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飛機費」的合約法淺論

2015/1/21 — 14:05

Party invoice: Boy sent bill for birthday no-showBBC 相關報道

這宗發生英國的趣訟,由於牽涉金額小(不足十六英鎊,折合約一百八十多港元),預計只會由小額錢債法庭處理;然而,連 BBC 法律專責記者、曾經擔任大律師且擅長合約及民事的 Clive Coleman 也得煞有介事地分析一番,足見案件本身其實在法律分析方面甚具可觀價值,甚至可能成為普通法系法學院來年考試題目的素材。

五歲小男孩 Alex Nash 缺席了同學的生日派對,居然為父母招來一張索價單,聽來好像極盡荒謬之能事。Coleman 亦提出其專業意見指,原告人 Lawrence 太太起碼從兩方面而言將難以勝訴︰1) 即使一方接受派對邀請,亦難以等同雙方有意願 (intention) 達成一項有約束力的合約;2) 假設原告提出實際承諾出席的是小 Alex,五歲小孩就更不可能有立約的能力 (capability)。Coleman 更打趣說,難道小孩會如此宣告︰「我,即『甲方』,下稱『壽星仔』,誠邀  閣下,即『乙方』,下稱『我的最好朋友』,參與甲方的派對 (I, the 'first party',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the 'birthday boy', cordially invite you the 'second party',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my best friend', to the party of 'the first party')」嗎?

廣告

估計連 Coleman 自己也會認同,他的分析只是幫助讀者們粗略了解一下合約法的精神;但若讀者們與筆者一樣,曾經透過學院或者日常工作而對合約法具備基本的認識,那我們就有能力一起運用較完整的合約法理論,嘗試探討這件趣案的正反理據所在。

一般合約法討論的起點,就是那道決定具約束力合約是否存在的公式︰

廣告

Offer + Acceptance + Consideration = Binding Contract

Coleman 所提出的 intention 及 capability 則是環繞這道公式的兩個環境問題,即雙方是否真的有立下有約束力協定的意願,抑或「隨口應承」,以及立約者本身的能力考慮。

這宗案件有一些事實 (facts) 情況,是跟一般的社交邀請有些許分別的︰主辦方不是邀請小客人到她的家中,而是預訂一個滑雪中心內的場地,主辦方更需要為此而預付按金,以及按規定在正式活動前預報人數及繳付餘數等。

這意味著甚麼呢?原告很可能在發出邀請時在心中暗忖,如果最終人人放飛機,她等同扔錢到大海去,所以她期望答應出席的人,最終不要爽約;要是她在發出邀請時,將這番心思意念亦向對方清楚交代,那麼獲邀者就不可能說,我並不知道邀請者原來是動真格並要我出席不可的。

就合約法而言,只要大家的心思一致,明白即將訂立的協定是旨在約束雙方的,立約的意願就存在,即使是「死黨」之間的口頭協定也是同樣原則,原理就跟我們向好友借錢,一樣有法律責任要還錢一樣。

即使答應出席的是小朋友自己,但法律上從沒有說過年紀多小的孩子的承諾會自動失效 (void),而是要視乎情況而定;只要雙方承諾的內容足夠淺白,足以讓小朋友明白自己的權與責,就不能單憑年紀就說他參與的合約當沒有發生。同樣道理,一個五歲小孩拿著錢獨自去樓下買雪糕,他指明要朱古力味,老闆能否說「細路,你未夠秤喎,我地冇合法關係的,我收左錢唔代表一定要俾返朱古力味雪糕俾你」?

所以,假如原告已經清楚講明她是要先付費用取得場地,期望對方不要「甩底」,而小孩又表達出他明白的意思,這些清晰的話語,就足以構成要約 (Offer),而小孩的答應,就是接受要約 (Acceptance),剩下的問題,當然就是有否約價 (Consideration) 的存在。主辦方既然一心立下派對之約,那麼派對內提供的玩兒、食物等,當然要與她邀請時介紹的大致相符,而不能說「有野食有野玩」最後卻變成只是白開水任飲了事;至於受邀者出席活動本身是不是一種約價,我們只要看看明星們出 shows 是甚麼一回事就可理解。就算小孩不是甚麼天皇巨星,但正如上文所述,他們應邀出席為主辦方而言,是有意義及價值的(因為可使其花費不致浪費),尤其如果個別小賓客是壽星仔點名一定希望見到的,那麼小孩出席所構成的約價就更明顯。

總括而言,即使是社交友伴、黃口小兒,只要他們不是協約做違法的事,而且承諾的內容又是他們理解能力範圍之內,法律並不阻止他們為任何事立約,即使是說邀請去派對也在此列;但前提是雙方必須清楚明白承諾背後的認真約束程度,以及雙方具體的權利與責任。

順帶一提︰Lawrence 太太發出的索價單,提到了滑雪中心的名字,但滑雪中心聲明指從沒有向個別人客發出類似的索價單,而這次爭議完全是雙方家長之間的問題,滑雪中心並認為單子上印上中心的名字,有欺騙之嫌,可能向 Lawrence 太太再作法律追究。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