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敘利亞:不可接受的人道失敗

2015/3/12 — 14:46

無國界醫生於阿勒頗的醫院手術室 攝:Anna Surinyach

無國界醫生於阿勒頗的醫院手術室 攝:Anna Surinyach

【文: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

敘利亞衝突進入第5個年頭,仍充滿野蠻的暴力,攻擊對象無分平民抑或參戰者。數十萬人被殺害,全國半數人口在敘利亞流離失所或逃往鄰近國家。敘利亞的城市被圍困,與外界援助隔絕。政府軍和各式各樣的武裝反對派作戰,人們則被困在不斷變化的戰線。

數以千計的醫生、護士、藥劑師和護理人員不是被殺害,就是被綁架或因暴力流離失所,使得有經驗的醫療人員的缺口巨大。阿勒頗(Aleppo)在衝突開始時據估計約有2,500名醫生,如今只有不到100名留守市內依然運作的醫院。

廣告

社交媒體上充斥著敘利亞人求助的呼喊,但這似乎仍然淪為敘利亞戰爭的背景雜音。數百萬人需要援助,無國界醫生理應在當地開展自組織成立44年以來,最大規模的醫療救援工作,但為什麼沒有?

衝突開始時,無國界醫生開始向敘利亞醫療人員網絡提供物資,以支援他們治療傷患。我們未能獲得政府的許可進入該國工作。但是,透過與反對派團體的直接聯系,我們得以進入北部由反對派控制的地區,開始為敘利亞人提供直接的、跨越邊境的援助。

廣告

2013年之前,我們在反對派控制的地區運作6間醫院,提供數千次門診、接生和手術服務。與眾多武裝團體的交涉挑戰性大,但也使我們得以派出國際醫療團隊與敘利亞籍的同事並肩工作。為了確保我們團隊的安全,以及我們的醫療工作不受干擾,我們不得不反復不斷地與不同的當地指揮官交涉協議,包括「聖戰軍」(Jeish el Mujahideen)、伊斯蘭陣線(Islamic Front)、支持敘利亞人民聖戰者陣線(Jahbat Al Nusra)、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的不同分支,還有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其後改名為伊斯蘭國(IS))等等。

不過,我們從未能夠為陷於衝突中心的大多數敘利亞人提供直接的援助。暴力和不安全局勢、針對醫療設施和醫療人員的攻擊、以及未能獲得政府部門的許可在敘利亞境內工作,都是醫療工作擴展受阻的主要原因。然而,不管我們如何不滿於自身的局限,當時我們能做的仍比今日多。

2013年年中,當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其後改名為伊斯蘭國(IS))的戰士去到無國界醫生大部分醫院的所在地區,根據與他們的指揮官達成的協議是,他們不得干擾醫院的管理工作,亦會尊重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設施和工作人員。然而,2014年1月2日,13名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被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擄走。其中8人是敘利亞籍工作人員,他們於數小時後獲釋。餘下5人是國際救援人員,他們被持長達5個月。這迫使我們的國際救援團隊撤離,和關閉我們位於伊斯蘭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控制地區的醫療設施。

改名為伊斯蘭國後的當地領袖,曾反復要求無國界醫生在他們控制的地區恢復醫療援助工作。但我們不能作此考慮,因為伊斯蘭國曾針對我們的團隊,並打破他們的承諾。我們也並未得到必不可少、來自伊斯蘭國領導人的保證,以確保無國界醫生的病人和工作人員不會被帶走或受傷害。無國界醫生仍然運作3家醫院,由敘利亞籍工作人員管理操作。其中一間醫院位於阿特梅赫(Atmeh), 另外兩間位於阿勒頗。此外還有3間醫療設施位於敘利亞北部。但是援助有限。

在阿勒頗的空襲令數千人死傷,毀掉房屋和基礎設施。在阿勒頗東部,因為缺少物資供應和有質素的醫療人員,要獲得醫療護理已幾近不可能。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觀察到併發症的個案有所增加,例如產科併發症、流產和早產。難以提供手術後護理,和缺少抗生素,都導致感染和手術病人死亡率增加。

被迫減少在敘利亞的直接醫療工作的同時,我們繼續支援敘利亞的醫療人員網絡,他們都不屈不撓地治療病人。捐贈藥物和醫療物資,對於在被圍困的地區和衝突頻發地帶工作的敘利亞醫療人員,至關重要。醫療物資運輸途經的路段危險,且滿佈檢查站。物資被沒收、工作人員被逮捕甚至死亡的可能性都高。這種支援當然遠不能滿足所需。許多我們支援的醫療設施仍然缺乏設備和人手,而我們不能提供直接的援助以回應需求。

在大馬士革附近被圍困地區上,有醫療主管告訴我們,早前一個人群擁擠的市場發生嚴重爆炸後,他的臨時醫院接收了128名傷者。他的團隊努力挽回了60人的生命,但另外68名病人死亡。他的醫療隊單在那一天內就幾乎用盡了他們庫存的醫療物資。

今日,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正在一些最複雜的戰區工作,包括阿富汗、南蘇丹和也門。我最近到過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北部開設的創傷中心,當中所提供的援助正是我們可以為敘利亞人所能提供的。

在阿富汗北部的城市昆都士(Kunduz),有一家無國界醫生運作的80張床位的創傷中心,受傷的參戰者躺在病床上,旁邊另一張病床躺著他的前仇敵,或平民。他們都需要醫療護理。當地屬爭議地區,但在醫院內工作的阿富汗籍同事和國際救援人員,都得到所有團體和派系的接納。就安全的工作條件和不干涉醫療活動的原則,均已經與各方達成一致,包括阿富汗政府、塔利班首領(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以及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ISAF)。

敘利亞亟需大規模的國際人道援助,但如果衝突各方不採取切實措施允許救援組織安全和有效地運作,一切不會發生。所有的武裝派別都必須遵照《國際人道法》的要求,令人道援助不受阻礙地惠及平民。

過去的4年裡,敘利亞人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人道援助持續受阻,令他們的境況更為堪虞。敘利亞人正被拒於最基本的援助之外,世界不可以繼續轉移目光,我們能夠、也必須為敘利亞人做得更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