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敘利亞: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2015/1/13 — 12:02

位於阿勒頗鄰近土耳其邊境的中轉營地。(c) Anna Surinyach/MSF

位於阿勒頗鄰近土耳其邊境的中轉營地。(c) Anna Surinyach/MSF

撰文:薩瓦拉戈賈戈亞(2014年無國界醫生敘利亞阿勒頗項目總管)

2013年,我們說敘利亞的前景黯淡,但事實是一切都可以變得更糟。2014年,敘利亞衝突踏入第四年,情況進一步惡化。死亡人數多達20萬,100萬人受傷,300萬人逃難到鄰國,超過700萬人流離失所…...這一切都顯示了這場近年來最嚴重的衝突有多殘酷。該國超過一半的人口需要人道援助,包括500萬名兒童。暴力衝突不但愈趨複雜,人們要獲取援助也受到很大限制。人道需求愈來愈大,但援助系統無法回應需要。今天,敘利亞危機仍然是全球最嚴重的人道危機。

2014年,該國多個地區繼續被狂轟濫炸,在部分城市如阿勒頗,轟炸行動更升了級。桶式炸彈的轟炸,幾乎令整個城市變為死城。反對派控制的地方面目全非,很多地區遭受的破壞程度,幾乎和二戰時期或90年代的格羅茲尼不相伯仲。炸彈從天而降,迫使很多居民逃到土耳其或轟炸明顯較少的伊斯蘭國控制地區,也有很多人經唯一可通行的檢查站,前往政府控制的地區。

單是在2014年7月,阿勒頗已有至少6間醫院受襲或被轟炸影響。例如因受襲而著名的達爾什法醫院,已經是第四次遭到襲擊。去年夏天,阿勒頗其中一間最繁忙的醫院薩吉爾醫院,被擊中三次。8月2日,阿勒頗西部的侯達醫院在空襲中被徹底摧毀,至少6名醫生和護士死亡,另有15人受傷,當中包括病人。這間醫院由英國基金SKT設立,是敘利亞北部唯一提供神經外科服務的醫院。無國界醫生的設施亦未能倖免:在阿勒頗附近的醫療中心,最近幾個月便先後三次受到破壞。

廣告

當地整個醫療系統已經崩潰了。麻疹和小兒麻痺症爆發,對兒童帶來沉重的影響,亦標誌著公共衛生情況的惡化。隨著戰爭持續,醫療的優先次序亦有所改變:戰區的居民減少,因此傷者人數亦降低了,但繼續留守的居民則因為崩潰的醫療、經濟、家庭和社會體系而受苦。即使暴力事件在中期來說稍有緩和,但人們的基本需要愈來愈大,我們看到的醫療問題亦愈趨嚴重,而且擴散至全國不同地區。包括我們在內的人道救援組織,顯然無法向正在掙扎求存的社區提供基本醫療服務。暴力事件固然導致人命傷亡,但傳染病和本來可以靠疫苗預防的疾病亦奪取很多生命,還有長期病患帶來數不清的痛苦折磨、婦女要在惡劣的環境下分娩,各地居民的精神健康亦受到影響。

大批難民的出現,對於收容他們的社區,以及收容國的醫療系統、社會福利及勞工市場等,都帶來前所未見的社會和經濟壓力。即使是像伊斯坦堡那樣有近1,800萬名居民、而且正在不斷往外伸延的大城市,也難以無視大量難民造成的影響。約旦和黎巴嫩的情況更糟,難民人數已達到國家總人口的五分之一。至於選擇前往伊拉克的難民,情況就更令人擔心,因為近月伊拉克亦同樣飽受戰火蹂躪。

廣告

局勢已惡劣到一個地步,大家都有共識認為,任何一方都無法真正打勝仗,而任何一方的獲勝也不會是各方想望的結果;只是這個共識大家都不會多公開提及,但又不斷重複出現。結果,最後只剩下絕望和羞恥。國際聯軍的轟炸奪去平民的生命,而這群絕望的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甚麼也做不了,因為連一個嘗試停止狂轟濫炸的人也沒有。可恥的是,在過去三年的衝突當中,獲歐洲提供棲身處的難民數目,竟然少於黎巴嫩、約旦和土耳其一天幫助的難民數目。可恥的是,政客相信敘利亞人會停止橫渡地中海,因為海上搜救服務會「鼓勵」數以百計的絕望難民登上簡陋的船隻作海上歷險。可恥的是,國際社會只在本身利益受影響時才作出反應,例如就停止使用化學武器達成協議,以及當伊拉克北部的石油開採權受威脅時回應。明顯地,除了把責任交給人道救援組織外,敘利亞平民連國際社會擺出的一點小姿態,也不值得擁有。

本文最先於西班牙報章Vocento Group刊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