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一代國家元首的自媒體公關 Battle

2016/5/9 — 1:53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前幾天在面書看到新任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在一眾大隻佬簇擁之下單手做掌上壓,為英國哈里王子有份倡議、為受傷軍人籌款的Invictus Games運動會向美國總統奧巴馬夫婦和英國皇室挑機,為2017年在多倫多舉行的運動會拉起序幕,不禁驚嘆這位才40出頭、擁有電影明星般的俊俏面龐、連quantum computing都說得頭頭是道的國家元首,不簡單啊!

好奇心驅使下搜尋一下,才知道原來這位Justin總理的爸爸Pierre Trudeau也曾經出任加拿大總理,Justin 從政前曾經做過教師、拍過電影、做個笨豬跳教練(?!)、甚至當個拳擊手(!!)[1][2],幼受庭訓又文武雙全,聰明又難掩幽默調皮,難怪表現亮眼。加拿大在國際政治舞台一向比較低調,這位年輕新總理看來有打算為加拿大帶來一番新氣象。

廣告

其實Justin的掌上壓短片,已經是「Invictus Games國家元首短片系列」的第三擊。頭炮是奧巴馬伉儷向哈里王子下戰書,緊接着的是哈里王子和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搞笑回應。看過這幾個短片,不禁驚嘆現在的國家元首,都要是社交媒體達人,才能勝任!

廣告

英國皇室

其實要數媒體達人,英國皇室從來都走在時代尖端。伊利沙伯二世的爺爺英皇佐治五世,在1932年首創通過英國廣播公司在收音機發表聖誕文告,這個傳統,一直維持到今時今日,而發放的媒體,除了收音機,當然隨著科技發展加入了電視和互聯網。伊利沙伯二世的爸爸英皇佐治六世,雖然有口吃的毛病,為了在與納粹德國作戰期間振奮人心,亦幾經辛苦克服了心魔,透過大氣電波向國民發表講話。這段歷史,近年被拍成電影《The King’s Speech》,該片榮獲奧斯卡金像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男主角Colin Firth更憑該片奪得金像奬和金球奬最佳男主角。而1953年在電視直播應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登基大典,更被譽為電視機普及化的一大里程碑[3]。

威廉王子的性格素來比較靦腆低調,戴安娜王妃的悲劇離世,大概亦令他傾向與媒體保持一定距離。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的普及,令公眾人物的私隱更難得到保障。隨着兩位小王子小公主的誕生,看得出威廉王子一家在媒體策略上逐漸由被動變得主動,與其被狗仔隊追蹤、被途人偷拍,不如主動發放照片,滿足民眾的好奇心。

英國王妃凱特由宣佈訂婚一刻開始,她的衣着打扮已經廣為世界各地女士爭相仿效,穿在她身上的服飾,曝光後都會被搶購一空。貴為王妃,本來可以名牌首飾天天新款,凱特卻踏實有分寸,深知道自己一家對普羅大眾有極大的影響力,自重又自覺的她會穿着你我她都穿得起的大眾化品牌,和重複穿着曾經曝光的衣飾,去年穿過的裙子、十年前已經開始穿着的皮靴,一律再著不誤。出席隆重場合,她則多穿着幾位英國著名設計師或品牌的出品,撐撐本土設計;到其他國家訪問,又會特意穿着當地設計師的作品,幾度令本來席席無名的設計師一夜爆紅。品味修養畢竟不能靠名牌子堆砌。有權而不用盡的踏實作風,令她更深得民心。

圖片來源:英國每日郵報

圖片來源:英國每日郵報

哈里王子曾經被派往阿富汗前線服役,對軍旅生涯感受甚深。踏入30歲的他在2014年發起舉辦為受傷軍人籌款的Invictus Games運動會。今年趁着奧巴馬伉儷訪英,英美加三地的國家元首破天荒分別在社交媒體發放搞笑短片,為2016年在美國和2017年在加拿大舉辦的Invictus Games造勢,成功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2014年為ALS籌款的冰桶挑戰,隨着知名人仕例如比爾蓋茨、朱克伯格等的參與,透過社交媒體廣泛傳播亦曾引起一番風潮,籌得款項打破歷年總和、亦令更多人關注ALS這種病患。縱使熱潮來去如風,公眾人物如果善用社交媒體,的確可以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

全世界可以公開穿着睡袍和美國總統夫婦握手的,大概只有未滿三歲,擁有紅蘋果般可愛面龐的皇位繼承人佐治小王子。這邊廂皇夫菲臘親王在溫莎堡親自開車接載奧巴馬夫婦,那邊廂佐治小王子穿着睡袍和總統伉儷握手談笑玩木馬,肯辛頓宮透過社交媒體即日發相,美國民眾也不覺冒犯,世界各地網民一致驚嘆「萌爆了!」英國王室的高超政治手腕,在這個社交媒體年代,轉了個平台,依然如魚得水。

奧巴馬團隊

要數政界的社交媒體達人,美國的奧巴馬團隊絕對是當中的先鋒代表。其實奧巴馬能夠入主白宮,他的社交媒體策略功不可沒。在2008年,社交媒體、流動互聯網還未如今天普及,當年的奧巴馬卻是歷來第一個有完整的互聯網社交媒體策略的美國總統候選人。當年他的競選網頁barackobama.com 是由Facebook的其中一位創辦人 Chris Hughes 所經營,他的新媒體團隊大多數都是只有20來歲的年輕人。有別於一般的競選網頁,barackobama.com其實更加似一個社交媒體,支持者可以透過網頁建議奧巴馬團隊還有那些鄰居值得爭取、他們亦可以在這個網站發表博文、發起地區競選造勢活動、組成義工團隊等等[4]。

截止2008年11月,奧巴馬在Facebook有超250萬的支持者、在 Twitter有111,500追隨者、YouTube頻道則有五千萬觀眾人次。有別於其他的總統侯選人,主要靠大額捐款支持選舉經費,奧巴馬團隊當年籌得的六億多美元的競選經費,有高達八成來自低於20美元以下的捐款,除了集腋成裘、更重要的是透過籌款捉住了選民的心。那個你曾經捐款支持的候選人,雖然只是十元八塊,最後關頭你還是希望他能夠勝出的。

除了選舉新聞,奧巴馬亦都透過各種不同的社交媒體展露他的個人性格,透過他的Facebook,你會知道他喜歡的音樂、電影、體育項目,你還會知道他的即時行程 - 正在那裏吃pizza、或者在那條街道塞著車[5]。今天我們可能覺得這一切稀鬆平常,但是在八年前的2008年,一個總統候選人可以透過不同的社交媒體與民眾直接接觸、展露他的個人魅力;讓民眾高度參與選戰活動,令他們感覺自己也是團隊的一部份,都是奧巴馬能夠贏取大量選票入主白宮的重要原因。

奧巴馬可以說是第一個「自媒體」總統。除了白宮的官方新聞發布會、奧巴馬透過電視發表講話、媒體專訪向美國人民發佈訊息,他更非常喜歡透過各個社交媒體可能中直接溝通,透露他的生活片段,也和他的朋友(例如英國皇室啦)談談笑、偶然互相揶揄一下。這些年,我們在社交網絡見過他和夫人深情相擁、又見過他跪在地上和小朋友玩遊戲、也見過他不算太自然的舞步(她太太Michelle跳得好太多了!)。社交媒體嘛,當然是要有朋友、有對話、有自拍selfie,透露點本色風格才是嘛!

亞洲呢?

剛剛過去的台灣總統選戰,首投族估計有近130萬人,佔投票人數差不多7%,年輕人對選舉結果舉足輕重,社交媒體亦成為各黨派的兵家必爭之地。Facebook、YouTube、Line、手機app都已經是新媒體選舉宣傳的指定動作。蔡英文選舉總部更設置了互動裝置,讓民眾可以透過QRcode下載帶回家,”Gamification”互動也派上用場[6]。投票前夕,有傳媒比較了幾個候選人的面書讚好數目,發現蔡英文Facebook專頁的粉絲人數,比即將卸任的馬英九總統還要多,便已經預測她應該可以順利當選總統[7]。蔡英文的面書在選舉前後幾次被大量中國網友洗版,蔡英文不但所有留言一個不刪,還發文表示「歡迎大家來到臉書的世界!」[8],大氣的回應證明她和她的團隊真的明白社交媒體遊戲規則。除了工作照片,蔡英文也會上載她的貓貓蔡想想的近照,和一些比較個人感性的隨想,正正也反映了她本人比較文靜含蓄的個性。

Photo: Lee Hsien Loong Facebook

Photo: Lee Hsien Loong Facebook

另外一位Facebook經營得不錯的亞洲區國家元首,我認為是新加坡的總理李顯龍。香港的朋友可能較少留意他的Facebook,其實他也有超過一百萬的粉絲,而且相當勤力,差不多每天也有更新。他的面書好看,一來因為他並不官腔,反而語調親切,談談國家,說說自己的日程、外訪的見聞,透露一點自己的喜好,每次發文,總以自己的名字簡寫LHL作結;二來他很喜歡秀秀自己的攝影技巧(而且影得着實不錯),每次上載自己拍攝的照片,總會在署名後加上“(Photo by me)”的備注(其他攝影師的照片,他也會註明,實在是非常尊重知識產權),偶然還會加句 #guesswhere叫人猜猜他在那兒,然後還會在留言揭盅,讓人感覺有點像跟個和藹的長輩在對話。相比起他爸爸前總統李光耀的強人形象,李顯龍先生有他的親和魅力。

社交媒體,就是要雙向溝通,本色表達。自說自話、官樣文章、語言偽術、一字排開官方大合照、開設粉絲專頁然後刪除反對聲音,全部只會反映當事人對新媒體是如何無知。黎明因為演唱會帳篷不合規格引起的混亂而道歉,真誠而負責任;在Facebook不斷發佈最新消息、在演唱會直播片段作補償、在最核心的內圍關心核心的外圍,利益之外更重人情,市民一面倒擊節讚賞,我們才忽然驚覺,正當、正常的價值觀,我們真的久違了。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註腳: 

[1][2][3][4][5][6][7][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