍手射殺。

廣告

Ozbilici頓時愣住,幾秒後才回過神,想到正發生甚麼事:「一個人在我面前死去,一個生命在我眼前消失了」。

他坦言十分驚恐,亦知道給槍手留意到他將會很危險,但見槍手正威嚇其他觀眾,Ozbilici就踏前一步,拍下槍手的舉動。「我當時就是這樣想:我在這裏,就算我受傷,或者被殺,我也是個記者(I'm here. Even if I get hit and injured, or killed, I'm a journalist.)。我要做我的工作。我可以不顧工作,然後逃跑……但若事後有人問我為何當下不拍攝,我答不出一個正當的答案。」

廣告

Ozbilici憶述,槍手當時十分焦慮,但似乎未有失控。在場的保安員吩咐觀眾離開,其後救護車及裝甲車到場,槍手則被警方槍殺。

另外,該輯震憾的照片,刊於紐約時報的頭版後,亦引來讀者的抗議,紐約時報編輯Phil Corbett解釋,一般情況下,頭版照片會經過數過編輯把關,在今次這樁新聞,由於其重要性,以及俄羅斯在敍利亞的角色,以及照片凸顯襲擊的震撼,其新聞價值毋容置疑,而且圖片雖然令人震驚,但並非血腥或煽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