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加坡大選的啟示

2015/9/14 — 12:19

即使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獲得再多票數,甚至得票率高達百分之百,也不代表新加坡是個憲政民主國家,根本不值得香港、台灣、中國借鏡。原因為何? ( 圖片來源:wikipedia )

即使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獲得再多票數,甚至得票率高達百分之百,也不代表新加坡是個憲政民主國家,根本不值得香港、台灣、中國借鏡。原因為何? ( 圖片來源:wikipedia )

9月11日,新加坡舉行李光耀逝世後首次國會大選,由新加坡246萬多名選民(實際上約有225萬人投票),分別在13個單議席選區和16個集選區中,選出89個議席。由現任總理李顯龍領導的執政人民行動黨(PAP)大勝,囊括83席(93.26%席位),繼續執政。總得票率僅有69.86%,但已較上屆的60.14%多9.72%。最大的反對黨工人黨(WP)派出28名候選人參選,角逐5個集選區和5個單選區議席,是反對黨當中陣容最大的團隊,但卻無功而還,同時喪失一個早前補選勝出的榜鵝東單選區席位,僅可保住阿裕尼集選區和後港單選區,最終只贏得6個議席。其他反對黨(國民團結黨、民主黨、革新黨、國人為先黨、人民黨、民主聯盟、人民力量黨)和獨立參選人均未獲得任何議席,而且得票全線下跌,跌幅達3%至14%不等。

無可否認,不論從議席比例抑或得票比例來看,人民行動黨都是大勝,獲得超過225萬新加坡選民有效票數逾3分之2的絕大多數支持。同時,由於總理李顯龍選擇在新加坡國慶50週年慶典後解散國會宣佈重選,俾便人民行動黨憑藉李光耀逝世的愛國情感效應而得益,因而有效地扭轉了近十年以來民望下跌的趨勢。雖然未能回復2001年的75%高得票率,但已比李顯龍接班後的2006年得票率66.6%為高,而且更加遠遠拋離了2011年得票率大跌至60.1%的窘境,止跌回升。這就是今年新加坡人民自己的選擇。

然而,新加坡不會因而足以證明自己是一個憲政民主國家。即使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獲得再多票數,甚至得票率高達百分之百,也不代表新加坡是個憲政民主國家,根本不值得香港、台灣、中國借鏡。原因為何?

廣告

一、人權續遭踐踏:言論、表見、出版、新聞自由等基本權利受盡無理限制,例證繁多,無庸贅言。每逢公開場合,萬口一詞,千人一面。一個政黨,一種媒體,一種輿論。媒體自我審查,國民避談政治。

二、政治打擊報復:一旦某選區選民投票不選執政黨,事後可遭斷水、斷電、暫停公共建設或服務等持續報復。新加坡敢言青年余澎杉拍片諷刺李光耀,拒絕沉默,拒絕冷漠,竟被羅織罪名拘禁55日;更不用說持續利用誹謗官司玩弄異議人士至傾家蕩產等卑劣政治鬥爭策略。

廣告

三、轉型正義缺位:李光耀執政期間的白色恐怖專政歷史依舊塵封不聞,無法公開討論,轉型正義無期。

四、畸形選舉制度:把執政黨預料勝選的小區劃成面積小的單選區,各選出一人;把少數無把握勝選的區域合併多數有把握勝選的區域成為面積大的集選區,各選出數人,區內候選人必須組成名單參選,選民必須投票予名單而非個人,贏者全取區內所有議席。這樣的制度導致執政人民行動黨這次總得票率雖然僅有69.86%,但卻囊括93.26%議席的畸形局面。即使日後其總得票率低至30%,也可掌握國會過半數議席。換言之,反對黨派與獨立人士要合共取得接近75%選民支持,才能勉強取得國會過半數議席,進而有機會組織一個沒有人民行動黨的新政府。在現實世界中,根本機會渺茫。在這種畸形和扭曲的選舉制度下,沒有真普選,只有假民主。

五、欠缺政黨競爭:在上述畸形扭曲的選舉制度下,新加坡從未出現代議民主制度下應有的政黨政治。工人黨頂多算是主力要求改善民生和尊重異議的左翼組織,在非選舉期間僅在芳林公園內集會示威,稱不上是振臂一呼持續號召體制外街頭抗爭及公民抗命的反對力量。另一方面,新加坡民主黨算是比較獨特的反對黨,呼籲街頭抗爭,可惜一席未得。沒有有效的反對黨競爭,新加坡政制絕非民主。

六、直接民主歸零:公投權利、創制權利、罷免權利等直接民主權利完全缺位,遑論參與式民主、商議式民主等更周密的民主思潮與政治制度。對於反抗權、公民抗命權等憲政民主常識,新加坡執政當局和普羅大眾更是避之則吉,視為禁地,噤若寒蟬。

七、官商特權壟斷:淡馬錫、主權基金,以至全國主要基礎設施和核心產業,全是掌控在李家耀家族及其群帶朋輩的手中,滲進新加坡全國經濟和社會的每個毛細孔。經濟壟斷阻斷了來自民間社會的有效競爭。

八、全民福利套牢:公積金體系和組屋制度,以至學童日後升學和擇業的有限選擇,全盤套牢在新加坡政府手上。福利與忠誠掛鈎,捱整與反抗掛鈎。人們無膽反抗,無力反抗。

九、持續洗腦教育。正如敢言青年余澎杉所指出,人民行動黨一直以「幻覺」操控整個國家,「數以十萬計的人都被他們激怒了,但他們卻好像活在幻想世界中,以為自己做得很好」,跟風吹噓團結、和諧、多種族、平等之類口號,但卻把自由、人權、民主、公義這些更根本的價值淡化或掩蓋,或者視之為人言言殊,可有可無,見仁見智。被人洗淨了自己的腦袋,還要為自己腦袋比別人乾淨而志得意滿,沾沾自喜。此外,新加坡學校更要求小孩天天高唱國歌,灌輸每個小孩一種「你能成為菁英,你要成為菁英」的荒謬思維,植根一種「我對,你錯」或者「我有錯,你更錯」的自大妄想,以及「我需要國家,國家需要我」的纏綿矯情。在寫論文的時候,學生只能寫出標準答案,才有機會拿取高分,不能提出相反意見。人民行動黨的洗腦工程,一直「從娃娃抓起」,徹底把國民塑造成「小事專業、大事怯弱、終生忠誠、永不叛黨」的螺絲釘。洗腦教育正是李光耀家族永霸星洲的竅門。

十、公民沉默冷漠:也許有新加坡公民擁有獨立思考與自由意志,打從心底看穿了新加坡政府的技倆。不過,他們卻不擬反抗專制,不擬爭取自由,就算連不投票給執政黨都不願意,反而抱持著無奈、適應、冷漠的人生態度。綜觀這次大選,僅有約30%人願意投票反對李顯龍政權,但竟有高達70%選民投票支持李顯龍政權。撇除當中獲得既得利益特權而真誠支持政權的人士,其實這些支持者當中的絕大部分都是無奈、適應、冷漠之徒。有甚麼樣的人民,當然就有甚麼樣的政權。這是歷史的選擇、奴才的選擇。

由此可見,所謂「新加坡模式」和「李光耀王朝」,從政治制度、統治階層到普羅人民,都是不足以模仿或稱道的。香港有雨傘運動,澳門有光輝五月,台灣有太陽花運動,但是新加坡呢?時至今日,在芳林公園以外,在非選舉期間,就連一個像樣一點的集會、遊行、抗議、示威的行動都沒有,遑論佔領、衝擊、公民抗命的勇氣。沒有體制外的自由民主抗爭力量,沒有從奴民幻夢中覺醒的獨立人格和公民意識,沒有越來越多像余澎杉般敢言的年輕人在網絡上站出來,沒有越來越多像徐順全般勇毅抗爭的政治人物,徒然奢望反對黨派在每5年一次的國會大選中奪取過半數議席,徒然奢望人民行動黨內部分裂或自覺開展民主與專制的黨內鬥爭,無異於守株待兔,刻舟求劍。
 

發表意見