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拯救生命ㅤ勿忘初衷 — 災難面前給我的提示

2019/3/28 — 13:15

在莫桑比克,強風遠去,但多個災區洪水未退,更有爆發霍亂、瘧疾等水傳播疾病的風險。(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在莫桑比克,強風遠去,但多個災區洪水未退,更有爆發霍亂、瘧疾等水傳播疾病的風險。(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文:Stewart Muchapera(樂施會傳媒事務統籌,寫於莫桑比克貝拉港)】

凌晨四時,鬧鐘把我叫醒,我立刻趕乘飛機前往莫桑比克的港口城市貝拉(Beira)。熱帶氣旋伊代(Idai)早前在貝拉登陸,當飛機開始降落時,我看到伊代對港口造成的嚴重破壞。貝拉彷彿剛遭到空中轟炸:全市的房屋被夷為平地,有些房屋仍淹沒在水中;屋頂被吹走;樹木被連根拔起;農田和農作物被大水淹蓋。貝拉有九成面積的土地被淹沒在洪水中。

廣告

風暴過後,滿目瘡痍。在重災區貝拉港,九成土地被淹沒,食水、交通、電力中斷。聯合國人員形容,這場風災是有紀錄以來南半球最嚴重天災之一。(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風暴過後,滿目瘡痍。在重災區貝拉港,九成土地被淹沒,食水、交通、電力中斷。聯合國人員形容,這場風災是有紀錄以來南半球最嚴重天災之一。(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廣告

貝拉港機場是該市唯一一處通訊設施仍能正常運作的地方,聯合國和多個國際救援機構因此在機場設立救援基地,令機場形同作戰部署中心。在救援機構工作的房間,牆上貼滿地圖,救援人員擠在一起,商量如何盡快把物資送到水深火熱的災民手中。

在機場,直升機和飛機起飛的聲音此起彼落,因為路面交通仍未修好,救援人員只能靠空運把物資運至災區。Buzi 是貝拉市災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據報導,因重災區的房屋仍淹沒於水中,居民只能移往屋頂生活。樂施會與當地合作夥伴 AJOAGO 組成的救援隊伍,使用直升機向住在 Buzi 的家庭發放毛毯、水桶、蚊帳、內置瀘芯的儲水桶、湯匙和包東西用的布等,希望這些物資有助預防霍亂和瘧疾等致命傳染病的散播。

在等待直升機起飛時,我們去到距離貝拉約 30 公里處的 Dondo,救援組織在那裡設立了一個營地,為風災災民提供臨時居所。我在 Dondo 遇到很多災民,他們儘管已失去一切,但在疲憊的面上仍展露著微笑。我在那裡逗留了短短一個下午,卻聽到很多鼓舞人心的故事。

COSACA 是一個由樂施會、CARE 及救助兒童會等救援機構一起成立的組織。Jacinta Verisha 與她四名孩子現時居住的帳篷,就是由 COSACA 捐出。Jacinta 說:「我們無法改變伊代正面吹襲,這亦已成現實。颶風吹走我們的毛毯和食物,粉碎我們的家,使我們失去一切。我們正等待雨水消退,可以回家,重建家園。」 

家園被毀,災民只能暫時棲身在破舊的大廈內。(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家園被毀,災民只能暫時棲身在破舊的大廈內。(照片:Sergio Zimba / Oxfam)

我帶著一連串問題離開 Dondo:Jacinta 仍要在 Dondo 留多久?她和家人可以回到自己的家嗎?她的孩子又可以會回到學校上課嗎?瘧疾或霍亂等疾病通常都會在災後爆發,她一家又能否避過傳染病的感染?氣候變化令地球出現更頻繁和破壞力更大的風暴,又會有多少人因而家園盡毀?

雖然我沒法回答這些問題,但我可以肯定地說,樂施會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在未來的年月裡會繼續協助有迫切需要的人,向他們提供清潔食水和臨時棲身之所等緊急支援,幫助他們重建家園及生活。像 Jacinta 這樣的災民急需幫助,樂施會的救援工作將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巨大變化。拯救生命是我加入樂施會的原因,在貝拉港的經歷再次提醒我的初衷。 

強烈熱帶氣旋「伊代」(Idai)於 3 月 14、15 日吹襲非洲南部國家馬拉維、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韋,引發廣泛地區水浸,多處地區頓成澤國,道路被毀,電力中斷,大批民眾家園盡毀,農作物化為烏有,超過 260 萬人受災。三國政府已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災難狀態。樂施會的救援人員連日來於多個受災地區展開救援行動,為災民提供安全飲用水及衞生用品,包括淨水丸、水桶、肥皂、蚊帳、女性衛生用品等,以確保公共衛生,盡力解除水傳播疾病爆發的威脅,並將為受災地區的弱勢家庭提供長遠支援。

了解更多

救援工作刻不容緩,請支持災民渡過難關:網上捐款其他捐款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