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援實錄:回到霍斯特 擁抱悲與喜

2017/5/3 — 6:56

重返霍斯特,阿依夏在到達項目前已經做好思想準備,會迎接大量嚴重、複雜的病例。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重返霍斯特,阿依夏在到達項目前已經做好思想準備,會迎接大量嚴重、複雜的病例。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阿富汗是其中一個孕婦死亡率最高的國家,每年約有4,300名婦女在懷孕或分娩過程中因併發症死亡。阿依夏·那萬是來自中國新疆的麻醉科醫生,她繼2016年7月前往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的婦產醫院救援任務後,於2017年新年之際重返該項目。

重新回到了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霍斯特(Khost)婦產醫院的救援項目,所有半年前見過面的同事都記得我,歡迎我,這真讓我感到高興和欣慰,這也說明我上次的表現還可以吧。

過去一年,無國界醫生在霍斯特婦產醫院協助約2.4萬名產婦分娩,其中1/10的產婦患有併發症。冬季來臨後,重症、疑難雜症,及伴有併發症的產婦較多。因此,這個冬天來到項目,在短短一個半月裡,每天需要在產房處理好幾宗急症。

廣告

開始工作第三天,我經歷了特別難過的時刻。這天上班路上接到電話,當地同事告訴我有一名產婦情況危急,在我趕來的同時,他們把產婦送到手術室,進行胸部按壓,心肺復蘇等搶救措施。此時處於產婦正要分娩卻還沒能分娩的時刻,但產婦已經撐不過去了,即使我們爭分奪秒地給藥,實施各種搶救,45分鐘過去了,她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名產婦曾懷孕11次,流產5次,生下了6個孩子,分娩前沒有做任何產前檢查。根據臨床表現和經驗,我們判斷可能是羊水栓塞或主動脈夾層破裂導致的瞬間死亡。這種病例往往讓人猝不及防,即使發生在北京的三甲醫院也往往讓人無能為力。

廣告

孕婦死亡後,我和同事們一起和家屬見面。她的丈夫約40歲,個子很高,他轉過身抽泣。過了一會兒,他告訴我們結婚這麼多年來,他們打算生完這個孩子之後就不再生了,結果這次懷孕還是要了妻子的命……

那天我很難過,晚上,我和同事們坐在一起聊天。我們後來聊到,這裡以前孕產婦死亡率特別高,現在雖然也有發生,但已經減少了很多,如果無國界醫生不在這裡,我們處理的那麼多的產後出血、子宮破裂、孩子窒息的產婦該怎麼辦呢?醫院的病人大都負擔不起私家診所,如果沒有這些免費的醫療服務,他們該何去何從?想著這些人這些事,原本難受的心情慢慢平復。

雖然有時難過,我在這裡也收穫了許多感動。我常常被醫院裡的同事對病人的關心和安慰而感動。病人們大都一輩子沒出過遠門,突然間來到醫院和手術室,特別無助,這時候,醫院裡總會有女醫護人員摸著她的臉安慰她,給她解釋安排。

在醫院之外,當地人也時常讓我感動。因為很多人來捐血,我們的血庫裡的血很足,90%的捐血者都是男人,在這裡男人們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愛,他們用行動去表達對自己的同胞的愛。

 

文章摘自無國界醫生《無疆》2017年第一期;網上閱讀:http://msf.hk/17442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重返霍斯特,阿依夏在到達項目前已經做好思想準備,會迎接大量嚴重、複雜的病例。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重返霍斯特,阿依夏在到達項目前已經做好思想準備,會迎接大量嚴重、複雜的病例。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為期六周的救援任務裡,阿依夏(右二)常常被同事們對病人的關心和愛護感動。

Photo source: Aysha Nawan
為期六周的救援任務裡,阿依夏(右二)常常被同事們對病人的關心和愛護感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