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斯諾登3年前在港 是如何避過美國追緝?

2016/9/8 — 20:34

斯諾登(Edward Snowden)

斯諾登(Edward Snowden)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職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因揭露美國監聽計劃資料而被通緝多年,3年多前曾匿藏香港約一個月,近日有外媒報道,當時斯諾登原來在律師協助下,曾匿藏在幾戶難民家中。

斯諾登 2013年於香港向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關於稜鏡計劃監聽專案的秘密文件而被通緝。當年,斯諾登5月底抵港後,曾入住尖沙咀美麗華酒店。

加拿大《國民郵報》(National Post)最近披露,斯諾登離開尖沙咀美麗華酒店後,在2013年6月10至23日之間匿藏在香港幾名難民家中。

廣告

匿藏期間少有出門  吃麥當勞 

加拿大人權律師Robert Tibbo與香港律師文浩正(Jonathan Man)期間一直協助斯諾登。Tibbo說:「沒有人會想過這樣備受注目的人,會被安排與香港最受唾罵的人一起。」文浩正表示:「我們認識(那些尋求政治庇護的人),因為我們幫過他們,知道他們不會背叛我們。」匿藏難民家中期間,斯諾登少有外出,不時吃麥當勞和蛋糕,而律師團隊亦少有登門見面,只是派人送上附有USB的蛋糕和甜點,與斯諾登保持聯絡。

廣告

6月10日,斯諾登被安排到來自斯里蘭卡的難民Supun(32歲)於荔枝角的住所暫住。Supun憶述,當天斯諾登對他說:「你們照顧我,真是好人。」當Supun問他想吃什麼,斯諾登說想吃漢堡包和意粉,Supun即用律師準備好的錢去為他買食物。

翌日,Supun為斯諾登買《南華早報》,才赫然發現家中那位客人,竟然是報紙頭版的新聞人物。那時,斯諾登整天留在房中,要求拔除住所中的電腦電源,還要求Supun到電腦店,替他買特定的軟件,以便他可與外界進行加密通訊。

斯諾登在Supun處住了近一周,期間美國政府要求港府按引渡協議,羈押斯諾登。有一天,突然有警員在Supun住所附近巡邏,於是他將200美元交給Supun,就被安排轉到菲律賓難民Vanessa位於深水埗的家中,住了4天,期間與Vanessa、其母親和一歲女兒共處一室。 

Vanessa憶述,「我不知他(斯諾登)是誰,我的律師Robert Tibbo告訴我,這位男士需要協助,所以我就讓他到我家來,他們傾談時,我也給他們私下傾談。之後他(Tibbo)告訴我,希望那男子留在我家,沒有任何解釋,只是說他需要協助和安全,他亦沒與任何人傾談。」Vanessa亦到麥當勞,為斯諾登買麥樂雞。

之後,斯諾登被安排到另一斯里蘭卡(難民)Ajith的家中暫避一天,還在這裡度過了30歲生日(6月21日)。在各難民家中留了12日後,斯諾登轉到其中一名律師的家中居住,Tibbo說,當時還有與斯諾登一起吃薄餅慶祝生日。

維基解密協助斯諾登離境

斯諾登其後要求律師代為聯絡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維基解密即安排英國成員Sarah Harrison來港協助斯諾登。Sarah Harrison買了一批前往不同目的地的機票,包括冰島、古巴和印度,以掩人耳目。

6月23日,Tibbo載斯諾登到香港國際機場,文律師同時亦買了前往上海的機票,萬一斯諾登機時遇上麻煩,文律師也可到登機閘口協助。文浩正回想亦覺驚險萬分:「我們盡力去避開監視,回想起我們簡直是瘋了,我們明知有危險都沒多想了,幸好,最後也成功。」

最後,斯諾登乘坐俄羅斯航空(Aeroflot)航機到莫斯科,香港政府亦隨即宣佈斯諾登已離境了。

報道透露,斯諾登沒想過要留在俄羅斯,而是想到拉丁美洲,但當美國得知他已離開香港,就注銷了他的護照,結果他要滯留在莫斯科的機場一個月。其間,斯諾登向法國、德國等21個國家尋求庇護,但都不成功。最後俄羅斯給予他庇護,最近亦將斯諾登的庇護延期3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