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人的青蒿素和吃人的TPP:知識產權背後的黑心錢

2015/10/16 — 11:21

【文/左楠(破土獨家撰稿人)】

2008年4月20日,山東濟南,來自全國部分省市的乙肝患者和艾滋病患者代表,在參加一次會議時,呼籲政府採取措施打破拉米夫定壟斷。拉米夫定(商品名為賀普丁、益平維)是我國抗乙肝病毒的重要藥物,同時也是治療艾滋病的核心藥物,屬於我國免費向艾滋病患者(不包括乙肝患者)提供的藥物之一。然而,在2007年下半年,全國部分地區不同程度出現了拉米夫定供應緊張的現象。乙肝患者和艾滋病患者期冀的拉米夫定國產化並沒有到來。原因是根據WTO的TRIPS協定,和我國專利法的規定,需要保護拉美夫定製藥技術的知識產權,嚴禁低價的仿製藥品問世。

救人的青蒿素和吃人的TPP:知識產權背後的黑心錢

廣告

了解內情的人說,拉米夫定的成本價很低,一公斤才3000多元,按此推算,一盒藥成本價僅為4元。然而市面上拉米夫定商品名為賀普丁,每盒200元,每天一粒,一盒可以服用兩週,每個月的花費要400元。而且必須每天按時按量服用,不能間斷,否則不規則服藥,會導致體內病毒產生耐藥性,病人將會使用成本更高的二線藥物。實際售價竟是成本價的50倍。 「若實現國產化,肯定不會賣這麼貴!」一位乙肝患者忿忿地說。

什麼是TRIPS協定?

廣告

TRIPS協議是1994年烏拉圭多邊貿易談判簽署的《與貿易有關知識產權協定》的英文簡稱。在知識產權領域建立了各WTO成員國家應達到的最低標準。協議從八個方面——著作權及其相關權利、商標、地理標記、工業品外觀設計、專利、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對未公開信息的保權和對許可合同中限制競爭行為——進行了極為嚴格的規定,同時對所謂侵權行為進行了嚴格的貿易處罰規定。

但協議中,更多只是反映了發達國家的標準,發展中國家的聲音沒有得到充分的表達。因為發達國家的知識產權運作成熟,他們早早地將一些製藥關鍵技術的專利權買下,利用TRIPS協議對專利權的保護,將技術價格提升,進入這一國際協議的發展中國家不得不停止國內「侵權」的仿製藥的生產,以高價購買專利權,或直接購買發達國家的藥品,而這一筆賬,最終回落到本已陷入貧困、失去勞動能力的患者身上。

知識產權,變成了資本壟斷擴張的工具

知識產權是知識的私有化與資本化。一方面,它將知識變身為個人佔有的賺錢工具,專利的申請主體只能是自然人或經濟主體(指註冊公司等),也就是說,其申請和註冊的過程本就是爭取知識售賣權的過程,爭取著賣東西的權利。在實驗室階段,不免導致許多不有利於科技發展的結果,一是最終獲得技術專利的不是科研工作者而是企業主,而為研發做出貢獻的人往往只能得到資本分紅,這個過程中資本家占主導位置,科學家得不到應有的尊重。例如,去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藍光之父」中村修二,即使取得了重大的科學成就,卻長期被公司看做工具式的科技人員,發明專利權為公司所有,自己只拿到兩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141元)的獎金。這樣背景下的社會文化追尋的不會是科學精神而是商業精神,企業家精神;二是這容易導致科研團隊內部的不團結,一項成果的問世需要數十甚至數百位技術工作者的努力,然而拿到專利的只有一個人或一個公司(而常常這個公司就是個人獨資的),其他所有人工作都被忽視了。這常常導致一些人隱藏最新成果,不與同事交流,自己鑽研想著投機搶注,相較於共同研究,這樣工作的效率極低。

另一方面,通過對知識產權的壟斷,不少「企業家」們愉快地、合理合法地坐地起價,進行著資本擴張,根本停不下來。除了上文說到的例子,破土網就曾經發過這樣一條信息,一位英國商人買下了一種艾滋關鍵藥的生產權,然後把藥價翻了55倍(http://groundbreaking.cn /shehui/guonei/3403.html),雖然各國輿論,甚至希拉里都對此表示了嚴正抗議,但因受專利法案的保護,這些抗議並沒有什麼用,就在此時,另一個公司買了一種治療耐藥性肺結核的關鍵性藥物,然後漲價了20倍。這不是個例,在知識產權越來越被高歌的時代,這樣的案例只會越來越多。於是,所謂科學技術的偉大進步只和壟斷商以及有錢買到技術的人相關,對於普羅大眾來說,這種華美的辭藻,說出來和放了聲屁一樣,臭過了依舊沒什麼兩樣。

國際貿易協定,就是用發達國家的規則玩死你

除了TRIPS協定,隨著WTO15年保護期的結束,中國將進入更多的國際貿易協議之中。這些貿易協定除了針對知識產權,還會涉及關稅、進出口額度等等。在許許多多公開報導中,這些協定被譽為貿易保護的神器。然而,這究竟保護了誰的利益呢?

以農產品為例,墨西哥曾為保持當地玉米的多樣性,甚至嘗試禁止其他地區的作物的種植。然而,美國製定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卻裹挾著他們的轉基因玉米大量湧入了拉美市場。如今,40%的墨西哥玉米市場已經被持有轉基因技術的美國人統治。當地其他玉米種類的基因中也出現了被抗農達基因「污染」的現象。同時,這些轉基因的玉米必須使用孟山都等企業生產的除草劑、肥料等,不能使用本地原生的產品,帶著貿易協定,美國大公司佔領了整個墨西哥的玉米農莊。

中國也遇到同樣的問題。雲南省生物多樣性和傳統知識研究會的專家曾表示,目前中國對於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立法尚未建立,因此對於保護國內物種資源和特殊的知識產權造成了困難。例如,紅豆杉在國內屬於保護林木,原材料禁止出口,但有的美國公司從農民手中低價購得剝去樹皮的原木,然後製成一種被稱為「紫杉醇」的半成品,然後以半成品的名義出口,從而逃避制裁。另外,一些中國民間草藥的配方,也被美國公司在海外製成藥劑,並依據國際貿易協定而索要高價。

發達國家在世界市場中率先發展,成為了規則的製定者,訂立了大量的「自由貿易協定」所謂公平的國際貿易,根本就是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這讓不知所以的發展中國家如何競爭?

一些國家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反抗。例如不少發展中國家政府通過了對大病藥物仿製的強制許可,2003 年,馬來西亞成為了第一個向當地公司頒發強制許可,從印度進口藥品治療艾滋病的發展中國家。更便宜的普藥使政府可以在同等預算範圍內治療更多的患者。之後,印度尼西亞在2004 年頒發了總統令,使一些艾滋病藥物可以進行生產,而泰國2007 年也為幾種治療艾滋病和癌症的藥品頒發了強制許可。 2008年3 月,印度通過了其第一份強制許可,使當地一家公司可以生產一種抗癌藥的普藥版本,這可以使治療腎癌和肝癌的價格從每月5200 美元(品牌藥的價格)降低到每月160 美元(普藥的價格)。同年9 月3 日由印度尼西亞總統頒布了一份與強制許可有同樣效力的總統令。總統令使當地生產商可以生產、進口和銷售幾種治療艾滋病和乙肝的專利藥品普藥版。強制許可的目的是為了充分地降低這些挽救生命藥物的價格,使數万印度尼西亞患者可以獲得這些藥物。

同樣是對於重大疾病的藥物,這次拿到諾貝爾獎的屠呦呦團隊並沒有將青蒿素的提取技術申請知識產權保護,這一廉價藥物正在許許多多國家挽救著無辜的生命。沒有申請專利,在諾獎認證過程中帶來很多麻煩,但對於治病救人來說,這些也不算什麼了。

目前,新一輪國際貿易協定TPP剛剛簽訂,通過這個協定中國進一步進入國際市場,這將會帶了什麼?我們且靜觀之。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